第181章 君子動手
g,更新快,無彈窗,!

迷霧,松木林,到處是松針,枯草.

枯草里有石子.

多年沒有人行走的路.

把這群預備班的嬌嬌子丟進去,叫喊聲,此起彼伏.

"哎呀……"

"嗷嗚……"

"娘咧……"

神佑拽著曹九往外跑.

就像上次在沙漠中一般,一腳踏出迷霧.

就離開了山洞,到了林子當中.

不過神佑覺得又不一樣.

那次沙漠更玄乎,這次卻像是真的有山洞,只是恰好遮蓋住了.

她還機敏的把包里的東西落了里面,等有空了再去找.

神佑到了隊伍當中,那些雜草什麼的,對她來說太簡單.

連身體比較弱的阿尋,在這一群預備生當中都算是佼佼者.

殷雄也不錯,他雖然長相女氣,可是平日很注重鍛煉身體,表現也不算太糟糕.

小胖噠唐希就不成了,本來他就胖的跟球一樣,申學宮的宮服都穿不上,跑的時候更是氣喘籲籲,舌頭伸的老長,越跑越慢,要不是阿鹿一直拉著他,殷雄在後頭催著,他半道就要躺下不跑了.

好在跟胖噠一樣不堪的學生有不少.

等全部都從松木林里跑出來的時候,眾人都像是劫後余生一般.

一路上神佑也幫忙拖拉了幾個學生.

鞠學正看了看地上的林中的濃霧,都散開了,雖然這些孩子看著松松散散,有的鞋子都掉了,不過好在也是全都跑出來了,除了徐太君家的孫子沒有來,其他人都跑出來了,雖然面色嚴肅,實際上卻也點頭了.

還不錯.

"以後每天辰時起來,我每日都會點名,我姓鞠,你們喊我鞠學正,鞠先生都可,現在解散."

鞠學正是屬于利落的人,話不多,說完,就大踏步走了.

後頭黃教習和洪教習連忙跟上.

留下在空地里跑的渾身熱乎乎的學生們.

眾人雖然都不太熟悉,可是這樣一頓瞎跑 ,看著彼此,似乎都熱鬧熟悉起來.

雖然還沒有勾肩搭背的往回走,至少彼此不再冷漠臉了.

因為都跑的一身汗,臉紅撲撲的.

重如算是老生了,雖然他不是很習慣領導別人,不過作為老生,他還是先開口道:"我們快點回生舍換洗一下,然後去食舍,食舍是有時間規定的,晚了就沒有吃的了."

于是眾人有一窩蜂的回生舍,經過了晨練的奔跑,大家跑的利索多了.

阿鹿看到妹妹,松了一口氣,剛剛有一陣的時候,莫名感覺妹妹好像消失了一般,讓他有點擔心.

看到妹妹氣色還不錯,他也就放心了.

"哥,我們直接去食舍吧,他們說早些去,好吃的更多,晚了就剩剩飯了."神佑剛剛偷吃了一顆陳年果仁,只感覺開胃了一樣,這會子極餓,很想吃東西.

松木林的晨跑,對鹿家兄妹都不算難,眾人都還沒有完全運動開,也就直接去食舍了.

倒是胖噠小希實在是跑的累和狼狽,都不想吃東西了,跑的發暈,要回去收拾一下.

而殷雄剛剛不小心被別人絆倒了,衣服好像破了,也要回去收拾一下.

曹九還有事,急急忙的先走了.

神佑和哥哥們一塊去食舍.

其他地方還沒有去,但是對申學宮的食舍,神佑是挺喜歡的.

拿著盤子直接就可以把想吃的東西放到盤子上,然後到最前頭,把自己的申學宮的木片交上去做個記號即可,這樣的生活真是美好,如果白骨山那些叔伯們來一定會很激動的.

神佑拿了一大碗粥,兩個大饃饃,一碟子小菜,端著就過去了.

早點每人可以拿四樣東西.

阿鹿跟妹妹一樣.

阿尋就直接一碗粥,一個饃饃,兩疊小菜.

到了小五那,直接拿了四個三個大饃饃,一碗粥.

四個少年,長相都很出挑,又是生面孔,還是四人一起,能上申學宮的都是聰明人,一下子能猜出這幾人是誰.

阿鹿他們剛坐下吃飯.

就聽到旁邊有書生大聲說話.

"聽說了嗎? 據說妖女洛夫人住到了龍淵上了,皇上居然親自去探訪……"

"紅顏禍水,禍水啊."

"此話怎講?"

"小公主之前說了一個三國的演義故事,里頭有一首詩,極好:

米脂貂禪翡冷翠.一女二許梟雄毀.

城頭高掛方天戟,名駒赤兔眼銜淚.

那樣的名將都被禍水害了,那洛夫人也已經為人婦了,居然又勾搭聖上,實乃是令人不齒.而且據說那洛夫人貌比妖女,一看就是禍水."

小五沖動的要起來,卻被阿鹿抓住了手.

不過阿鹿抓住了小五的手,卻沒有顧得上妹妹的手.

神佑抓起了面前的饃饃,就砸了過去.

柔軟的大白面饃饃,砸在了那開口閉口妖人女妖的書生臉上.

一下子熱鬧的食舍,為之一靜.

申學宮向來言論自由,導致這些學子們都是嘴炮,嘴賤的很.

不過大家都是君子,動口不動手,第一次有人,什麼都不說,直接動手的.

正聊的歡快的穆傑冷不丁被一個饃饃直接砸懵了.

面紅耳赤,站起來指著神佑:"你你你……"你了好幾句,偏偏氣急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看著砸自己的人,居然是一個面貌俊美,漂亮極了的少年,眼神清澈乾淨,水潤潤的看著自己,讓他罵都罵不出來.

"你,怎麼能隨便砸人."良久慕傑才憋出一句話.

"那你還隨便批評我家長輩呢,要不是申學宮規定不能打斗,在我們蠻荒草原,辱人長輩被打死都是應該的,你又沒有見過我洛姨,開口閉口妖女,虧你還是讀書人,滿口胡言亂語,隨意誣蔑他人.而且我不是隨便砸人,我是專門砸你的."

神佑聲音清脆理直氣壯的道.

申國人好顏色.

答話的新生,容貌太周正,大氣又漂亮,一下子惹來眾多關注.

聽他答話,也十分有趣,居然說是專門砸你的……壞的理直氣壯.

可是居然讓人討厭不起來.

連被砸的穆傑都臉紅的不知道怎麼回嘴了.

"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有辱君子之風."穆傑看著對面的少年,氣呼呼的道.

神佑笑道:"那你該感謝是我動手了,要是我五哥動手,砸的就不是饃饃了."

眾人這才注意到,少年身邊還有一個特別高大強壯的少年,那少年圓臉粗眉,脖子上纏繞著一根鐵鏈,鐵鏈下端,綴著兩顆巨大的鐵球,薄薄的宮服都擋不住少年胳膊上突起的肉塊.

穆傑看到那比饃饃大好幾倍的鐵球,默默的坐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