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拔草
g,更新快,無彈窗,!

霧氣越來越大,松木林里雜草叢生.

從奔跑到小心翼翼的避開那刺條條的松木枝,彼此間的距離拉的越來越大.

阿鹿有點擔心妹妹,放慢了速度,想等一等,結果沒有等來妹妹.

倒是看到了小五拖著阿尋小跑著過來.

這松木林,大霧一來,像是迷宮一般.

阿鹿感覺有點像當初自己第一次加入哨隊的時候,走進了那片林子一般.

空氣中莫名有一種腥氣.

……

神佑走向了祭壇.

那條巨蟒被頭尾綁在了一起.

嘴巴咬到了尾巴,掙紮的厲害,要死了一般.

明明是很危險的時候,曹九這時候腦海里想的居然是,這條巨蟒有沒有毒,要是有毒的話,咬到自己的尾巴,會不會毒死它自己?

他拿著火把,費勁的爬起來.

看到神佑一步一步朝祭壇走去,他擔心有事,盡管害怕,還是跟著上前了.

到了那條圓環一般的巨蟒跟前的時候,滑膩膩的巨蟒,鱗片黑亮,看著就眼暈.

他閉上眼,抬腳跳了進去.

一下子就跳進了巨蟒的包圍圈里.

曹九有點不適應,可是看著自己前面愣愣的站著的神佑,不知道發呆看什麼.

他喊了一句:"佑子?"

神佑回頭過來,看到是曹九,激動的道:"九哥,你站在那別動,等我一下."

曹九順著神佑的目光望去,就見祭壇上面有一個高台.

高台上,居然是放著一個三足大鼎.

鼎里長著一顆樹?

也不是一棵樹,就是一塊小木樁,木頭上抽出了兩支樹枝.

一支樹枝光禿禿的,筆直筆直的,一支樹枝綠葉叢生,綠油油的,但是卻像是一條綠色的蟒蛇一般,枝條兩邊長出深深的根系,像是蜈蚣的腿一樣,深深的紮在了中間的樹枝上.

那大鼎上花紋纏繞,看著就很古樸的感覺.

還有外頭這一條巨大的巨蟒,大蛇腦門上還有兩只小翅膀一樣的三角形的角,感覺像是傳說中的化龍蛟蛇了.

尋常沒有見過.

蛇的身子跟他的身體一樣粗.

"佑子,你別沖動,這個地方看著古怪,應該不能隨便亂……"曹九的話沒有說話,就看到自己那漂亮的舍友,身體一半在祭壇下面,一半在祭壇上面.

居然整個人都爬了上去.

"沒事,我以前見過這個,哎呀,這里太滑了……"神佑爬了一半,刺溜的又掉下來.

看到滑到地上的神佑,曹九也顧不上害怕,走了過去.

就見神佑坐在地上,然後把鞋子脫了……

曹九舉著的火把下,一對嫩白的細足,看的曹九莫名的臉紅.

不知道自己舍友的腳為何這麼小.

好在他容貌極其的丑,現在的臉,就算是臉紅也看不出來,他皮膚又黑又粗,比那蛇還可怕吧.

他一時間轉頭看向那丑陋的大蛇,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

卻見神佑把他的鞋子丟了出去,居然砸在了那大蛇腦袋上的角.

那大蛇的腦袋兩個角中間頂著一只鞋子,有點懵的感覺,簡直被砸傻了.

神佑脫了鞋,繼續往上爬.

這會子容易多了,刺溜刺溜就爬了上去,就見她站在那大鼎身邊,跟大鼎平行.

神佑看著大鼎,里面那一棵樹,完全就是自己在蠻荒沙漠上看到的縮小縮小的版本.

那時候自己第一次看到那樹的時候,十分心悸.

總覺得那焦黑的枝條很可憐,她看了很難受.

這會子又看到這枝條,神佑第一想法就是拔掉它.

討厭藤蔓.

神佑的手伸進了大鼎里,正准備扒掉那根藤蔓的時候,忽然鼎里躥出了一條一尺粗的蜈蚣.

"小心."曹九大聲喊道.

神佑的鞭子正綁著那大蛇呢,看到那蜈蚣,她想也不想的掏出了個饃饃砸過去.

曹九一臉愣神.

為什麼包里隨時會有饃饃……不對,為什麼那蜈蚣會被一個饃饃砸到.

說時遲那時快,神佑伸手利索的把那藤蔓拔了出來.

只留下那一根挺拔的黑乎乎的枝條.

拔藤蔓的時候,那黑乎乎的枝條也受了一點損傷,因為藤蔓上有很多葉子和新枝條,還有根系,是直接刺穿那黑枝干里出來的.

隨著神佑的拔下來,藤蔓嘩啦啦的丟到了地上,居然一下子枯萎了焚燒了一般,只剩下一顆黑色的種子模樣的東西.

而大鼎里那條蜈蚣同樣被神佑丟了出來,正好丟到了那大蛇的嘴邊.

神佑拍了拍手,跳下了祭壇.

然後她把大蛇腦袋上的繩子解開.

就見那大蛇迅速的把那條丟出來的蜈蚣一口卷進了嘴里,然後往祭壇上爬,纏繞著那個大鼎,不仔細看,好像就是一個雕塑一般.

那大鼎上的小樹枝沒有了大片大片的繁葉,只有一根光禿禿的枝條,黑乎乎的.

卻看著似乎很有生命力的感覺.

曹九從頭到尾看著這一幕,很是驚奇.

也不知道自己舍友在做什麼.

"你剛剛撿的那個是寶物嗎?"曹九好奇的問道.

神佑手里抓著那黑乎乎的種子,拿到眼前認真的看了看,曹九也拿著火把過來看了看,好像就是一顆種子.

神佑搖了搖頭道:"我覺得像是一顆瓜子,很好吃的樣子."

曹九聽神佑說著,就見她從包里掏出一塊亮晶晶的銀子,把銀子對著那小種子用力的敲.

自己的舍友力氣似乎很大.

就見他敲一下,整個祭壇都抖動了一下.

那大鼎似乎都在顫抖.

大鼎上纏繞的大蛇好像眼睛都閉起來了,死了一樣.

"砰砰砰!"

"砰砰砰!"

"咔噠……"

終于神佑敲開了那黑乎乎的種子.

"我就說這個是瓜子."里面看著一顆柔軟的果仁,沒等曹九發表意見,就見神佑把那瓜子仁往嘴里一丟,一口就吃掉了.

吃完還一臉陶醉的模樣.

"很好吃啊,不知道還有沒有."

曹九:……

什麼東西都往嘴里丟,真的不怕有毒嗎?

皇宮里,昭和宮.

此刻正在跟小昭後撒嬌的小公主,忽然面色一愣,粉紅的臉蛋一下子蒼白如白紙.

什麼征兆都沒有.

當著小昭後的面,直直的暈倒在小昭後的懷里.

小昭後抱著女兒,一瞬間,女兒像是呼吸停了的死人一般,硬邦邦的.

小昭後嚇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