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曹九夢幻奇遇記
g,更新快,無彈窗,!

"滴答,滴答,滴答."

遲緩,有序的聲音,在平日聽沒有什麼.

可是在這一絲風都沒有的山洞里,聽的讓人毛骨悚然.

曹九以為自己經曆了親眼看家族人上斷頭台之後,不會再害怕再恐懼了.

可是此刻,他卻仍舊忍不住身體抖了抖.

他明明在晨練,進入了松木林,和所有同學一塊跑步.

可是忽然間他好像看到迷霧里有什麼,把自己的舍友給拉走了.

那一瞬間,他沒有猶豫,伸手過去,想把舍友拉回來.

卻沒有成功.

然後自己也掉了下來.

掉進了這個黝黑的山洞.

他在申學宮幾年了,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里有一個山洞.

神佑手里有一個火把,淡藍的火苗,照的左右的古怪嶙峋,更是可怕.

山洞頂上有一根一根的石乳,那滴答滴答的聲音就是從石乳上發出來的.

不知道哪里來的水,彙聚到那一根根石乳頂上,良久了滴一滴下來,山洞里異常安靜,那滴水滴的聲音特別響亮.

像是敲打在心里一樣.

曹九很是緊張害怕,可是此刻他作為老生,面對比自己明顯小幾歲的新舍友,還是應該鼓足勇氣,做出表率.

他努力的讓自己聲音不顫抖,開口道:"佑子,你跟著我走,別怕,申學宮里不會有事的,應該很快就有人來救我們了."

神佑看著對方伸過來的手.

很粗糙.

哥哥們說不能隨便跟其他人牽手.

不過此刻,看著那伸過來的手,剛剛他就是為了拉自己,才掉下來的.

她毫不猶豫的把手也伸過去了.

曹九抓住了神佑的手.

一下子,就覺得不對.

對方的手太細嫩了,暖暖的,像是女子的手一樣.

不過這時候,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趕緊找著出去才是.

這忽然出現的在山洞里,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猛獸之類的.

曹九才剛剛升起這個念頭,就覺得山洞的洞璧上,恍恍惚惚的出現了什麼東西.

有一個巨大的影子在搖晃.

而且山洞里除了滴答滴答滴答的聲音,現在他耳里充斥著沙沙沙的聲音.

有點像風吹的樹葉的聲音.

可是這山洞里沒有風,神佑拿著的火把火苗都是筆直的朝上.

山洞里也沒有樹,只有石頭.

這沙沙沙的聲音是哪里來的?

曹九此刻,雙腿跟灌鉛了一眼,邁都邁不動,整個人都僵了.

不過他還是牢牢的抓著神佑的手,站在他面前.

曹九記得以前自己不是這樣的人,他還是藍顏,藍家大少爺的時候,也是個很自私的小孩,因為家里他最小,最受寵,什麼好的都留給他,他也從來不會為別人考慮.

可是那次遭難的時候,老仆曹湖亦然把他自己的孩子推出去.

那一刻,他就被迫長大了.

他以為自己會更自私,更壞,因為那一刻之後,他經曆了無數糟糕的事情.

養父母成天的爭吵,冷眼,病苦,嘲諷,譏笑……

若不是他這個容貌實在太丑,恐怕身體還要遭受侮辱.

可是經曆了那麼多,這一刻,曹九卻仍舊選擇了站在神佑跟前.

"一會若有事,你就往後跑,我在這里擋著,你放心,我在申學宮好多年了,不會有事的."曹九說這話的時候,他自己都不相信.

但是還是很用力的握住神佑的手.

神佑被抓的手都有些生疼.

"九哥,你不用害怕,你忘記了,我是在蠻荒長大的,我們白骨山上,也有這樣的山洞,我還不會走路的時候,就爬在我家大黑的背上,天天自己在山洞里溜達的,我可以保護你,別看我比你小,我可厲害了,江湖人稱白衣少俠,我還有小弟呢,雖然小弟有點弱……"想到胖噠小希第一次見面就把自己的門牙給丟了,神佑也覺得有點丟臉.

她還抓著曹九的手,但是換她走到了前頭,曹九走在後頭.

隨著神佑朝前走,那沙沙沙的聲音似乎沒有了,山洞也越走越寬.

曹九松了一口氣,不過他的手心早就濕漉漉的了.

一路上很安靜,明明是一群人晨練,結果就變成他們兩人了.

"九哥,你的臉好像是生病了,不像是生下來就長這樣的."神佑走著隨口道.

曹九身體又一次僵硬了,不是因為害怕,而是神佑這句話.

"你怎麼知道?"

"我姨姨說我身體從小就不好,我天天都要吃藥的,久病成醫啊."神佑道.

身體不好嗎?難怪他兄長們那麼緊張.

"那你生的什麼病?"

"不知道,大概是短壽的病吧,反正每次我說等我及笄後要做什麼,家人都會非常緊張,然後恨不得立刻馬上就實現我的願望,大概是覺得我活不過及笄了."神佑拿著火把,一邊認真的看著左右,一邊道.

神佑很平靜,平靜到曹九以為對方在開玩笑.

"你還有幾年及笄?"

這個時候的男子女子成年及笄歲數是不同的,女子十二,男子十五.

神佑道:"還有兩三年吧."

又是一陣沉默,曹九不知道在想什麼.

忽然聽到神佑激動的道:"九哥,前面有兩條道,有一條肯定是出口."

曹九看著前面兩條道,一左一右.

左邊看著明亮一些,右邊比較黑,但是有些許的風.

曹九猶豫了一下道:"我們往右走吧."

神佑卻拉著曹九的手往左邊走了.

"我感覺這邊有什麼東西在喊我,我們過來看看再說."

曹九原本也不確定,聽到神佑這麼說,也沒有反對.

兩人越走,洞越大,也越平滑,好像這邊才是出口一樣,前頭有巨大的光亮處.

曹九很激動,越走越快.

拉著神佑的手,走在了前頭.

忽然聽到神佑喊了一句:"小心."

然後他的身體被神佑拉扯到了背後,面前哪里是什麼光亮,赫然是一條巨大的青蛇,身上花花綠綠的,反射著奇怪的光芒,這青蛇腦袋後頭居然還有兩個小翅膀,像是人的大耳朵一樣.

青蛇後頭有一個祭壇一樣的地方.

光源是祭壇里發出來的,那青蛇身上的皮,白祭壇的光照的又反射出其他的光.

這簡直是一條成精的蛇了,身上不僅僅是皮,已經是鱗片了,還長的怪模怪樣的.

曹九已把被神佑丟到了身後,靠在了山洞邊緣.

卻覺得自己這舍友哪里像是有病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人形兵器,力氣太大了.

不過看到神佑瘦瘦高高的身影擋在自己面前,他又很是感動.

只是此刻他站不起來.

就聽到一聲"接住."

一個火把朝他飛過來,他連忙伸手把那火把抓住.

就這一瞬間,他見到神佑撲過去,居然整個人抱住了那蛇的腦袋.

然後用繩子把那條大蛇的腦袋捆起來.

那條大蛇一直掙紮,蛇尾亂甩,神佑捆著了腦袋,又把蛇尾跟腦袋紮在一起,把這條帶鱗片的蛇紮成了一個圓環,讓蛇腦袋咬著蛇尾,然後站起來拍了拍手,朝那祭壇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