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開學的下馬威
g,更新快,無彈窗,!

申學宮的清晨很是熱鬧.

有了預備班,這一片冷清的松木林也熱鬧起來.

一大早,霧氣都沒有散開,陸陸續續就有學生從霧氣中走出來.

跟起床困難戶神佑比起來,阿尋也好不到哪里去.

已經打了一套拳的小五,直接去阿尋生舍把阿尋給揪起來了.

阿尋生舍還有三個人,都是京城的紈绔,很是看不起鹿尋這個蠻荒來的同學.

說不上故意排斥他,就是不搭理他.

阿尋也不是很愛和人交際的,也沒有怎麼搭理.

一早小五過來,倒是把他們生舍其他人嚇一跳.

"果然是蠻荒來的,你看到沒,剛剛那人,隨手就把桌子舉起來了."

"嚇死我了,比我家護衛保鏢還厲害."

角落里的那人已經嚇呆了.

鹿尋要找一本書,沒找到,小五不擅長找,直接把阿尋的桌子抱起來往外倒.

就有了這震懾的一幕.

而阿鹿生舍里,殷雄和重如也早早起來了.

殷雄興奮的睡不著.

曹如則是知道申學宮是要晨練的傳統,不敢偷懶.

胖噠唐希最後起,他還想賴床的,大家都起了,只能起來了.

不過他沒有神佑幸福,還有哥哥幫忙梳頭,他只能自給自足.

好在,他也沒有什麼審美,不是很重視自己的容貌,唐希這方面完全沒有開竅.

頭發隨便一紮就行.

但是穿申學宮宮服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問題.

他居然穿不上……

他太圓了,個子又不高.

長短夠了,衣服壓根套不上.

套上了系不上帶子,露出了里面的中衣.

不過晨練馬上要開始了,也來不及再收拾,只能這樣出門去了.

三三兩兩,兩兩三三的,大家一塊到預備班生舍門口那個大空地里集合.

果然,空地那里已經有人在登記了.

而且是最嚴肅的鞠學正親自出馬,晚來的人要遭殃了.

平日的申學宮里是一個比較自由的學院,你只要守規矩,把該學的課學了,考試能通過,基本沒有問題.

但是也有一些例外.

比如晨練,申學宮最初建立,就是一個老先生教的幾個學生.

要求學生除了讀書,還必須強身健體.

每日早鍛煉.

雖然現在的申學宮跟過去已經有很大的不同了.

但是這條雷打不動的保留了下來.

晨練必須出現,遇上點名,遲到要懲罰.缺席更是要懲罰,而是三次遲到算一次缺席.

反正是一條讓申學宮這些天之驕子們十分痛恨的規矩.

不過大多數,先生們都比較信任學生,沒有每天都點名,也看管理的先生的性格習慣.

預備班的學生比較倒黴.

他們的學正是鞠先生.

鞠先生是一個很講規矩,不講情面的人.

他身邊的兩個教習也不得已一大早起來,縮著肩膀,陪著點名.

神佑因為有哥哥的幫忙,算是早到的一批.

而胖噠小希他們准准的踩在了遲到的最後一波.

很是驚險.

第一天,就有六個倒黴蛋遲到,沒有缺席的,那六人被大大的打了個叉叉,看起來很懸.

大家知道的都聽說過鞠先生的名號,就算是那些出了名的紈绔,也乖乖的在隊伍里跑著,不敢反抗.

神佑原本以為晨練是很艱苦可怕的事情,沒有想到,居然只是跑一圈松木林,對她來說不要太簡單了.

在白骨山上,雖然神佑天天要吃藥,可是神佑覺得自己身體是極好的,就比強壯的五哥差一點點,甚至比哥哥都還要好.

先生一聲令下,大家就開始奔跑.

曹九和重如也在學生當中,原本他們是老生,該出來帶個頭的.

可是這群預備班的學生,大多都是京城里有名的紈绔子弟,壓根不搭理他們.

而且他們被發配過來,說什麼老生帶動新生,也就是一句說辭而已.

不過曹九總覺得有些怪,平日晨練,可不用跑樹林里,只是在空地上跑一圈就行.

大家拖拖拉拉,跑的半死不活,跑完了事.

可是今天晨練居然要跑進樹林里,很是奇怪.

方正臉的重如一臉嚴肅,總覺得今天好像有哪里不對,可是又說不上來哪里不對.

這是申學宮,應該是很安全的.

從來就沒有出過事,申學宮可以說是京城最安全的地方了.

可是他總是有點不安.

重家人的心里不安,總覺得會發生什麼大事.

有心想要提醒旁人一句,可是自己並沒有那種重家人預測的天賦,重如想想還是作罷.

他沒有出聲.

先生一聲令下,眾人都朝松木林里跑進去.

晨霧沒有散,還是很濃,但是嶙峋的松木偶爾從白霧里探出頭來,景致很是美麗.

神佑挺喜歡運動的,這個時候,要是能騎著大黑跑上一圈才美.

不過跟著跑步也行.

也算是運動開了.

因為晨練是按照生舍排的,所以她和曹九在一塊,她跑在了曹九的前頭.

早晨的霧很大,濃濃的霧水,呼吸的時候都是甜的一般,奔跑的時候,人像是撲到了霧氣上.

均勻的霧水拍打在臉上,很是舒服.

跑一下,就覺得臉均衡的濕了.

身上也些微有些濕潤了.

看著最後一個學生都消失在濃霧當中,站著登記的鞠學正拿著點名冊,看不出有什麼表情.

他身後的黃教習倒是有點不安的道:"老鞠聽說那片松木林鬧鬼,已經許久都沒有讓學生踏進了,這樣不會有事吧."

一旁的洪教習立刻道:"老黃,我們可是申學宮,光明正大教書育人之地,怎麼會有鬼怪的傳說,慎言."

黃教習還是嘟噥著,覺得不安.

鞠學正開口道:"就是對這群新來的孩子一個考驗,公主不是說過一句話,世間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我覺得這片松木林是該讓那些孩子走出一條路了."

洪教習立刻附和道:"學正說的對."

黃教習本來就眼花,看著霧蒙蒙的松木林,忍不住搖頭.

一群新鮮出爐的紈绔,正在松木林奔跑.

很是輕松,准備跑完,去食舍吃飯,還在彼此聊天.

"聽說食舍的早點不錯,有一種神奇的蛋,不用煮,直接可食用,蛋是灰色的,味道清奇,據說是一個農婦經過公主啟發做出來的."

"對,我也聽說了,那種蛋極其好吃,有特別的風味,下酒是極好的,可惜我們不能喝酒……"

彼此聊天熱絡,忽然一聲尖叫:"哎呀,我腳被紮了."

"我也是,好痛,我的臉……"

不知道什麼時候,前後聊天的聲音沒有了,變成各種尖叫,此起彼伏.

神佑跟在曹九後頭.

進到迷霧當中,覺得道路很平坦,好像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忽然聽到呼啦一聲.

身體下墜.

神佑感覺到有人伸手拉自己,沒有拉住,卻跟著一塊跳下來了.

很久,一片黑暗.

曹九腦子暈乎乎的,覺得自己好像不知道掉到哪里了.

什麼都看不見.

黑暗中有呼吸聲,有悉悉索索的聲音.

曹九越發的恐懼.

接著就見黑暗中,有人打著了火.

神佑舉著一個火把,一臉驚喜的看著左右.

"哇,原來申學宮也有山洞的,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