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恨不恨
g,更新快,無彈窗,!

夜.

明亮的昭和宮,大紅的燈籠.

燈籠的影子照在白牆上,很是漂亮.

申皇瑥回到皇宮後,到了熱泉里泡了一個暖和的澡,然後就例行公事一般的到了昭和宮里看望小皇子.

他來的時候,小公主伊仁也在.

昭和宮很是熱鬧.

小公主正在逗小皇子.

小小的一團的小皇子被放在了軟榻上.

公主看到父皇來了,都顧不上行禮,激動的道:"父皇,你看,弟弟他會轉頭了."

軟榻上的小家伙,極其細小,但是真的輕輕的轉動了腦袋,好像在看自己.

申皇也驚喜了一下.

有點神奇.

小昭後柔和的坐在一邊,極其賢惠,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感覺.

申皇玩了一會那小孩,准備離開的,可是小公主卻先懂事的把小皇子抱走了.

申皇瑥反而不好意說走了.

屋子里有淡淡的香甜的味道.

燭光不亮不暗,剛剛好.

往日,皇上就算惦記著哪個美人,可是到了昭和宮,還是挺喜歡這里的氣氛的,總是會不自覺的留下來.

申皇瑥是個很多情的人,並不會特別拒絕誰主動.

對小昭後也是如此.

可是今晚,昭和宮,處處都是特別布置過.

連那香都是隱隱讓人覺得身體火熱,情欲旺盛的作用的.

就這樣,皇上居然都走了.

小昭後摔碎了一面博古架的東西.

面容平靜的躺在暖榻上.

原本她對那什麼洛夫人並不在意.

可是現在,皇上居然為了那個洛夫人,連自己都不碰,回去之後,也沒有去其他妃子那,居然直接去了禦書房.

小昭後簡直覺得可笑的笑出聲了.

這樣一個男子,會為另外一個女子守身如玉?壓根就是玩笑.

小公主帶走了弟弟李平安,她還挺喜歡小孩子的,哄了一會小孩,今天她也累了,姐弟兩居然一起睡了.

睡了有一個時辰,李平安忽然嗷的一嗓子大哭起來.

小孩就是容易夜哭.

宮女想要上前去抱小皇子,小公主卻翻了個身,隨手在那里拍小皇子的後背,嘴里嘟囔著什麼,小皇子居然又睡了過去.

其他人低著頭,而被小公主救來的宮女冬施靠得最近,一臉震驚,把頭低的更低了.

已經到半夜了.

曹九吃了飯,點著一小節蠟燭,繼續抄書,抄了一天的書,他的手腕有些疼,一直低著頭,肩膀也很疼.

神佑在家的時候,睡的也不早,她精力向來旺盛.

不過申學宮規定很嚴,到了晚上不讓亂溜達,她在床上,滾來滾去,好幾圈了.

可以看到自己的舍友還沒有睡覺.

一直保持一個姿勢坐在那里抄書.

神佑睡不著,干脆起來.

看他抄的很認真,她也沒有說要幫忙,因為據她了解,自己的新舍友很固執的.

她只是把屋子里的蠟燭拿出來,坐在桌子跟前一塊看書.

于是曹九那根細小快點完的蠟燭旁邊又多了一根粗大的蠟燭,燭火也很穩定.

神佑坐在一邊,找了個舒適的位置,雙腳都盤起來,靠在椅子上,抱著一本游記,看的津津有味.

看了一會,她又翻出了一堆的零食.

還有茶水.

曹九看到自己的新舍友,隨手抓起來一條花蛇,放在書頁中間壓著當書簽,起身去拿零食.

再看看,原本四張椅子,自己坐一張,舍友一張,還有一張,卷著一只狼.

桌面的書本,夾著一條蛇.

曹九眉頭抽了抽.

他雖然看著專心抄書,實際上作為學霸的曹九,抄書的時候,基本不需要費什麼心.

平日抄書是為了能記下來.

不過這一本,他已經記過所以抄的很輕松.

大部分注意力反而是在自己的新舍友身上.

"你們蠻荒都會養很多動物的嗎?"曹九看到舍友書里夾著當書簽那條小蛇.

"恩,我們白骨山上有很多東西,我們村在蠻荒非常出名,還有傳說,白骨村有三多."

曹九一邊迅速的書寫,一邊聽自己新舍友說.

他的聲音清脆,說的很平常的話,也會莫名的讓人覺得有趣.

"白骨村有三多,第一殘廢多.因為我們村以前全都是盜匪,蠻荒里搶劫是很危險的,很多叔叔伯伯爺爺都受傷,斷手斷腳豁嘴的都有,有第一次去我們村的人,都會被嚇到,不過他們都是很好的人,特別好."

"第二牲畜多,村里的馬跟人同食,村里的狗吃饃饃,村里的鳥會干活."

神佑想起來白骨山上的場景,臉上表情都十分溫暖.

不過曹九還是沒有吭聲,只是默默的聽,對于神佑推過來的零食,他也沒有接.

"第三是娘子多,我們村的娘子特別多,都特別厲害,我玉姨姨能帶兵打仗呢,荊軍入侵的時候,她們都上了戰場了."

"你也去了嗎?"曹九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

"去了,我們全村老少都去了,不過我洛姨在家等我們,那時候就想著打完荊軍就能回家見洛姨了."

"不是說荊軍退兵了嗎?"

"沒有退,全死了,整個草原都染紅了,我們也死了很多人."

"你很喜歡白骨村啊,為何沒有留在白骨村,要來申城?"

"我也不想離開,但是村子里的人聽到我們能來上申學宮很開心,讓我們先來,等以後再把村里的小孩也帶來上申學宮,我們那孩子都在識字了……"

神佑有些驕傲道.

粗的蠟燭不耐點.

細的蠟燭就剩一點點了,卻始終亮著.

神佑還想再點一根.

曹九阻止了.

"睡吧,明日還要早起晨練的,你年紀小,不要熬夜了."

神佑微微的打了個呵欠.

是覺得有些困了.

把書一合,抱著椅子上的小狼,回去睡覺了.

曹九看著那書里的小蛇,自己慢吞吞的溜了,他拿了一塊小木板,放進了書頁里.

收拾了一下,也吹滅了蠟燭,去睡覺了.

一下子,屋子里全黑了.

兩邊雖然有牆擋著,可是只是擋了一人多高,沒有全擋住.

第一次在別的地方,還是一個人.

哥哥們不在隔壁,神佑翻身有點睡不著.

深夜中,隔壁曹九的聲音忽然傳來.

"你會恨朝廷恨皇室嗎?荊軍入侵,朝廷沒有派一兵一卒救援?"

神佑愣了愣道:"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救援,我們自己就能救自己,只要足夠強大."

曹九平平的躺著,不知道何時睡著了.

今晚,特別安穩.

一夜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