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九哥
g,更新快,無彈窗,!

長長的頭發散落開來.

淡粉的皮膚,一碰就紅.

淡粉的絲衣,從上落下,層層疊疊,疊疊層層,像一朵盛開的花一般.

讓殷雄出盡了風頭,羞紅了臉.

這一刻,他真是要氣死了.

老娘把他生成這麼女氣也就算了,給他准備的衣服比女子還要女子.

他今天早上為了磨蹭時間,拖拖拖,給選了這件裙袍.

沒有想到,裙擺有那麼多層.

偏偏他們殷家做工細致,用的布料有極其輕盈,根本感覺不出來.

若是不跳舞什麼的,也不會有特別的感覺.

可是神佑用鞭子把他卷起來,再落下來,這一過程,比跳舞還好看.

申學宮這一區,可全都是男生,貿然有這樣的場景,簡直是太驚豔了.

殷雄一下子就火了.

他長長的頭發,披在肩上,使得他的臉越發的小,羞紅著臉看著神佑,還能聽到身後傳來的說話聲.

"真的不是女扮男裝?"

"肯定是女的,他比風月樓的紅娘子還漂亮……"

明明神佑才是女孩,可是他站在身邊身邊,居然沒有一個人說神佑.

神佑長的比他還漂亮啊.

殷雄很是不解.

神佑雖是女生,可是最多在洛姨姨面前很淑女,平日在白骨山慣常是大大咧咧,很是豪邁的,壓根沒有女孩的自覺.

相比之下,見到神佑的時候扭捏的殷雄,更像是女孩子,他本來就長的女氣.

殷雄有很多話想說,可是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而且他跟神佑之間還隔著一堆哥哥.

倒是重如,一出現的時候,阿鹿就把他認出來了,是郭先生家的人,很是熱情的打招呼.

一群人,一下子就彼此熟悉了.

殷雄也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了,那天和神佑拉著手,長著一雙桃花眼嘴唇薄薄的家伙是神佑的大哥鹿歌.

強壯的胳膊能跑馬,個子高大的是神佑的二哥鹿五,他在蠻荒就見過.

還有笑容和煦,耳垂很厚很翹的,頭發衣服都特別整齊的是神佑的三哥鹿尋.

就是有些奇怪,這三人沒有一個和神佑長的像,彼此間面貌也不怎麼像.

還有一個不怎麼說話一直低著頭的圓胖子(門牙掉了不想說o(╯□╰)o),聽神佑說居然也是他們熙國人,好像是個偏遠土財主家的孩子,殷雄以前沒有見過,不過同為熙國人,殷雄還是挺有親切感的.

那個容貌很丑的曹九也是老生,是神佑的舍友.

殷雄不知道神佑的哥哥們怎麼會放心神佑和一個男生同住一個生舍.

雖然看那人的容貌,神佑應該對他不會有什麼想法,可是殷雄還是覺得怪怪的,神佑明明是女孩,哥哥們不擔心嗎?

實際上哥哥們當然非常擔心.

神佑再鬧騰,也確實是女孩.

不知道為何洛娘子和郭先生堅持神佑要來申學宮上學.

連三當家也沒有異議.

阿鹿想破腦袋,也不會把自己妹妹和大公主聯系起來,只是覺得是不是洛娘子和三當家他們覺得神佑可能是真的可能活不過及笄,所以想讓她痛痛快快的活著.

阿鹿內心是這樣想的.

他雖然有很多野心,但是妹妹還是擺在野心前面的,擺在第一位.

所以他願意陪著妹妹一起上學,他本質對申學宮的興趣並不大,從郭先生開始教學,阿鹿就有自己的明確目標.

他不想讀四書五經,不想科考,他對這些不感興趣.

他更感興趣的是律法,熟讀律法,鑽各種律法的空子.

還是上次荊軍入侵後,阿鹿發現,僅僅知道律法沒有用,律法只能鑽小空子,他更想知道更多的兵法.

荊軍是噩夢,他絕對不想再來一次那樣的場景.

那一次要不是妹妹,他們所有人都沒有可能活著,本來就是一場僥幸.

所以除了陪妹妹上申學,在申城建立自己的哨隊,阿鹿最希望的是在申學宮能學到兵法.

而小五完全沒有想那麼多,他雖然不愛讀書,可是哥哥和弟弟妹妹們在哪,他也去哪,他要保護他們.

阿尋對申學期盼已久,神佑能一塊來申學,他非常非常開心,已經興奮的好幾天都沒有睡好了.

他研究過,申學若是能考第一的話,是能申請單獨的生舍的,所以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考第一名,申請單獨的生舍,讓神佑住.

不過離第一場考試,還很遠,眼下,神佑還是只能和她的新舍友住.

阿尋一路都在和曹九聊天,聊的非常認真.

連曹九一天的作息時間都打探的非常清楚,問話問的走在身邊的小胖噠都很緊張,莫名覺得自己好像經曆過這種場景.

曹九也覺得有些怪,不過吃完飯他還要去干活,也沒有多陪,抱歉的就先走了.

等到晚上曹九回到生舍,簡直就暈了,還以為自己走錯了.

他進門,看到了一堵牆,他的生舍被完整的隔成了兩間屋子的感覺.

"你回來了?"牆里推門走出來一個頭發濕漉漉的少年,穿著和自己一樣申學宮的袍子,不過對他而言太大了一些,寬寬的.

"這是為何?"曹九皺眉問道.

"我哥哥說申學宮沒有規定不可以改動生舍,所以把生舍改動了一下,因為我屋子里時常會有一些小動物爬來,怕嚇到你.你還沒有吃飯吧,我給你留了吃的."

神佑開口道,晚飯的時候,沒有見自己的舍友去食舍.

曹九容貌這麼丑,很鮮明.

他的確是忙的忘記吃飯了,下午他接了一個活,幫一個同學抄書,不知不覺就抄到了天黑了.

再想起來吃飯的時候,食舍都關門了,沒有想到自己舍友會這麼貼心.

居然還給自己留吃的.

看著她像是變戲法一般,居然端出了一個盤子,上面還有兩個大白饃饃,一碟子小菜,一碗熱湯.

湯上還冒著煙氣,淡淡的香氣.

曹九沉默了.

不知道多久,他都沒有被人這樣關心過.

救他的曹家,為了他,用自己的孩子去頂替.

曹湖是他的家仆心甘情願,他的娘子卻是不願意的,為此每次見他都跟見仇人一樣.

但是就是這樣,也沒有去舉報他,只是不想見他.

可是曹湖病了.

病的很重.

曹九以前不知道,看病要花那麼多錢.

多的他喘不過氣,每天做不完的活,賺來的錢,都不夠一頓藥錢.

他有點麻木.

他還沒有開始報仇,也什麼都沒有做.

就為了藥錢,他就要消磨死自己了.

屋子里,多了一面牆,還多了一張方桌,也不是方桌,是用兩張桌子拼起來的.

"其他人呢?"曹九低著頭吃著東西,熱熱的白煙蓋住了眼睛的濕潤.

他強忍著不讓自己掉淚,問道.

"你還不知道吧,九哥,你又出名了一次,據說你靠容貌就可以震懾宵小了,那個徐太君的寶貝孫子說是被你嚇的直接不上預備班回家了,你的容貌簡直可以守家了."神佑笑嘻嘻的道.

曹九聽了無數次別人嘲諷他容貌,從開始憤怒到麻木.

可是第一次,卻有一種心平氣和的感覺.

這個十分漂亮的少年,笑眯眯的坐在自己面前.

他喊自己九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