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申皇瑥的戀愛
g,更新快,無彈窗,!

傍晚,夕陽在天邊.

龍淵極高,站在龍淵山頂上看落日,像是平行而視,觸手可及一般.

皇上身後的老太監,在宮里人稱高公公,他小名叫做小棗子,不過如今再沒人這樣喊他,一來是他地位高了,二來小棗的"棗"和小昭後的"昭"音調有點相近,宮里貴人忌諱,他改名了,叫做小高.

他記得他父親賣他進宮最後一次,給了他一塊棗糕.

記憶深刻.

幾十年了.

從小棗變成小高.

從小高變成老高.

棗糕的味道早就淡了.

他也不愛吃.

他的愛好很少,就是練功,跟在皇上身邊,保護皇上.

可是今天,他跟著皇上一塊走到了那湖邊的亭子.

果然看到了洛夫人.

這是第二次.

第一次,自然是那次洛夫人抱著容妃死去的場景.

這是一個可怕的女子,沒有女子能抱著一個死人,還露出那麼美的容貌,沒有驚慌,沒有哀傷,沒有喜悅.

就那樣抱著一個死人.

老太監小棗不明白,皇上怎麼會喜歡這樣個女子.

這個女子的感覺,比小昭後還要糟糕.

可是偏偏皇上喜歡.

不僅僅喜歡,還不遠千里來送……送風箏.

只是這一刻,老太監的注意力不在湖邊那絕美的女子身上.

而是在那亭子里的小桌子上.

桌面上,擺著一盆小野花,還放著一疊棗糕.

紅紙包著的.

比手指還長一點,兩指寬,拿在手上,剛好塞進嘴里,咬三口的量.

棗糕散發著淡淡的香,那香味似乎像是過去的一樣.

守在棗糕旁邊,有一個臉平平的婢女,大腳,臉上雀斑很多,穿的倒是挺新的,但是絕對不算漂亮.

可是老太監卻依稀想起,他小時候的場景.

他的娘親活著的模樣.

他的爹賣掉他的模樣.

還有那棗糕.

老太監站著,呼吸都沒有,不知道什麼就到了小桃身邊.

把小桃嚇一跳.

小太看到這個一頭白發的老頭,左右其他人都遠遠的.

對方盯著亭子上的食物看,那眼神,就跟小神佑每次看吃食一樣.

她不由得習慣的拿了一塊棗糕就遞了過去.

"吃吧……"

還想說洛姨不罵你,遞出去才發現,對面不是神佑,是一個老頭.

老太監覺得很是突兀.

可是他的手卻已經接了過來.

並沒有吃,只是把那塊棗糕,塞進了袖子里.

然後追上了皇上.

皇上站在洛娘子身邊,不停的伸手撩自己的頭發.

自以為身軀挺拔,實際上挺著大肚腩.

不過臉上容光煥發,一直在笑,不知道和洛娘子說什麼,很是喜悅的樣子.

老太監沒有靠太近,就是不遠的距離,以防皇上掉河里,他第一時間能去撈出來,或者阻止皇上掉河里.

實際上皇上現在這個姿態很危險,那洛娘子只要伸手一推就能把皇上推河里了.

不過申皇瑥顯然毫無所覺,洛娘子長這麼好看,驚為天人,怎麼會做這麼粗魯的事情呢.

"你為何要改名為無量,傾城挺好聽的."皇上顯然還是有些緊張,可是又很想拉近自己和洛娘子的距離,問了個很沒營養的問題.

"我喜歡."洛娘子隨口道.

申皇瑥卻沒有因為這隨意的答案而生氣,還是很激動.

他看一眼洛娘子,就很快把眼神避開,又看一眼洛娘子.

洛娘子只要抬頭微微瞟他一眼,他就激動的手腳都慌亂了.

像是人生第一次戀愛一般.

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實際上他的後宮女子實在是多,比普通官員多太多了.

可是真正談到感情,他居然羞澀的像是個毛頭小子.

又一陣沉默.

沒有言語.

申皇瑥卻覺得自己只是站在洛娘子身邊,感覺就很好.

"咕……"一聲長長的響聲,打斷了申皇瑥覺得這曖昧又舒適的感覺.

他肚子叫了.

實在是餓了.

洛娘子"噗嗤"的笑出聲.

端莊的容貌一下子像是少女一般,她笑起來,牙齒並不整齊,門牙右邊,還有一顆小虎牙,尖尖的.

臉頰上有酒窩.

不笑的時候像神女,遙不可及.

笑起來大方又憨直,親切可愛.

申皇瑥又傻愣愣的愣住了,看著笑了的洛娘子.

喃喃的道:"一笑傾城……"

洛娘子朝亭子走去,皇上趕緊跟去.

"這里有吃的."

洛娘子只是說了一句話,就大大方方的在亭子里的椅子上坐下.

老太監小棗就看到不太喜歡甜食的申皇瑥,大口大口的把那棗糕塞嘴里.

在他的印象中,棗糕真的很甜,是天下最甜的糕點了.

很甜很膩,但是很頂飽.

皇上一口氣塞了五塊棗糕,又喝了一大杯的涼茶.

洛娘子端坐在一邊,微微側著頭,看著夕陽的方向道:"日落了,您該回去了,天黑,路有不便."

金燦燦的夕陽,照的天邊紅彤彤的,也映照著洛娘子的臉,粉紅粉紅的.

長長的睫毛,水潤的眼睛,淡紅的唇,身上是隨意的家居服,寬松的裙袍,遮蓋住了洛娘子極好的身材.

唯一露出來的就是脖子,細白的脖子.

還有腳踝.

坐著的時候,微微抬腳,裙擺斜亂,珠花的鞋子俏皮,一截子腳踝,也是細白的.

申皇聽到洛娘子趕自己走了.

很是失落.

又很快興奮起來,她是擔憂自己的安危吧.

從頭到尾,洛娘子都沒有喊他皇上,他卻覺得理所當然.

他覺得很舒適,坐在洛娘子身邊.

又很緊張很激動,這些不能同時存在的情緒,卻同時都在一刻出現.

皇上很想說,他是皇上,他想要什麼都可以.

可是,他面對洛娘子的時候,卻一點都強勢不起來.

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體驗.

他該走了.

皇上站起來.

保持自己的優雅,甩了甩衣袖.

實在忍不住,轉身那一刻,他忽然覺得自己很蠢.

穿這樣,一定很難看,自己還是穿龍袍好看.

穿著龍袍的時候,自己才有強大的能量.

這樣的時候的自己,總覺得渾身不自在.

他忽然開口道:"無量,你想進宮嗎?"

洛娘子有些驚訝的抬頭看他.

她對申皇瑥至始至終都沒有好臉色.

因為在她看來,申皇瑥和任何那些因為她容貌神魂顛倒的男人沒有區別.

只是申皇瑥擁有最大的權力.

可是眼前的申皇如同青澀的小伙子.

甚至和三當家有些像.

自己最初到山寨,三當家看見自己就是這樣,那時候,他還不是三當家,只是個書生.

看自己一眼,就跑.

"我不知道."洛無量搖了搖頭.

夕陽就在對面.

起風了,

風吹的洛娘子身上的裙袍飛揚.

黑色的長發的發梢也揚起.

耳邊的一縷頭發,不是很聽話都跑到了臉上.

申皇瑥伸出手,把那頭發重新別回了洛娘子的耳後.

這是今天,他做的最大膽,最親近的動作.

他的指尖碰觸她的臉的時候,有點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