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皇上駕到
g,更新快,無彈窗,!

正午的陽光濃烈明亮,瀑布的水霧被光照耀的粉粉的.

瀑布流水的聲很大.

申皇瑥的尖叫也不豪邁,輕易的被蓋過了.

皇上身邊的老太監默默的低著頭.

他是大內高手,按說不應該出現這種驚嚇到皇上的事情,可是這龍淵山上蛇實在太多了.

路兩邊到處都是.

皇上一路興奮沒有看,他也不敢提醒,生怕把皇上給嚇到了.

這山上能住人,這些蛇應該是沒毒的,否則隨便一咬,就咬死個人了.

目前為止,也沒有聽到洛夫人他們有什麼事,倒是聽說山上的蛇遭殃了.

不過皇上要坐下休息,老太監自然也攔不住,他事先已經清掃過了.

可是蛇太多了,防不勝防,居然還有.

驚聲尖叫完,皇上也沒有放棄,反而繼續朝上走.

倒是把老太監,還有記錄皇上日常的記錄官,很是驚訝.

皇上這次可真是有決心.

本來以為在半山,以申皇瑥的脾氣就要打道回宮了,沒有想到,被蛇嚇到了,皇上還有繼續朝上.

過了那亭子,小蛇就少了許多.

一路上很是安靜,連鳥叫聲都沒有.

就是皇上的大喘氣,尤其明顯.

老太監身手極好,走路都沒有聲響,更別說喘氣了.

記錄官每天工作量很大,運動量大,這種爬山也不算太累.

小國師更是年輕,平日也有練習重家的健體操,雖然看著瘦弱,但是也沒有像皇上這樣.

越往上步伐越慢.

眾人都不敢走太快,要給皇上面子.

終于,像是走了一年一般,走到了山頂.

皇上已經餓的饑腸轆轆了.

因為午飯都過了.

皇上大概這輩子都沒有感受過饑餓的感覺,誰能讓皇上挨餓啊.

吃了早飯,午飯就等著了,吃了午飯,下午茶晚飯,宵夜都在排隊.

到了山頂,站穩的皇上,看著不遠處的宅子,不由得激動的亮眼冒光.

不僅僅是因為美人,還因為餓,真的餓了.

早上出門,將近傍晚才到.

皇上的效率真是極差.

到了山上,早上那認認真真收拾打扮的模樣早就不複存在.

頭發散了,那頭巾歪了,後背一身汗,衣服還黏答答的.

皇上出行,不算有經驗,還沒有貴女們有經驗,貴女們出門旅游做客,都要帶幾套衣服備用.

皇上居然沒有帶.

此刻皇上問有換洗的衣服嗎?

老太監也是一臉懵逼啊.

他怎麼能想到自家主子身體這麼弱雞.

而且真的沒有帶,關顧著看皇上的風箏了.

皇上這次是真的上心,擔心洛娘子不開心,隨行的宮女一個都沒有.

清一色的太監加他寄幾還有不能婚配的小國師.

皇上臉色不滿了,他馬上就要見洛娘子,一點都不英明神武.

這一刻,氣的他有點想打道回宮.

不過好不容易爬上來了.

他還是忍住了.

皇上突然上來,還不讓通知,就是要給一個驚喜.

實際在半道上的時候,國師和洛娘子就知道了.

他們到了山上之後,就按照白骨山上,做了改造,雖然暫時弄不出鐵梯子出來,但是通知的鈴鐺比較容易,只要用骨器做的繩索從山下纏繞到山上就可以.

有人來,一驚動就知道.

國師得知來人是皇上的時候,著實驚訝了,申皇瑥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有魄力的時候,居然親自爬山上來……

不是他看不起他的前領導,做任何事都油膩膩猶猶豫豫的,很不干脆,讓他下決心做一件事,真是太難了,總是拖拖拉拉.

聽到皇上要來,洛娘子臉色半點沒變,國師看她那淡然的表情,搖了搖頭.

等到皇上自以為隱秘上山,山上一片平和.

最先出來迎接皇上的是一只雞.

一只老母雞.

黑黑的腳掌,灰不溜秋的毛,短短的頭.

慢吞吞的散步而來.

申皇瑥這輩子吃雞無數,卻是第一次見到活雞,很是嚇一跳.

"此乃何物?"

老太監羞愧的道:"啟稟皇上,這是雞."

皇上點了點頭:"倒是和阿昭的鳳園里的禿毛鳳凰有點像."

皇上只是隨口一說,這老母雞和那禿毛孔雀是有點像.

可是聽的太監和記錄官們則是想法不一樣,皇上居然把洛夫人家的雞和小昭後鳳園的鳳凰比,這可是大有深意啊.

皇上挺著肚子讓太監們收拾了一圈,自以為又是一個俊朗中年男子,就挺著肚子上門了.

小國師重煙看著眼前的場景,很是羨慕,這里是一大片平原,遠處有樹林,有湖泊,那一片宅院,雖然古舊,但是看著很溫馨.

師父喜歡清靜,應該會很喜歡這里.

小師弟應該不在家,否則不會這麼安靜.

老母雞也不怕人,看著一群人路過,歪著屁股,兩只雞爪子蹦蹦跳跳的跟上來了.

小太監上前去敲門.

開門的是一個老頭.

一雙眼很是銳利,打量著他們一行人.

"你們找誰?"

老太監看到這老頭,愣了愣.

隨即道:"我們找郭先生,我家主子是郭先生的至交."

"你們稍等,我去問問郭先生."說完,門啪嗒的一聲扣上了.

老太監第一次吃了一個閉門羹,關門的風把他的發梢吹起來.

眼睛都凸起來.

自從他成為皇上的貼身寶貝,不對是保鏢之後,就再沒人敢甩臉色給他看,連小昭後都對他客客氣氣的.

他有心發火,可是回頭,看到自家主子一臉激動的在那里搓手心,轉圈圈.

老太監內心憋著的火,只能又憋回去.

安詳的像個胖布偶,在一邊等著.

關門回去喊人的石叔也是嚇一大跳.

媽蛋,嚇死了.

剛剛開門的時候,還以為自己被熙國皇宮的叛徒追殺了.

同是太監,不用看,聞都能聞出來,對方身上那股味.

熙國皇室是真的亂,真正忠心的太監宮女沒幾個,否則也不會讓熙皇融都頭上有綠.

熙國可不止小皇子唐希一個,還有一個大公主,可是眾所周知,熙皇那大塊頭,自己都不好輕易移動,跟其他妃子也沒有什麼交流,每日也就皇後耐煩陪著他.

可是就這樣,佳妃居然生了一個公主,比皇子還大好幾歲.

那些人大膽到什麼地步,若不是公主,恐怕現在熙皇都已經退位了.

熙國太監石叔心里亂糟糟的,去喊郭先生.

國師早知道皇上來了,等了都快睡著了,才到,這速度太慢了.

這會子趕緊出門去迎.

大門敞開.

這次開門的是駝背巴叔,老太監心虛的藏起來了.

國師看到來人,一臉驚訝:"皇……"

小國師看到師父出來,很是激動,可是看到師父那遲緩的演技,他有點羞愧的低下了頭,重家人真的不適合演戲,太假了.

皇上倒是沒有注意到這個,很是激動的踮著腳往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