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悲傷的再遇
g,更新快,無彈窗,!

"啊啊啊……酸辣雞塊居然沒有了嗎?"

食舍里哀嚎聲響起.

少年人吃飯像打仗.

哪怕是斯文為主的申學宮也是避免不了.

正是長身體飯量大的時候.

吃的都不少.

平日的話食舍就很熱鬧,今日多了預備班的新生就更熱鬧了.

平日熱鬧還有秩序,今日這些新來的學生剛來還沒有適應,顯得有些亂糟糟的.

曹九帶著神佑他們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

其他人都還好,就是小五端著自己的盤子一臉擔憂:"這麼少,吃不飽吧."

曹九:……

看著這個少年,已經拿了最大份額了,還是擔憂吃不飽,他為自己剛剛說的話有些羞愧,他說食舍食物一般,但是管飽的.

這個小伙比別人都高大,不僅高大,還寬敞,身體厚實,一看就是練家子,不像是書生.

他臉非常圓,眉毛濃密,眼睛黑亮,倒是一群人當中看著最老實的.

臉那缺牙的胖子唐希雖然長著一雙眯眯眼,傻乎乎的,看著也比鹿五圓滑一些.

"我的肯定有多的,一會給你."鹿尋早就習慣小五的大飯量了,連忙道.

胖噠唐希缺了門牙,有點影響胃口,而且看著這飯食,黑乎乎的,他也不是很想吃,大方的道:"五哥,我的也可以給你."

才說完,就被神佑用筷子敲了一下腦門.

"你不能挑食,石叔交代我要看著你吃飯的."

胖噠有點委屈.

他今天牙掉了呀.

可是看著佑哥,還是乖乖坐下,吃飯.

准備回去寫信給父皇母後訴苦.

阿鹿一臉習慣性的暖男笑容假惺惺的掛臉上,觀察著左右,他的樣子最接近和申學宮的老生模樣.

他發現申學宮新生和老生涇渭分明,還有老生之間,也是派系很多,一堆一堆的,分的很清楚.

傳聞中公平有教無類的申學宮,似乎並不太公平,內里也不是一片平和.

他坐下吃飯,看到自己碗里莫名多的蔬菜,就知道是妹妹夾過來的.

只有在那小胖子面前,妹妹還威嚴一點,在自己面前,就會耍賴.

不過就算如此,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阿鹿也舍不得批評妹妹,把妹妹夾到自己碗里的菜,如數吃了.

阿尋看到神佑的動作,眼神一暗,神佑最親近的還是鹿哥,不是自己……

實際上他有點想多了,他飯量少,又挑食,他自己的飯都分一半給小五,神佑是很義氣的不加重尋哥的負擔,才把不喜歡的菜夾給哥哥的.

沒給小五,是因為五哥坐的遠,她懶得大張旗鼓.

而神佑夾菜的時候,殷雄就坐在不遠處.

他看到神佑的動作,眼睛瞪得大大.

又激動,又驚喜,又有點失落.

他夢里千百度尋找的人,過的很好.

似乎有點太好了.

她長高了,更好看了,還女扮男裝來申學宮上學.

重如帶著自己的新舍友來食舍吃飯,這會子發現他目光直愣愣的盯著不遠處,他順著舍友殷雄的目光望去,看到了曹九.

曹九和他一個班,也是倒黴人,不過曹九比較獨,平日也沒有什麼來往,但是此刻卻有一絲親切.

他以為舍友是驚訝曹九的容貌丑陋,作為申國人,他覺得有義務解釋一下.

"他是曹九,也是申學宮的老生,還是上屆的第三名,學識極好,不過身世有點坎坷,但是人是極好的,你以後有問題也可以請教他,恩,有事也可以喊他幫忙,不過他是收錢辦事的."

"那他身邊那些人呢?"殷雄問道.

"應該也是和你一樣的新生,以前沒有見過."重如道.

"走,我帶你過去認識一下."作為老生,重如覺得自己要拿出學長的氣質出來,尤其是這麼漂亮的舍友面前.

以前他跟曹九交集不深,也有點看不上曹九奴仆之子的身份,可是現在,以後都是預備班的學生,說不上誰比誰強.

經曆了冷暖,重如成熟許多.

殷雄很是緊張的點頭.

站起來走路都有點同手同腳,想著自己要不要跳過去,在神佑面前,問一句,驚喜不驚喜,激動不激動.

食舍人很多.

不過此刻殷雄眼里都沒有其他人,只有神佑.

見她認真的吃飯,拿勺子舀飯的姿勢都極其好看.

她的頭發長了,沒有小揪揪,而是和其他人一樣,黑發到肩頭,剪的整整齊齊.

額前有漂亮的美人尖.

她吃飯的時候還和旁邊的人說笑,笑容極其爽朗.

殷雄心跳的極快極快,越近越快.

重如帶著殷雄走到曹九跟前.

還沒有開口說話,就聽到他舍友,怯生生的喊道:"神佑?"

神佑正在風卷云湧迅速的解決飯菜,山里的生活越發好,她的胃口也挑剔起來,申學宮的飯食實在不算好吃,所以她速戰速決的吃飯了.

此刻殷雄喊她的時候,她滿口的飯,臉鼓鼓的.

人吃東西的時候,腦子反應大概會比較遲緩,她壓根沒有認出來面前的人是誰.

神佑跟殷雄也就一次見面,她隨手救了人,然後一塊下棋,殷雄輸了,卻沒有履行賭約,也就是一件小事,跟後來的荊軍入侵相比,真是再小不過的事情了.

很是遙遠.

所以她有些茫然的看著殷雄.

殷雄看著她臉鼓鼓的,可愛的不成,簡直想上前戳一戳.

可是看到神佑茫然的眼神,心又都要碎了.

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居然完全不記得自己.

他臉色漲紅,有點欲哭的模樣.

他本來就長相女氣,再出現這個模樣,可以說是十足的女氣了.

"神佑,你忘記了,在白骨集市,你救了我."殷雄雖然有點想哭,還是忍著沒有哭,理智的解釋道.

神佑好不容易把一口囫圇塞嘴里的飯食吃完.

松了一口氣.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那個誰?"神佑求助的看著五哥,五哥當時也在來著.

鹿五頭腦簡單,記的也簡單,開口道:"就是你救的那個小姑娘."

殷雄臉漲紅了,他真的不是姑娘,本來牽著殷雄手的重如立馬把手松開了,真的是女扮男裝啊……

人生最難過的莫過于,你是我心中的朱砂痣,你卻不記得我叫什麼了.

殷雄氣的跺了一下腳,轉身跑了.

留下了食舍一群人起哄:"快追,快追."

神佑一臉茫然,是喊我去追嗎?

重如重重的點頭,說的就是你啊.

就見這學生從腰里抽出一條鞭子,眾目睽睽之下,甩了出去,剛剛自己那跑走的新舍友,被那鞭子卷著,帶了回來.

從空中旋轉著落下來.

漂亮的粉裙,粉面,當真是極其好看.

如同上次被救的場景一樣,殷雄落在了地上.

神佑也想起來了.

"我想起來了,你叫殷雄."

被卷回來的殷雄又驚又喜,接著聽到神佑道:

"你還欠我賭注,說要給我當馬騎的."

殷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