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上門拜訪
g,更新快,無彈窗,!

天氣晴好.

皇上要出門.

恩,他要去拜訪聖國師.

順便也帶上了小國師.

順便,還帶上了他這幾日精心制作出來的風箏.

一路上皇上的心情很忐忑.

他這一輩子是十分順利的.

當皇子的時候,是一個游手好閑的皇子.

沒有經曆什麼複雜的宮斗之類的,太子掛了,他就成了太子.

也沒有經曆什麼複雜的父子相斗之類的,皇上掛了,他就成了皇上.

娶皇後,後宮佳麗無數.

他當皇上後,國泰民安,一切順順當當(蠻荒是腫麼肥四……).

不要說做皇上,做人都會覺得有些無聊.

太順當了.

當然中間多多少少有些波折,不過申皇瑥是個忘性很大的人,選擇性的忘記了.

他現在專心致志,一心一意就想去見洛……額,是聖國師.

太監們非常有眼色,把皇上親自參與做的風箏放在了一個巨大的寶盒里.

雕花繁複,曆史悠久,一看就很珍貴,像是放著個奇珍異寶一般,誰能想到里面只是放了個風箏.

恩,皇上覺得很寶貝的風箏.

那可是他親自參與做的.

因為算是微服出巡,皇上也沒有乘坐龍輦什麼的,畢竟太招搖了.

雖然出去摘花惹草,大臣們言行上明白,要是真有什麼出格的地方,該參還是要參,皇上也避免不了禦史的嘮叨.

他坐在馬車里,小國師重煙也坐在馬車里.

申皇瑥算是個標准的顏控,看人喜歡看臉.

對好看的人,容忍度都比較高.

小國師重煙算是重家人的異類了,重家人都長的板正,四四方方的,重煙這個重家庶子顏色卻是十分好,標准的瓜子臉,尖下巴,丹鳳眼,眼尾上揚,看他的容貌,可以想象,他娘親肯定是個貌美的小妾.

因為在重家這樣強大板正的基因下,他真是難得的算是好看的了.

尤其是一身玄衣,更有一種禁欲的美感.

小國師上了車就端坐著,一言一行倒是跟重家人一致,非常規矩.

他實際有點緊張.

師父不在,他跟皇上接觸的還是比較多的,皇上的性格說風就是雨,一會一個意思,他都很難摸清.

而且脾氣也大,高興的時候,很好說話,不高興的時候,看什麼都不順眼,反正是個不好哄的老板.

而且做決定也拖拖拉拉,往往是一邊點頭一邊說不要,他也實在搞不清楚皇上的意思,久了,也就明白為何師父他老人家不愛說話.

反正皇上內心戲很多,只是沉著不說話,皇上自己都能想出幾百種,最後順著皇上的意思,猜測一種,猜對了,皇上龍顏大悅,猜不對,這個程序又要重來一遍.

這是目前重煙學會的他的國師職場經驗.

不過他此刻緊張的不是緊張皇上,而是即將要去見的師父.

師父他好不好?

還有今天會見到小師弟嗎?

他還帶了新口味的肉干了,在原來的基礎上加了一點麻的味道.

不知道小師弟喜歡不.

師父以後會回皇宮嗎?會不會帶上小師弟?

這樣一想,重煙嚴肅的眉眼都有點暖和起來,小師弟那性子,進了宮,一定雞飛狗跳,十分熱鬧.

不過他那柔順的眉毛很快又塌下去了.

還是別進宮了,宮里太危險,不適合小師弟.

皇上此刻也非常激動.

越靠近申學宮越激動.

龍淵就在申學宮旁邊的山上.

他馬上就可以見到日思夜想的洛娘子了.

只覺得這種激動,比當初忽然聽到自己被封為太子還要激動.

因為被封為太子是被動的,可是這次是他主動的.

他這一輩子,做任何事都是被動的,被動成為太子,成為皇上,被動娶了皇後,被動接受了妃子,被動的立了小昭後……

什麼東西都是送上門給他的,只有這一次,是他自己去爭取的.

馬車路越來越顛簸,連皇上乘坐的車攆都有點顛簸了.

皇上端坐著身體有些不適應.

車里有伺候的太監,不過申皇瑥一般都不把太監當人的,只是奴才,伺候人的.

所以申皇一般也不會和太監談心.

倒是面前坐著的小國師重煙,越來越穩重了.

上次拿花的事情,也幸虧小國師發現的早,否則不僅僅是樂貴人,恐怕皇子李平安,也不能平安了.

皇上此刻的心情是激動的,愉快的,所以看小國師也比較順眼.

不由得開口道:"小煙,你看朕今日的穿著如何?"

重煙聽到這稱呼,半瞌著眼,抬頭,仔仔細細的端詳了皇上,從頭到腳.

頭上是如今書生時髦的頭冠,只包住半頭,留著兩條漂亮的布,跟放下來的頭發在一塊,飄飄然,衣衫是上好的絲綢,上面的秀紋也非常精致,不過皇上畢竟是後宮夜生活有些豐富,中年之後了,肚子有肚腩了,整個人也看著有點虛空,腳上是一雙鑲嵌南珠的黑色男靴,非常貴氣.

這一身打扮,顯然也是皇上自己親自參與了.

重煙看了半天,覺得一般,還是看皇上穿龍袍習慣了,這一身打扮,總覺得還不如那些富家翁,看著有些土,說不出是哪里不對.

不過重煙要是這麼說了,估計半路就得被踹下車了.

他還想見師父和小師弟的.

于是端詳了許久,他認真嚴肅的點了點頭道:"皇上這一身極好,既威嚴,又華麗."

說完又低著頭,半瞌著眼,長長的睫毛蓋著眼簾,像是在思考的模樣.

得了小國師的肯定回答,申皇瑥自信了一些,話也多了起來.

"小煙,你擅長推算,你能不能幫朕算一算,那個洛娘子喜歡什麼?"

重煙:……

忍了再忍,沒有跳起來的重煙,依舊保持半瞌著眼,良久才抬頭道:"皇上,臣惶恐,女子的心,如同天上星辰一般,難以捉摸,而洛夫人又是星辰中最亮的那一顆,更是千絲萬縷,豈是臣子能明白的,不過皇上乃是真命天子,無論送什麼,想必洛夫人都會喜歡吧."

旁邊的隱形人一般的老太監,聽到小國師的話,跪著的腿悄摸摸的換了換重心,心中不免吐槽:這個小國師真是越來越奸猾,比前國師還厲害啊,前國師要是聽到皇上這麼不著調的問話,一般都不搭理的,小國師不僅搭理,還回答的這麼奸猾,簡直搶了他們這些太監的活了.

什麼洛夫人是星辰中最亮的那一顆,他之前還聽到小國師跟公主說,小昭後如天上昭昭明月……可真是滴水不漏.

皇上倒沒有想那麼多,雖然沒有得到意想的答案,可是聽小國師這麼說,也很開心了.

說話間,皇上的車攆到了申學宮了.

微服出巡的皇上,也得按照規矩下車走路.

倒是可以騎馬,不過那山路那麼抖,騎馬更危險.

皇上只能步行.

而且是去看心目中的女神,皇上走的很有力.

只是,還沒有走到半山的亭子,皇上已經累的跟死狗一樣了,喘著粗氣,腰帶也松散了許多,好不容易到半山腰,坐在亭子里休息,結果皇上居然坐到一條蛇,又一陣雞飛狗跳,把皇上嚇的夠嗆.

皇上面色蒼白,一頭大汗,兩腿顫顫,一邊抖一邊罵:"誰出主意把這山給洛夫人的,我要殺了他,誅他九族."

話音剛落,亭子橫梁上又掉下來一條蛇.

申皇瑥尖叫起來:"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