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吃飯不要錢的申學宮
g,更新快,無彈窗,!

開學第一天,申學宮十分熱鬧.

殷雄迫不及待的沖進學校.

他確定自己剛剛看見神佑了,肯定不會錯的.

雖說他和神佑也只是一面之交,神佑救過他,他和神佑下棋輸了.

原本也就普通的一件事,算不上驚天動地.

可是因為後來的荊軍入侵,自己沒有履行賭約,甚至連告別都沒有,就急忙忙離開了.

普通的相遇離開,有可能變成生離死別.

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反而變得莫名刻骨銘心起來.

少年殷雄,家境優渥,熙國最大家族的幼子,心思單純耿直,長著一張比女子更漂亮的面孔,卻有一顆筆直筆直的直男心.

他擺脫了二叔,急忙忙的進了申學宮,茫茫人海,茫茫大的申學宮,一時間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人,不過他看見神佑也進了申學宮,總算是有目標了.

他准備先找到自己的生舍,安頓下來.

戊間三舍,位置有點偏.

殷雄繞了好大一圈,才找到.

看到那松木下破舊的木屋,殷雄覺得自己這輩子住過最差的屋子大概就是這里了.

想到接下來很長時間自己都要住這里,他有點氣餒.

按著生舍門口的牌子,他找到了屋子.

里面靠門兩張床都有人占了.

靠門的一張床是阿鹿的,他在陌生的地方,習慣選最方便逃跑的地方.

進出方便.

而挨著阿鹿的床鋪的是小胖噠唐希,他很興奮自己能和鹿哥在一塊.

以他長期黏皮糖的功力,發現鹿哥是面冷心熱,雖然表面上對他冷冰冰的,實際上並不壞.

而且鹿哥是佑哥的大哥,自然也是他的大哥了.

他自小就一個人,沒有兄弟姐妹,不對……也有一個,有一個姐姐,不過好像是犯了什麼錯,父皇母後從來不接見那姐姐.

反正很少提及.

胖噠唐希為人熱情開朗,一下子多了四個哥哥,很是興奮,一副認真跟著哥哥們混的好跟班模樣.

當然他的動手能力也是極差,床鋪都是阿鹿幫忙鋪的,不過他很認真的學習,雖然笨手笨腳,倒也能幫上一點忙.

殷雄走進生舍,看到那簡陋的床和桌子,深吸了一口氣.

打開自己的行李,找了一塊布,要擦一擦床,他也沒有選靠窗的床,因為靠窗的床孤零零的,實際上他還是莫名有點膽小,所以選了中間的.

他拿著布,捂著鼻子在那里擦床.

這時候又有人過來了.

來的人是重如.

倒黴的重家子弟,這次也被選到了預備班.

等于生生留級了一年.

預備班還要大考,考不過就直接離開申學宮了,他雖然是老生,可是成績也不算拔尖的,誰知道到時候又是什麼情況.

所以他不太樂意慢吞吞的收拾了,這會子才搬過來.

一進門就看到一個穿著粉色絲衣的男子,彎著纖細的小腰,捂著鼻子在那里擦床.

重如咋一看,還以為是一個娘子,嚇一跳.

再看對方手上拿著的布,赫然是紮頭發的絲布,壓根擦不了東西,越擦,只是越濕.

顯然,是一個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公子哥?

他們重家教育和其他家不同,學的很雜,什麼都懂一點,還好一些.

重如看剩下靠窗的床,自然的把東西放過去了.

殷雄看到有人來了,很有教養的停下動作,跟對方打招呼.

重如長的跟他爹重直不像,倒是挺像他爺爺重花,重家老族長的,臉龐很是方正,看著就是比較迂腐板正的感覺.

殷雄看對方第一眼,就覺得對方不錯.

殷雄自小容貌出挑,而殷家人容貌一個比一個妖氣,還很愛打扮,讓他十分審美疲勞.

看到面前這方方正正的人,一下子就心生好感.

"我叫殷雄,是熙國人,以後我們就是同窗了,請多多關照."殷雄笑道.

重如本來不太開心的,可是看著對方那燦爛的笑容,還有那女氣的容貌,也不好冷臉對人.

"我是重如,申國人,原本就是申學宮的學生."他介紹完自己,又想到了什麼開口道:"你那個擦不乾淨,我有布給你吧."

他從自己包里拿出一塊舊棉布遞給他.

殷雄高興的接過了.

想到自己在申學宮很快能見到神佑,做什麼事都很有干勁.

拿著布,反複反複的擦.

最後還是重如看不下去了,自己這個舍友,要擦完床,天就黑了.

"你在家從來沒有干過活吧."重如自己干完活,鋪好床,就去給對方幫忙了.

殷雄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這是我第一次單獨在外頭,以後我就不會這樣了,謝謝你."

他是商賈家庭,跟人打交道什麼的,信手拈來,天生骨子里就會.

重如幫他鋪床,他給重如倒水,遞吃的.

重如見他的東西,樣樣都是貴重無比,很是咂舌.

傳說熙國人最不缺的就是錢,好像果然如此,對方全身上下,樣樣精致,剛剛他拿出來擦塵土的布,也是一塊了不得的絲布,估計給尋常人做一年的衣服足夠.

重如家在申國也不算窮的,也算是鍾鳴鼎食之家,可是跟對方一比,完全不是一個層次,對方太壕了.

重如幫忙收拾好,就帶著殷雄去食舍.

"申學宮的飯食比較簡陋,你可要有心理准備."重如提醒道.

殷雄倒是興致勃勃,自認不是那種吃不了苦的人,拍著胸脯保證沒問題.

重如看他細白的手,拍著他的胸,忍不住臉色一紅,雖然對方拍的挺重,可是重如還是有點懷疑,對方是不是女扮男裝,簡直太像娘子了.

這邊重如和殷雄一塊去食舍,那邊曹九作為老生,也帶著他新認識的鹿家四兄弟,還有一個開學第一天就掉了門牙的胖噠去食舍.

傳說中那妖女洛夫人長相傾國傾城,皇上一見傾心.

曹九是不關心皇上的風流韻事,可是面前這四兄弟卻是個個長相不俗,壓根不像是商賈之家,蠻荒之地出來的少年.

這洛夫人其他不說,家教應該是挺好的.

這四個少年雖然多少有些怪異,但是性格磊落,言談大方,跟世家子也沒有什麼不同.

那個跟班胖子也是,雖然長的胖,動作笨拙,可是言行也是很貴氣.

聽說他是熙國的一個土財主出生,家里很富足.

"申學宮食舍的食物一般,但是能吃飽."曹九介紹道.

于他而言,能吃飽,就是很好的.

阿鹿他們生活條件雖然好了,但是也是吃苦過來的,聽到能吃飽,也比較滿意.

"那就好,我飯量很大的,我姨姨還擔心我吃不飽,給我帶了很多零食."神佑笑道.

食舍是個非常非常大的屋子,有點像白骨村開會的大屋.

不過比那屋子還大許多.

里面整整齊齊的排著幾排長條桌,桌子兩邊有木條凳,他們進去的時候,里面已經坐了大半的人了.

曹九在前頭,先拿了一個盤子,朝最前頭走去.

神佑他們跟著有樣學樣.

就見曹九領了米飯和菜放到盤子上,交上了自己學生的證明,有人登記了一下,就好了,不用給錢.

神佑也取了飯食,她興奮的拿出了自己的學生證明,有點像是戶口本一樣的東西,是一塊小木頭卡片,上頭有她的名字信息,鹿神佑,預備班.

她交上去登記了一下,很是開心,第一次覺得上申學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這里吃飯不要錢,刷卡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