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我有三個哥哥
g,更新快,無彈窗,!

曹九以前長的極好.

即使如今丑若鬼怪,他對容貌好的人,也不會太在意.

因為這些人都不如他.

可是門口站的少年,很好看,比他那時候還好看許多.

笑容暖暖的,一看就是嬌養大的孩子.

有禮又溫暖.

讓人見之想親近.

"這是戊間五舍嗎?"對方聲音清脆的問道.

很清脆,像是女孩一般.

對方年紀似乎很小,聲音還沒有變聲吧.

曹九愣了愣,點了點頭.

就見他提著一個大袋子,隨手往一個鋪位上一放,在屋子里好奇的轉圈圈.

生舍里很簡單,尤其是這個預備班,臨時辟出來的好多生舍,原本優秀的學生,有兩人間,特殊身份的還有一人間,可是預備班的學生就只能住四人間,而且空間並不大.

里面除了床,就是書桌,床底下有箱子,可以放東西.

"你來的好早啊,都已經鋪好床了,連申學宮的衣服都穿好了啊."神佑左看右看,實在簡陋沒有東西看,就看向了那個鋪床的同學,有些好奇的道.

"我原本就是申學宮的學生,只是臨時調到預備班的."曹九解釋道.

"原來是學長,我叫鹿神佑,學長可以喊我小佑或阿佑."

曹九專心的做事,除了第一眼,沒有再看那少年.

可是聽到他自報姓名,卻是愣住了.

神佑麼……

仿若想起了一段久遠的記憶.

封藏的記憶.

他繼續整理東西.

只是拿著被子抖的手,似乎也在顫抖.

有一種情緒,不能被碰觸,不能被提及,心里就像是藏著一座火山一樣,不停的在噴湧.

神佑見對方比較悶,似乎不想說話了,也沒有叨叨的搶著說話.

哥哥們每日嘮叨她,她聽的也挺辛苦的,所以她急忙忙的要自己找生舍.

好不容易能獨立,她也是很激動的.

她選了靠窗戶的位置,乾淨明亮.

四張床是並列的,床中間可以走一個人.

神佑雖然嬌慣,但是這些基礎的事情也都是會做的.

她正准備鋪床的時候,生舍又有人來了.

"曹九,你居然也在這個生舍,晦氣."一個有些尖的聲音傳來.

神佑抬頭,看到一個穿著十分華麗的少年走了進來.

很是震撼.

神佑打小就喜歡亮晶晶的亮亮的東西,眼前這個男子,渾身上下,衣服上的花紋是花花綠綠的,頭上手上,戴滿了東西.

手上光鐲子就好幾個.

全身上下都寫著,我很有錢這幾個字.

神佑看呆了,還能這樣打扮啊.

曹九抬頭,看到來人,眉頭微微皺了皺,他認識眼前的人,是自己原本的同窗盧生浩的弟弟,盧生香.

他幫盧生浩送了幾次信,所以認得此人.

實際上他知道盧生浩本不必要讓自己送信,只是為了羞辱自己,曹九並不在意,給他錢他就干活,給誰干都一樣,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就是一個奴仆之子,就算是脫籍的奴仆,在這些人眼中也還是奴仆.

盧生香喊了一句晦氣,卻依舊往里走,畢竟申學宮規矩還是挺嚴格的,不能隨意換生舍.

他走進來,才發現,里面還有一人.

正在靠窗的鋪位整理床.

盧生香只是看見背影,走進來的時候,正好那個整理床的少年轉頭看自己.

盧生香看了一眼,頓時愣住了.

"臥槽,還有人長的我哥好看."

他哥哥盧生浩算是申學宮里的明星人物了,排名前二十不說,容貌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好,每次他跟哥哥出門,哥哥都會收到一堆的花,讓他羨慕不已.

可惜他學識松散,考不上申學宮,這次終于有機會了,申學宮開了個預備班,家里花了大價錢把他弄進來了.

以後也是可以頂著申學宮學子的身份出去了,他自認自己不比兄長差,再去風月樓,肯定特有面子,那些娘子就喜歡申學宮的學子,看到申學宮的學子,眼神都比平時亮.

神佑覺得此人說話粗俗,不過並不驚訝,她在白骨山上,聽過比這粗俗百倍的話,就是好奇,原來申城也有人這樣說話,她還以為申城人說話都文縐縐的,很有禮貌的.

"那誰,你把你的位置讓給我,我要靠窗的床."

盧生香見對方容貌不俗,可是卻沒有一點印象,那就一定是外來的.

他祖父盧執照是戶部尚書,管天下的錢袋子,朝廷重臣,他是正經的官三代,對外來的人,自然不用在意.

開口就是一副指使的語氣.

神佑挑眉問道:"為何?"

盧生香得意的道:"因為我哥是盧生浩."

神佑皺眉道:"你有幾個哥哥?"

"一個啊."盧生香有點莫名其妙.

"我有三個哥哥."神佑乍出了三根指頭,粉粉的.

"哥哥多有什麼用,我哥他可是申學宮甲班第一."盧生香雖然不太喜歡自己那親哥,可是不妨礙他在外頭炫耀.

"我有三個哥哥,而且我哥哥以後是預備班第一,你懂?"神佑翻了個小白眼.

往常洛無量很喜歡這個動作.

小家伙跟著姨姨,習慣學的個十成十.

翻小白眼翻的很有神韻.

若是小女子的模樣,則是嬌俏可愛了.

可是現在神佑是個少年郎,那鄙視的感覺也是十足十的.

盧生香只覺得被這一眼看的,心砰砰跳,面子卻抹不下來.

而且看對方細胳膊細腿的,比自己還瘦,臉還白.

盧生香在家就是嬌慣的小霸王,第一次來申學宮,沒有帶家仆,拼哥哥沒有拼成功,吵架吵輸了,一時間惱羞成怒.

伸手就去拽神佑的包袱,想動手把她的包袱提走.

提的時候還納悶,這個少年的包袱還有一條花繩,還挺好看的.

結果手剛剛抓住那繩子,發現繩子居然會動,哪里是什麼花繩,居然是一條花蛇.

冒著腦袋從包袱里探出來.

盧生香尖叫一聲:"啊!"

不停的甩手.

那蛇被他甩到了床鋪上.

開始兩人說話,像是小孩子斗嘴,曹九也沒有管,沒有想到,一下子就聽到那盧生浩的弟弟跟殺豬一般的叫聲傳來.

再看他一下子躥到自己身邊,喊道:"有長蟲,長蟲."

神佑把蛇撿回來,放到了自己床鋪上,再白了一眼他道:"這有什麼害怕的,我家里還有一條白娘子,比這條大幾十倍呢,下次我帶你看."

盧生香看到小蛇已經要崩潰了,他一個京城公子哥怎麼會接觸到這個,聽到還有一條比這個大幾十倍的,瞬間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往外跑.

神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