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相約
g,更新快,無彈窗,!

家長們再不舍,都被擋到了山門外.

殷華就是如此.

看著自己的侄子,頭都不回的往申學宮里沖,他一臉蒙圈.

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身邊居然站著小公主.

倒是把蒙圈的殷華嚇一跳.

連忙有些慌亂的跟公主行禮.

他也是書生,一身書生打扮,自然是行書生禮.

殷華不至于看到一個小公主就驚慌,只是沒有想到剛剛還萬人矚目的公主,什麼時候到自己身邊了,悄無聲息的,把他嚇一跳.

他行禮的時候看了公主一眼,容貌秀麗,儀態端莊,臉上笑容甜美,倒是一副好容貌,再加上那詩才和各種奇思妙想的智慧,的確是不俗.

殷華在女子面前,天然像個開屏的孔雀,無論是學識還是風度都是沒的說的.

而且熙國皇權弱,殷家在熙國地位極高,王公大臣之女,他也見了不少,很是熟悉這些女子的喜好,對公主也不像別人那樣內心恭敬.

就是公主年紀比較小,跟自己侄子一般大,但是明顯乖巧不少,自己那侄子比起來,簡直就是無敵熊孩子.

同樣是小孩,怎麼差那麼多.

都說女子成熟早,也不知殷雄以後會找一個怎麼樣的女子,愁人啊……

小公主看著面前的男子,眼神乾淨又憂郁,陽光照在他臉上,五官筆挺,黑發利落,身上有淡淡的香氣,味道很淡,不像是申國男子這邊這種甜膩風的香,而是有一些墨香,也有些微甜.

他對他侄子也特別好,照顧孩子照顧的非常好.

他看著就賞心悅目.

小公主只覺得心跳"砰砰砰"的加快.

小公主不是一個拘束內向的人,她大大方方的問道:"這附近有一座廟,香火不錯,殷兄可願隨行."

她本來想說申學宮的,可是申學宮里愛慕自己的學子太多,她進去的話,不太方便.

殷華倒是微微一愣,邀請他同游的小娘子很多,他沒有想到申國公主居然也會邀請自己.

他大大方方的點頭,又適度的表現出一份驚喜.

陽光明媚,石階整齊,廟宇鍾聲悠揚.

小公主年紀雖不大,卻沒有普遍貴女的毛病,身體還不錯,每日行走鍛煉,爬這一段石階並不吃力,相反還能和殷華侃侃而談.

殷華商人家出身,言行和申國人相比,要開放很多,可是卻很合小公主的胃口,兩人相談甚歡.

殷華也是有些驚訝,小公主真的是很博學,但是對一些典故什麼的反而並不熟悉,不像她,殷華想起自己在蠻荒草原遇到的那個戴面具的女子,自己說的什麼典故,都被她拆穿了.

公主很博學,可是自己又不小心說錯了典故,公主卻沒有拆穿或者說沒有發現?

但是公主的很多看法,倒是令他耳目一新,比如說彩票,彙聚民眾的財富,簡直了.

他一個商人之家的人,都沒有想到這樣好的點子.

"公主的才能實在是讓殷華拜服."殷華大大方方的行了個禮.

寬大的袖子,白皙的面龐,標准的動作,殷華行禮也極其好看.

"子月哥,你可以不用喊我公主的,喊我伊仁好了."公主笑嘻嘻的道.

子月是殷華的字,互相叫字的話,是更親近的表現.

殷華其實有些別扭,不過有些貴女就是喜歡喊人字,實際上他的字,平時很少用,他又不讀書不做官.

"子月哥,你怎麼不去申學啊?你的學識也很好呢."小公主好奇的問道.

殷華搖了搖頭道:"我志不在此,我的目標是做盡天下人的生意,不論國界,不論種族."

公主伊仁聽了,反而很認同的點頭,並沒有嘲笑他.

這個目標很不錯呢.

這讓殷華還挺意外的,這個申國公主也挺有意思的.

和想象中的不同.

"子月哥已經成婚了嗎?"公主雖然已經知道了他是單身,不過還是自己問了一遍.

"未曾,我生性跳脫,喜歡走遍名山大川,我想尋一個志同道合的女子,否則,也是對他人的不負責."殷華知道,女孩一般問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

肯定是對自己有意思,這個問題,他被問了無數次了,早就總結出答案.

女子都喜歡聽一個男子專一癡情的答案.

只是這申國公主太小了,倒是讓殷華有點不自在.

不過又有點沾沾自喜,自己真是魅力無雙,居然連申國小公主都吸引了.

上回在學士樓,他只是想教教自己那死腦筋的侄子,沒有想到有這樣的意外收獲.

公主伊顯然很滿意這個答案.

"共闖江湖,共舞一曲,很是快哉."她甜甜的笑道,臉上有著向往.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

小公主覺得意猶未盡,雖然申國也算是開放了,可是也不好再約見面的時候.

兩人這樣逛一下午的廟宇,已經算是出格了吧.

若是母後知道,還不知道會怎麼嘮叨自己.

小公主面色緋紅,坐在車廂里,滿面都是幸福的感覺.

又有點小緊張,她覺得她母後變得性格陰沉沉的,不知道為何,或許宮里的女子都會這樣吧.

想到殷華的夢想是做天下人的生意,游遍天下名川大山,她又一陣開心,這也是她的夢想,她不願意把自己拘束在皇宮里,皇宮再華麗,只是一個漂亮的籠牢.

像她的母後,多好的一個女子,生生被皇宮拘束的怪異了.

她的目光覺得不會是一個小小的內宅後院,她要走很遠,看很廣,才不枉再活一世.

小公主身邊的宮女冬施看著公主的表情,她沉默的坐在一邊,若有所思.

看著公主手里還不自覺的捏著那幾顆珍珠,小冬施的頭更低了.

申學宮里,曹九搬進了新宿舍.

戊間五舍,他是老生,也算是有特權,可以優先選一個床位.

一般人都會選里頭靠窗的,景致好.

可是他選了靠門的床位.

因為他要勤工儉學,做很多事,為了不吵到別人,選靠門的方便一些.

他正低著頭整理床鋪呢,一群學生浩浩蕩蕩的過來了.

聽聲音很是熱鬧.

"哇,這就是生舍啊,好破啊."

"對啊,這里居然沒有種蘭花,君子配蘭花才好啊."

"不對,竹林才好."

"沒有仆役,我要怎麼鋪床,床是弄好的嗎?"

"我連穿衣都夠嗆,哎,我爹一定要我來,不來就打斷我的腿……"

聽著這些不著調的言語,曹九那丑八怪一樣的臉,揚起了一點點懷念的笑容.

當年,他來申學的時候,似乎也這樣.

不過來了這麼多紈绔,說明他賺錢的機會更多了,他的動作更利落的一些.

"咚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

門是開著的,對方是禮貌的敲了門.

曹九回頭,就看到門口,站著一個少年.

一身白衣,一臉笑容,溫暖的像是夏天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