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分宿舍
g,更新快,無彈窗,!

去申學宮的道路上,馬車堵的嚴嚴實實的.

不少人只好下來步行了.

不過堵的嚴實,也只是相對而言.

若是有超級大人物出現,還是能騰出一條道的.

公主的車架就很順暢,一路暢通.

小公主說了今天要去申學宮預備班開學典禮露面的,自然不會食言.

在小公主車架後面,跟著一輛華麗的馬車,借著小公主的光,也是一路暢通.

那車架不是別人,正是殷雄叔侄.

原本殷雄看到那麼多車堵著,正暗自高興,說不定堵啊堵,就錯過了開學日,申學宮聽說很嚴格的,第一天報名都沒有趕上,肯定不讓進學了.

之前就有過這樣的例子.

一個學子沒有趕上開學日,苦苦哀求.

申學宮的回應是:每個人都自己的言行負責,你不能按時到達,不管什麼緣故,說明你預估不足,對自己不負責.

那學子也心服口服,第二年又考了,重新考進申學.

殷雄正在竊喜的時候,卻不想自己的車架居然能遇上公主的車架.

不是說申國皇權威嚴嗎?怎麼公主這麼平易近人.

遇上讓開也就算了,居然還來相問,一起去申學宮.

可憐的殷雄,看著擁擠的車道,紛紛讓開,他一路暢通的到了申學宮.

白白浪費他早上為了想遲到,破天荒的起來打扮又打扮的時間了.

殷華也沒有想到,申國公主居然這麼客氣,聽說自己走後,還有人來打探自己,殷華心中有股小驕傲,莫非自己的名號已經響到了申國公主都青睞的地步了嗎?

他完全沒有想到,是自己的容貌作風會吸引了申國公主,畢竟自己比小公主大很多.

雖然他擅長調戲娘子,可是對公主那麼小的小姑娘,也真沒有想過要干嘛.

殷華在外向來臭屁,尤其是在女子面前,表現的是可圈可點,風儀無雙,聲音好聽清脆,客氣的跟公主的婢女道謝,並且隨手就幾顆漂亮的珍珠打賞.

公主伊仁看到珍珠並不驚訝,在她曾經,珍珠不算什麼貴重的東西,不過在這個時候,珍珠是極其珍貴稀少的.

宮女冬施拿著珍珠十分開心,自己只是去說一句話,就得了幾顆珍珠,珍珠可是珍貴的東西,金銀都輕易買不到.

冬施激動歸激動,卻還是要把珠子交出來,給公主.

要是往日,公主只是看一眼,就會賞賜給自己的,只是例行慣例而已.

這一次,冬施失算了,公主居然把珍珠收起來,隨手打賞自己幾個精致的銀裸子.

雖然按價值來說,公主的銀裸子也不便宜了,可是珍珠卻是更稀有.

冬施低著頭,有些不悅,還噘嘴了.

一旁的宮女見了,心驚膽戰,卻也不敢說,因為公主莫名很信任這個她救回來的女子.

一路上,公主手里拋著那幾顆珍珠玩,公主的手粉白粉白的,那珠子也潤光瑩瑩,兩相碰觸,很是好看.

終于,到了申學宮門了.

即便公主,也是要下車的.

這是申國開國就留下的規矩了.

公主伊仁從車架上下來,立刻有無數書生大喊,如麥浪一般的聲音.

"公主,公主,公主……"

華美的長裙,華麗的頭冠,無可挑剔的禮儀.

小公主站在申學宮門前,引得人頭攢動,一些書生激動的甚至不知道說什麼好.

都想著能看到公主一眼,可是又不想在公主面前失了風度,只能安耐住激動,有序的在人群當中.

而殷雄被自家二叔拽著下車.

今天早上為了拖延時間,他換了一早上的衣服,最終實在沒得換了,最後換了一套薄薄的淡粉的長袍,一看就是他娘親給他准備的,面紅齒白的,穿的像是娘子一般.

時下男子都喜好打扮,像他這樣的是正常的,還有的男生會在頭上戴花,身上抹香粉的.

殷雄一身別扭,被二叔抓著手下車了.

"二叔,我保證我不會跑,你能不能松開我的手,兩個男子拉手很奇怪啊."殷雄臉紅了,他因為皮膚白,臉天生就容易紅.

殷華卻擔心自己侄子又出幺蛾子,堅決不放手,並且道:"不奇怪,你看那邊,不就有兩個少年拉著手嗎?"

殷雄被二叔說的好奇望去.

卻是整個人都頓住了.

那手拉手的不是別人,正是阿鹿拉著妹妹神佑的手去報名.

神佑今天穿了一身白衣,亭亭玉立,眉毛特意被畫的更粗了,臉上笑容亮亮的,身上幾乎沒有什麼配飾,就一條腰帶,紮的腰細細的.

她長高了.

頭上不是小揪揪,那亂亂的頭發,柔順的披在肩頭.

額前還是有美人尖.

她在跟身邊的人說話,眉眼都是活的.

殷雄只覺得這一刻,他想感激漫天神佛.

感謝爹娘逼他來上申學.

感謝二叔一路看著他.

甚至感謝那礙眼的小公主,讓他沒有早一步,也沒有遲一步,剛剛好的,遇上了神佑.

人太多了.

公主來了,所有人似乎都激動不已.

殷雄沒有掙脫開二叔的手,不過看到神佑進了申學,他就覺得一切圓滿了.

甚至激動的開始看自己的衣衫對不對.

鞋子對不對.

發型對不對.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真的是二叔的親侄子,跟二叔其實一模一樣臭美的.

殷華這一刻有些崩潰,帶小孩實在是太辛苦,前一刻還各種折騰的侄子,這會子跟一個石人一樣,站著傻笑,他牽著侄子的手,都覺得丟臉.

不過在外頭,他也不好表現出來,還是一副敦敦爾雅的書生模樣.

公主伊仁雖然接受著眾人的矚目,不過她的余光還是一直看著殷華.

見他居然沒有像眾人一樣注視著自己,而是牽著他的小侄子,兩人在說什麼.

公主伊仁有些郁悶,不過臉上還是保持著無可挑剔的笑容.

"二叔,快,我要報名,我要上申學,我住哪個生舍,你給我安排好了嗎?"殷雄忽然激動的道.

殷華目瞪口呆,這小孩什麼毛病.

不過想去上學總比不想去上好.

"早給你報好名了,你住的生舍在戊間三舍,你的舍友是什麼人,還沒有打聽出來,等你進去了就知道."

神佑和哥哥們報好名,領到了住宿表格和鑰匙.

阿鹿看到自己的表格上寫著戊間三舍,而妹妹的表格上寫的是戊間五舍,臉上的表情極其嚴肅.

雖然早知道這樣,也有了心理准備,可是還是很糾結.

阿尋看到自己的表格上寫的是戊間十舍,更是一陣失望.

而小五看著自己上面寫的是戌間五舍,拍著胸脯道:"鹿哥,沒關系,有我在,我保護小佑."

阿尋瞄了一眼,捂著臉到:"五哥,你那是戊戌的戌,不是戊,你壓根就不在這個區."

小五再看看自己的表格,好像里頭是多了一點,有點赧然……

旁邊的學生聽到,面露恥笑,果然是預備班的學生,居然連字都會認錯,實在太丟人.

這時候胖噠唐希擠上來,揮舞著手中的表格,激動的道:"鹿哥,我和你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