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開學日
g,更新快,無彈窗,!

昨日霜凍,今日大晴.

申學宮的天相學科的先生陳樂捐,昨日還憂心忡忡,今日看到天氣放晴,一早就趕緊出門,弓著腰,把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樹木都挨個看一遍.

倒不是陳先生喜好花草.

而是從花草能看出很多節氣的問題.

比如霜凍要是過多,連續幾天,他院子里的花草恐怕都活不下來.

他院子里精心照顧的花草都不能活,那百姓種的糧食就更不容易了.

為此就有可能有天災,需要及早防范.

申國之所以強大,申學之所以地位高,就有這樣一條,申學的先生是可以跟皇上建言的.

等同于能參加國事.

昨日的霜凍十分嚴重,陳先生本來以為今年收成鐵定會被影響,卻不想今日天氣就放晴了,而且早上也沒有霜凍.

今日的陽光極好.

不是那種極其烈的陽光,是那種和煦的暖.

昨日被霜凍打彎的樹葉,今日在陽光普照下,又一點點的起來了.

而且生機勃勃.

陳樂捐看的喜笑顏開,連早飯都顧不上吃.

陳結余路過他的院子的時候,看到他還撅著屁股看花草,打了聲招呼.

"樂捐,你又廢寢忘食了,今日可是預備班開學的日子,你這會子不去吃飯,晚點就沒飯食了."陳結余跟他同姓,兩人雖然不是親戚,但是關系挺不錯.

陳結余喜歡這個專注學問的先生.

陳樂娟也挺喜歡這個骨氣凜然的學監.

兩人結伴去食肆用餐.

今日申學宮也是一片生機勃勃.

雖說是預備班並不受重視,還有一個學生因為被選調進預備班,大鬧了一場惹了笑話.

可是預備班畢竟是有他國學生來的班級,申學宮就是為了展示申國的風采也要隆重一些.

更何況,聽說小公主也會前來.

更是讓全校先生學子激動不已.

申學宮一年兩次收學生,一次是冬季,一次是夏季.

時下,春種秋收,都是極其忙碌的時候,冬夏反而清閑一些.

申國文化發展的好,也極其重視農耕,申國土地肥沃,耕種讀書之家是很受尊敬的.

一大早,申學宮門口就很熱鬧.

這一次招收的雖然是預備班,但是來的人反而更多了.

因為預備班可操作比正式班級多多了.

家里那些不成器的子弟,平時就算給再多錢,申學宮也不會收的,畢竟人家是君子,愛錢也要看人的.

只有積蓄力量把家里最優秀的子弟送進申學宮.

這是各大家族默認的規矩了.

可是這一次,開的是預備班.

誰家沒有一兩個特別寶貝,特別不成器的幺子,庶子,還不趁機送進來,要等到什麼時候?

況且自家孩子再不成器,也比那些小國蠻荒出來的人好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各家都摩拳擦掌,很是比拼了一翻,今日是終于塵埃落定了.

要把家里不成器的犬子送來申學宮.

至于預備班一年後還要考試?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反正眼前,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先把孩子送進來.

由于送的是家里不成器的孩子,不成器自然是有理由的.

紈绔子弟,闖禍打架,一般這種熊孩子,背後都有熊家長站著.

所以今天開學,比往日熱鬧許多.

熊家長排場不是一般的大.

幾乎把申學宮的山門都給堵住了.

小和尚今天沒有去打水,師父說水缸的水滿了,不讓他去打水了.

讓他安心念經.

小和尚很是聽話,乖乖念經了.

只是聽著人聲鼎沸的感覺,經文都有些困乏了,好想去看一看啊.

申學宮雖然對本次預備班收學生開了個口子,可是管理還是很嚴格的.

家長們一律擋在了申學宮外頭,只准許學生進入.

這些紈绔子弟,進了預備班,也算是申學宮的學生,要遵守申學宮的規矩,住宿舍,一周一日沐休,不准帶仆役,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家長們都是說好的,自然不會反對,不過在申學宮門口,很是表演了一翻生離死別.

門口一個一身珠玉的老太太,抱著一個小少年,哭的淚眼婆娑,一口一句我的心肝哎,我的寶貝哎,看的人目瞪口呆.

那是徐太君家的嫡孫.徐太君說起來,按輩分,是當今皇帝的表姑,當今皇帝長輩都死的差不多了,表姑也算是難得剩下來的長輩之一了.

徐太君寵溺孫子的要死,當年就喊話說她的嫡孫天資聰慧,非申學宮不上,可惜考了多年,申學宮壓根考不上,徐太君又看不上其他學校,干脆請了先生在家里教,說是教學,大半都在頑,今日頭疼,明日腳疼.

這會子,弄進了申學的預備班,老太君親自來相送不說,抱著不撒手,咋一看還以為是白發人送黑黑發人了.

神佑一行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個場景.

申學宮門口,一個老太太抱著一個少年抹淚,哭的那個慘哪.

神佑原本覺得要住宿,沒有零食,還要每天讀書,七天才能休息一天,很可怕.

可是看著這哭嚎的老太太,又覺得很好笑.

那少年被老太太抱著哭,原本是很習慣的,可是左右忽然多了很多差不多的少年,一副看熱鬧的模樣,他也有點不自在了.

"祖母,別哭了,我再上三天就沐休了,到時候我就回去看您."少年臉漲紅的道.

"我怎麼能不哭,你長這麼大,都沒有離開過祖母,祖母擔心啊,你就是祖母的心肝啊……"

眼看著徐老太君很快又要數落念叨一長串了,終于有個中年男子,看不下去,低著頭,上前,把自家老母給勸走了.

連拉帶拽,才把老太太拉走.

少年看著父親拉扯著祖母,眼睛通紅.

神佑正在一邊跟小胖噠吃糖看熱鬧,冷不丁,熱鬧就結束了.

老太太被拖走了,囧囧的少年一個人孤零零的站著,有些可憐的模樣.

神佑隨手遞過去一顆糖,問道:"吃嗎?"

少年看著神佑手里的糖,猶豫了又猶豫,搖了搖頭:"不吃,我祖母說別人的東西,有可能有毒,不能亂吃."

神佑:……

阿鹿難得看到妹妹吃癟,笑了.

每次看到妹妹在山上都是用零食賄賂所有人,無往不利,喜歡分零食這習慣到哪都改不了.

"走啦,快去報名."阿鹿過來把神佑給拽走了.

神佑牽著哥哥的手,一臉納悶道:"哥,我居然發現他祖母說的好像也有道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