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殷雄歸來
g,更新快,無彈窗,!

蝴蝶絲的衣衫重新修補好了.

月牙白的顏色.

絲滑的觸感.

細密的花朵.

擺在那就像是一件極貴極貴的衣衫.

事實上也是真的很貴.

光就是修補這件衣衫的袖子,都費了幾個織工.

還是大師級的織工.

尋常人還織不好.

蝴蝶絲也是極其難找,還要顏色相近.

反正這一件衣裳,可以看出殷家是真的富可敵國.

不過殷華看到自己這修補好的蝴蝶絲衣衫並不太開心.

因為他好不容易回到熙國,居然還要去申國.

而且之前他發誓,以後再也不跟自家那狗侄子殷雄出門,一路鬧死他了.

可是這次,他居然還是要和他侄子出門.

因為大哥忽然決定要讓殷雄去申學宮上學.

大哥雖然對他極好,但是也極其嚴肅,他做的決定,是不可更改的.

所以他只好再次當奶娘,送殷雄去上學.

這次再沒有繞大圈,從運河繞去蠻荒了.

也因為時間比較緊張,直接坐的馬車.

不過當殷華到馬車上,看到被綁的像蠶繭一樣的侄子,簡直是一臉無語.

"讓你去上學是為了你好,你大哥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已經獨當一面了,你還懵懵懂懂,啥都不懂."馬車離開了瑾州許久,殷華才給自己侄子解繩子,一邊解,一邊開解.

"我又不是大哥,我志向不在此,為何要跟大哥比."殷雄氣呼呼的,但是也沒有再掙紮了,一路掙紮的沒力氣了.

殷華看著自己這傻侄子,實在是無語,他大哥殷祥是庶子,卻樣樣出色,經商待人接物都極老練,照這樣下去,以後殷家誰做主還不一定呢.

也難怪大嫂著急,要把這傻子送去申學.

在家里,殷祥哄著他玩,隨便就哄走了,而且他極其容易相信人,根本一點芥蒂都沒有.

"反正都已經出瑾州了,你想回也回不去,你去申學宮,至少是在申國,說不定還能遇到你天天念叨的神佑呢."

殷雄靠在馬車上,眼珠子骨溜溜的轉,這麼一說好像也是,自己到了申國,趁機跑去蠻荒草原,方便多了,接著一路倒是順從.

不過殷華是誰,這侄子屁股翹翹,他就知道他要出什麼主意,一路看的緊緊的,壓根沒有給機會.

他准備直接送侄子去申城,然後繩子一綁,丟進申學宮,聽說申學宮管的極其嚴格,平日根本跑不出來.

丟進了申學宮,他的任務也算是圓滿結束了.

一路打算逃跑的殷雄同學,有一次險些成功,也不算是成功,只是他差一點被人販子賣到了南風館去,因為他容貌俊秀.

好在殷家的家仆給力,把他救回來了.

之後一路就安分許多了.

等到小家伙安分下來,懦懦不說話,殷華又不習慣了.

"你不要擔心,反正你先去申學宮,那邊很安全,而且你爹也要我鍛煉一下,我應該一直都會在申城,你有事隨時都可以找二叔的."

勸說了半天,這家伙都低著頭.

殷華發現這家伙居然在哭.

低著頭,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他推他面前的糕點都打濕了.

一下子愧疚不已.

他其實一直都有讓家仆跟著這家伙,就因為他老跑,所以想讓他吃吃苦頭,所以即使看到他被擄,也沒有第一時間出手,直到這小家伙吃了點苦頭,才讓人救下他.

"你不是說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嗎?哭什麼?你不是好好的."殷華是吃軟不吃硬的.

小家伙鬧騰,他干脆用繩子綁了.

小家伙不鬧騰,哭的稀里嘩啦的,他反而束手無策了.

伸手想抱抱他,又覺得抱一個男孩,實在是矯情.

殷雄哭夠了,哭到了後頭,淚眼婆娑的抬頭道:"二叔,我問了他們說見過頭上有一個小揪揪的女孩,我才跟他們走的,你說神佑,會不會被他們抓走了?二叔,要是我也被抓走,我就能救神佑了,二叔你為什麼不晚一點救我,明明我馬上就要到了."

殷雄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看著二叔殷華.

殷華一臉懵逼.

看著自家侄子一臉控訴的看著自己,氣的他牙疼.

跳起來就想對他一頓胖揍.

然後他真的跳起來了,不過沒有揍過自家侄子,兩人在馬車里扭打成一團,最終以殷華挨了一拳,他撕扯爛殷雄的衣服結束,叔侄兩氣喘噓噓的躺馬車車廂地上.

"你他娘的,我是你叔,下手這麼狠."殷華齜牙咧嘴的喊道,想到自己這個長的漂亮的侄子,每日不愛讀書,卻對各種武術很感興趣,天天練習,自己還以為他瞎練的,力氣這麼大.

殷雄則是一臉鄙視的看著自己叔叔.

"男子漢打架還撕衣服撓臉扯頭發,我鄙視你."

他要不是護著臉,臉都被撓花了,雖然不是很在乎臉面帥不帥,可是也不想頂著一張花臉.

殷華被說的有點臉紅,他自己沒有親自參與過打架,倒是有見過那些女人為了他打架的,不自覺就學了,轉移話題道:"那你明知道我派人保護你,還裝作不知道,害我擔心."

"我又不蠢,要不是知道有人跟著,我怎麼會傻乎乎跟他們走."殷雄又鄙視的看了一眼二叔,轉頭不再看他.

干脆的出馬車廂,在外頭駕車吹風,不想和二叔一個車廂,丟人.

車廂里的殷華被小屁孩那鄙視的眼神刺激個半死,他堂堂熙國四大公子,倫為奶娘不說,還要被小屁孩鄙視,真是氣死他了.

兩人一路鬧騰,申城終于到了.

殷華又恢複了一身臭屁的風流書生裝扮,殷雄也沒有再鬧騰,他其實是個粗中有細,很聰明的人,雖然平日愛好武學打打殺殺的,可是畢竟是殷家人,腦子里天然的算計聰明還是不自覺的就有.

知道反抗不了,他就想等他再厲害了一些再反抗.

殷華出行,很喜歡排場.

申城也有他們殷家的產業.

幾乎是他一進申城,就有人飛奔著去給公主彙報了.

公主正在母後的昭和宮里,逗弄那小皇子.

"母後,他好像很乖啊,都不吵鬧,也不哭,喂的東西就吃了."小公主有些歡喜的道,看得出來,她挺喜歡孩子的.

小昭後坐的遠一些,看著孩子,眉頭微皺,只要想起來,荊皇,也有一個這麼大的孩子,她就厭惡.

不過聽說荊國皇後薄,身體不太好了,她又覺得暢快.

熬啊熬,終于有一日,能熬出頭.

只要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