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調班
g,更新快,無彈窗,!

昨日天氣大晴,今日一早,卻極冷,樹葉上都結了霜凍了.

申學的學生天一亮,還要起來晨練.

這樣冷的天,往日總有三四個學生偷懶賴床,找借口請假.

今天這樣冷的時候,居然全都出席了,沒有找借口偷懶的.

教習看著隊伍,很是驚訝.

申學宮是住宿制度,進了申學之後,就必須住在學校.

由申學宮統一提供食宿.

算是一個比較公平的制度.

這也是當今天下人都十分推崇申學的緣故.

無論是貧窮還是富裕,在申學宮里受到的教育都是一樣的,食宿也是一樣的.

這在其他國很難做到.

當然實際上,也並不一樣.

申學宮里也是有競爭的,學習特別出色的學生,往往能受到優待,住更好的宿舍,吃更好的食物.

還有一種就是家里條件特別好的,申學宮不是慈善機構,純粹靠國家供養,是不可能做成如今這樣.

申學宮更大一部分收入來源是那些學生家長捐助的.

當然這個一般不拿到明面上來說,已經是默認的規矩了.

申國一些大家族常常會收到助學之家的牌匾,如果有這樣的牌匾,家族里,送幾個子弟去申學就變得容易多了,甚至享有減分的政策.

這個牌匾用的是大量的金錢換來的,比如給申學宮建學堂樓,住宿樓,提供膳食衣衫.

這樣一個申學宮,雖然還有很大的不公平,可是在當今天下,已經是相對比較公平的地方了.

申學的學子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讀書,也並不是呆如溫室的花朵.

就像此刻,大家都知道要來出席早鍛煉,好好表現.

因為他們都收到消息,申學宮將要選調一些學生到預備班里去.

預備班收的學生都是不用考試直接入學的,就比如洛夫人的幾個侄子,純粹就是靠裙帶關系,還有就是那些小國的名額,來的誰知道是怎麼樣的歪瓜裂棗.

還有一些家族里原本上不了申學宮的紈绔子弟,也都趁機把孩子弄進預備班.

申國人的榮譽感極強,雖然看不上別國,但是對他國小民卻都很大方,很要面子.

不過真的要和他們一個班級讀書,感覺還是很丟臉的.

申國人天生有優越感,尤其在學習讀書方面,簡直是藐視任何國家.

實際上也是這樣.

申國的詩歌出來,其他國家都是爭相誦讀的,不說別的,就是各國的風月場所,那些會吟誦申國詩歌的妓子,要價都比平常妓子高一倍.

要是再能談論幾篇申國的文章,那就是高級妓子,已經可以到花魁,魁首的地位了,輕易也不見客.

這樣的境況下,要把他們調到預備班去,簡直跟退學一樣恥辱了.

所以大家都積極表現,祈禱自己不要被倒黴的抽到.

做完早鍛煉,講究的學生還去沖了一個澡.

不講究的就直接去吃飯了.

吃完早飯,然後到學堂,開始一天的學習.

曹九是這當中不講究的人的一員.

也不是他不講究,他原本是極其講究的.

作為申國美男子的藍顏少爺,皇後唯一的侄子,他不要太講究,洗澡放一盆花浴的事情他都干過.

那陣子書生公子哥們流行頭上帶花,身上帶香.

他也干過.

頭上戴朵紅花,身上一身香氣.

俊朗的面容,高挑的身材,走出去,哪家長輩不誇贊一聲:好少年.

哪家姑娘不丟過來一個甜膩的媚眼.

只是現在,條件不允許.

申學宮雖然公平,但是還是存在不公平.

各家條件不同,有的人有錢,有的人沒錢.

有錢的人入申學宮交的學費是極高的,沒錢要是考進申學宮的話,必須成績極好,在申學宮榜上有名,只有這樣,申學宮才會發放補助.

但是自己其他的花銷,也是很多的.

曹九一大早鍛煉完,急忙忙的跑著幫那些要洗澡沐浴的同學打包帶飯,可以賺一些錢.

他自己就沒有時間沐浴了,吃飯都要抓緊.

不過現在長成這樣,他也沒有太注意容顏,洗乾淨,香噴噴的,估計還會被同學嘲笑.

只要身上沒有太重的汗味就好.

一朝從大少爺變成奴仆之子,他經曆實在太多.

從開始的憤怒,到現在的麻木習慣.

曹九奔跑著進課堂,收獲了先生,嫌惡的目光一枚,他歉意的笑了笑,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相信大家也聽到預備班的消息了,我們申學宮要成立一個預備班,所以會選調一些學生過去,作為申學宮的學生,你們要拿出申學宮的風度來,你們代表了申學宮的顏面,你們是學長,要帶動那些學生一起進步,接下來我念到的名單的人,收拾准備一下,曹九……重如……吳畫……"

隨著先生一個個念下去,全部念完,沒有被念到名字的人,終于松了一口氣.

曹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的同桌,同情的看著他.

曹九上次考試,考了申學宮第三名,居然也被選進了預備班,什麼先進帶動後進,還不是看關系,還好,他事先讓家里給打點了.

曹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許久才回過神來.

有點意外,又有點意料之中.

他的表情想笑,可是笑的極其難看,更像是哭,緩緩的收拾桌子.

重如沒有想到,這個名單上居然會有他,他雖然成績不算最優秀,也不算最差.

他們重家給申學宮也提供了不少幫助,只是現在……他想到母親最後一次來看自己,告訴自己要小心一些,他平日沒有多大感覺,好像和之前也沒有太大變化,現在卻極其憤怒,他手里緊緊的握成拳,在袖子里,顫抖著.

吳畫同學則是完全懵逼了,當時就大聲喊起來:"先生,為什麼是我,我不去預備班,我爹已經給我准備了錢了,先生我不去預備班."

教習看那學生,重重的拍了一下講堂上厚黑的教學堂木,"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你看看,其他同學,都說了,選調你們去預備班,是先進幫助後進,一年後,統一考試,在哪都一樣."

吳畫卻嚎啕大哭:"不一樣,怎麼會一樣,我爹娘好不容易供我進申學,要是去了預備班,我如何有顏面回去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