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皇子們的日常
g,更新快,無彈窗,!

小胖噠唐希被收拾了一遍之後,反而學乖了.

以前每天只跟著神佑玩,現在發現,連佑哥都要聽鹿哥的,他每天就又顛顛的跟著鹿哥混.

阿鹿他們向來都是你狠我更狠,結果碰到一個這樣會掉眼淚的圓胖子,收拾了一次,見對方也挺乖的,反而不好意思再收拾他了,不知不覺,身後就多了一個跟屁蟲.

不過小胖噠不會去騷擾尋哥,因為尋哥認認真真的看書,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實在是看的他發憷.

他去找尋哥,尋哥會給他布置一篇作業,讓他抄書抄到手腫.

所以一群人當中,小胖噠最害怕的反而是溫柔無害的阿尋.

午後,又吃了一頓蛇肉羹的胖噠,美美的睡著了.

打著小呼嚕,挺著圓鼓鼓的肚子,屋子里暖暖的,窗外陽光明媚,透過窗戶照了進來.

陽光照著他的圓乎乎的大肚子,他跟著那陽光,一點點的從床頭睡到了床尾.

……

午後,申國皇宮.

下朝的皇上,終于還記得自己多了一個皇子.

他是一個矛盾的人,當初想要一個皇子,樂貴人懷孕之後,他是千好萬好.

可是樂貴人因為生孩子死去,他卻居然因此產生了芥蒂.

都不太敢看自己的孩子,甚至下意識的就忘記了.

大概和他的性子有關,沒有得到即將得到的時候,興奮的不成,每日都興致昂揚,激動萬分.

當初一直到這消息,還要昭告天下,與民同樂.

可是到現在,孩子出來了,反而不怎麼管了,連死去的樂貴人和容妃,他都忘卻的極快.

他多情又健忘.

他能記得去昭和宮看自己的皇子,還是大臣提醒的.

因為樂貴人去了,把皇子養在小昭後名下是最名正言順的.

他踏進昭和宮,就看到,陽光明媚,那小小的小孩在搖籃里,搖籃卻不是嶄新的,而是舊的.

他眉頭皺了皺.

坐在搖籃邊的小昭後立刻笑道:"皇上可是怪我不盡心,雖然這搖籃是舊的,這可是伊仁小時候用的,民間講究帶孩子用舊東西,臣妾沒有什麼見識,只是伊仁用的東西,那些大臣命婦每次見到都想求著回去用,那些人都成精一樣厲害,我平日都不舍得給的."

果然,皇上一聽小昭後解釋,立刻就釋然了.

伊仁是天命之人,福佑申國,她用的東西,必然是不錯的.

"阿昭,你辛苦了,朕相信你,你把伊仁教養的極好,平安一定也會教的很好的."皇上說到平安,又忍不住不開心,這名字太平庸了,不霸氣,不過是樂貴人死前的遺願,他也就同意了,可是喊起來的時候總覺得不爽.

皇上被大臣提醒了來看自己的皇兒,小孩子剛出生不久,正好在睡覺,也沒有什麼看頭,還是跟皇後說了一會兒話.

皇上就借口還有要事,就離開了.

陳舊的搖籃的確是伊仁公主用過的,不過真的很舊了,底下都漏風了.

搖籃繈褓里的嬰孩,背後冰涼.

小昭後隨手撥弄著嬰孩嫩嫩的臉蛋,一臉冷漠.

她知道皇上忙著什麼,宮里到處都是她的眼線,就算她不查,也有人來告訴她.

皇上居然想做一個巨大的紙鳶,上面裝上東西,刻了字,准備放到洛夫人面前,想給洛夫人一個驚喜.

這幾日皇上都在搗鼓那個紙鳶,做的極其認真.

紙鳶終于能飛了,而且飛的很高,廢棄的羲和宮里有一個瘋子,抬頭都能看到.

昭和宮那舊搖籃里的孩子,也能看到.

……

午後,荊國皇宮.

陽光很明媚.

荊後的屋子里炭火燒的十分足,外頭的人走進去,身上的衣服都穿不住,只能穿簡單的中衣.

生產過後的荊後像是老了十歲一般,極其怕冷.

並沒有像當初那個太醫說的那樣,說生產是女子第二次生命,能夠通過各種補藥治療荊後薄在囚山虧空的身體.

當初那太醫話說的太滿,現在他的墳頭上長滿了草.

皇上銳,對這樣的皇後,卻沒有一點嫌棄.

他雖然很怕熱,可是每日還是要過來.

進來前,都換身夏日的單衣.

跟身體虛寒的皇後薄不同,他們的孩子卻長的極為健康.

臉圓乎乎的,手胖墩墩的.

看到來人,他就高高舉著手搖晃.

還不會說話,張開嘴,啊啊啊的叫,中氣十足.

皇上銳看到孩子,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過.

也不避嫌,親自抱著孩子,在屋子里轉圈圈,像是尋常百姓家一樣.

每當這時候,薄後就靠在軟榻上,腰上枕著厚厚的軟墊.

這一胎生產過後,她的腰極疼,大部分時候都是靠著的.

在尋常百姓家,這樣的兒媳婦,要被人厭棄死了.

在帝王家,這樣的皇後,估計早在冷宮待著了.

可是皇後薄,她甚至移動床,都是皇上親自抱的,不假他人之手,連太監碰都不行.

外頭陽光很明媚,從窗戶可以看出去.

不過窗戶卻不能打開,因為薄後極其怕冷,一點風都會讓她全身疼痛.

好幾次半夜疼的睡不著,皇上也沒有睡,陪著,給按了大半夜的肩膀和腰,直到她入睡.

皇後薄看著窗外的陽光,看著她強壯的皇兒,看著抱著皇兒的丈夫銳.

她困倦的睡了過去.

昨夜又是一夜未眠的.

皇上哄睡著了兒子,轉頭看皇後已經睡了,身上的毯子,滑落了一半下來.

連胳膊都不受控制的掉落了下來.

皇上銳站在窗前,看著窗外,明媚的陽光,看著看著,眼睛就紅了.

……

午後,陽光明媚.

小廟後院,大和尚露著大胳膊,手里拿著大砂石,在磨一口大鍾.

小和尚蹲在一邊幫忙遞東西.

陽光照著兩個光光頭,亮亮的.

大和尚終究沒有能勸說小公主加入佛門,因為他壓根都沒能靠近小公主,小公主出行,身邊守衛森嚴.

不過因為帶著師弟亂跑,被師傅懲罰,讓他做一口鍾.

因為天人廟,動不動就要接待各種王公貴族,做早課時間很不規律,他們還是覺得自己做一口鍾,嚴格的按照規定來.

小和尚笑嘻嘻的道:"師兄等你把大鍾做好了,我就每天撞鍾,做一天和尚,撞一天大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