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哥哥們的警告
g,更新快,無彈窗,!

天亮了.

山里的早晨還有點涼.

一大早,阿鹿起來,先把小五喊起來,小五再去喊阿尋,他去叫妹妹起床.

結果,一進門,就看妹妹床下卷著的那個小胖子.

阿鹿的臉瞬間就漆黑了.

後面跟來的小五和迷瞪瞪眼的阿尋,眼睛都瞪大了.

這死胖子居然在妹妹的屋子里.

小胖子被阿鹿一腳給踹醒了.

爬著坐了起來,使勁的揉了揉眼睛,看到面前的人,胖子小希莫名的抖了抖.

"鹿哥,五哥,尋哥好."

小胖子有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然後才想起來怎麼回事.

自己昨晚睡到半夜,太害怕了,不知道怎麼的就摸到了佑哥的房間里來了.

然後又被佑哥踹到了床下,在床下睡了一晚上.

此刻,總覺得鹿哥他們的眼神不太好,小胖子與生俱來的警覺中,抱著自己的毯子,迅速麻利的離開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里睡回籠覺.

老太監完全沒有想到,自家小主子會半夜起來.

小主子睡覺的時候,是怎麼弄都不醒的.

這會子他起來過來看小主子,看到主子還在睡覺,安心的去干活了.

神佑睡的比較沉.

不想起來.

看到哥哥們,她縮了縮,滾到床最里頭,把外頭讓給他們.

很小的時候,白骨山上的小木屋,比較簡陋,很冷,四個小孩擠在一張床上也是經常的.

時常睡成了一堆.

隨著年紀見長,洛娘子反複念叨,阿鹿已經開始注意了.

後來他和小五阿尋擠一張床,妹妹卻是有單獨的床的.

現在妹妹大概沒有睡醒,迷迷糊糊的習慣了,以為是山上,縮到了角落,把外頭讓給哥哥們.

看到那空出來的大半的床,阿鹿好氣又好笑.

被胖子氣的,已經煙消云散,心里頭暖的不行.

小五還是有點懵懂,不過妹妹最小,哥哥要保護妹妹,以前他都是保護阿尋的,現在阿尋也長大了,反而是妹妹比較讓人操心.

阿尋則是面容白的發青,顯然是氣的不輕.

阿鹿狠狠心把妹妹揪起來,問了胖子的事情.

神佑一臉迷茫.

"小胖?他半夜跑我床上,我還以為是白娘子呢,看到是他,我一腳把他踹床下去了,他在床下又睡著了."

"以後睡覺要上鎖."阿鹿認真的道.

神佑一邊打了個呵欠,一邊道:"可是哥哥早上來叫我起床,我不想起來開門."

"沒事,你上鎖,我們配鑰匙."阿尋開口道.

小五還有點迷茫,以那小胖子的身手,根本欺負不了妹妹,妹妹從小在山上長大,一個打那小胖子五個,都是妥妥噠,不明白鹿哥和阿尋為何這麼緊張.

不過鹿哥和阿尋一定是對的,他跟著點頭.

神佑看哥哥們這麼隆重,也乖乖的點頭了.

阿鹿還交代了,這事不要跟別人說,洛姨姨也不行.

神佑想到,這事哥哥們都反應這麼大,洛姨姨要是知道,非得嘮叨死自己,舉手發誓不說.

飯後,神佑被洛娘子喊去了.

阿鹿和小五他們熱情的把小胖叫出去一塊玩.

老太監看到自家小主子到了這龍淵山上之後,居然就和對方打成一片了,很是欣慰.

小胖子也有點受寵若驚,平日就是佑哥會搭理他,五哥還好,鹿哥和尋哥對他基本是愛答不理的.

幾人一塊走到了湖邊.

小胖子很是高興,一路蹦蹦跳跳,他也算是有眼色的,知道一行人,是以鹿哥為首的.

"鹿哥,我們來做什麼?"小胖子有點期待的問道.

平日好像只有佑哥是在玩,其他哥哥都比較忙碌,他也好奇他們忙什麼,今天終于帶他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給你看一個有趣的東西."阿鹿一臉平和的道.

小胖子覺得這時候的鹿哥莫名的有點像自己母後,看著溫柔,卻實際很凶的樣子,他下意識的靠近了五哥走.

三個哥哥當中,五哥長的最魁梧強壯,可是小胖子卻覺得五哥是最親切的.

很快就走到了湖邊的另外一邊,離宅子也遠了一些.

阿鹿他們停了下來.

"小希,接下來的場景,你要好好看,並且記住,懂嗎?"阿鹿開口道.

小胖子點了點頭.

就見鹿哥從包里掏出一條蛇,小胖子臉色有點白.

可是緊接著看到鹿哥拿出一把刀,劃拉一下,那條蛇變成了兩段.

小胖子臉煞白了.

可是緊接著就看到五哥拿著他的鐵球,把那兩短蛇砸成了綿綿的碎肉.

小胖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可是卻見到打扮的很一絲不苟的尋哥把那些碎肉收起來,平均的分成了六分,放進了小袋子里.

"以後再讓我們知道你偷溜進阿佑的房間,你的下場就跟這條蛇一樣,懂?"

唇紅齒白的阿尋,微笑著問小胖.

小胖子想到剛剛三個哥哥的做法,卻是忽然嘴扁扁的大哭起來:"哇……"

一邊哭,一邊起身跑了.

留下了阿鹿小五阿尋三個人面面相覷.

他們是窮苦出生,遇到事情從來不會輕易哭的,何況是這樣哭著跑開.

阿鹿:"他干嘛哭了?"

小五:"對啊,男子漢不是不哭的嗎?"

阿尋也是一臉郁悶:"跟個娘們一樣."

阿鹿:"本來就是一條死蛇啊,吃的時候,那小胖子一點都不怕啊."

小五擦拭了一下自己的鐵球,猶豫的道:"是不是我們的動作太凶了,把他嚇到了."

阿尋有些憤恨的道:"說不定是裝的,那胖子太討厭了."

……

小胖子哭著跑開了,跑著跑著就跑到了佑哥跟前.

倒是把神佑嚇一跳,看到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眯縫眼都紅了的小胖子,她擔憂的問道:"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幫你報仇!"

畢竟小胖子是自己的小弟啊,可是第一回有人喊自己佑哥的,而且她問過,小胖子實際還比自己年紀大的.

被自己年紀大的人喊哥哥,還是很能滿足虛榮心的.

小胖子想到佑哥的幾個哥哥,連連搖頭,卻是哭的更凶了,圓圓的鼻子都哭紅了.

神佑沒有安慰人的經驗,皺著眉道:"那你是不是想家了?"

小胖子被這麼一問,瞬間想到了自己的父皇母後,更是嚎啕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點頭.

"那你可以給你家人寫信啊,我家小玉送信很快,可以借你用一下,別哭啦."神佑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安慰道.

小胖子止住了眼淚,整個人還在抽抽,聲音沙啞道:"我回去給我家人寫信了,佑哥,我以後再不偷溜去你房間了,我保證!"

神佑一臉懵逼,什麼和什麼,不過還是對自己的小弟一臉鼓勵的道:"去吧去吧,中午有蛇肉羹吃,很好吃的."

小胖子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滾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