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進入蟒山
g,更新快,無彈窗,!

山里茂密.

樹林里,兩個光頭.

小光頭問:"師兄,你不是不喜歡女施主嗎?為何想要去看公主?"

大光頭道:"女施主天生很麻煩,我是不喜歡,可是公主不一樣,天人廟其他都不好,廟門口那首菩提詩卻是極好,據說那是公主伊仁作的,我覺得那公主深具佛門慧根,一定是一尊好菩薩,我想去問問她,願不願意入我佛門."

小光頭聽了小圓臉抽抽了……

還記得師兄上次想化一個背著鐵鏈球少年入佛門,就被拒絕了.

還念叨了許久.

現在居然想化公主入佛門,肯定是會被拒絕的.

何況他們神廟現在就三個人,生活清苦,每天要做很多事,掃地挑水燒香念經,公主肯定不願意的.

不過師兄一臉熱情,小和尚也不願意打擊師兄的熱情,反正山上甚是無聊,就當下山來玩了.

走了一小段路,小和尚忽然想起來道:"不過師兄,就算是公主願意入佛門,也是去天人廟吧,怎麼會加入我們神廟呢?"

大和尚被小師弟這麼一問,也愣住了.

大手撓了撓光頭.

皺著眉道:"那天人廟像是個假廟,除了老主持還有慧根,其他人都被紅塵蒙蔽了眼,公主伊仁能寫出那樣的菩提詩,應該會選我們神廟吧……"

大和尚越說越沒底氣.

下山的步伐也沒有那麼快了.

他一心想壯大他們神廟佛門.

好不容易看中一個少年,可惜少年不願意,不過那次是時間不夠充足,如果再遇上,他一定要好好跟那少年說道說道.

可惜少年都沒有游說成功,現在看中的公主應該更難了.

他不由得有點泄氣.

"那我們先去看看吧,看情況再說."大和尚有點沒有底氣的道.

小和尚點了點頭,也成.

"對了,師兄,聽說我們有新鄰居了,對面那座蟒山有人住進去了,叫做洛夫人的人,也是蠻荒來的呢."小和尚開口道.

大和尚阿八每天關注對面的天人廟,所以知道天人廟的消息.

小和尚十七每天都偷偷去申學宮聽課,所以聽到了許多八卦.

對面那座山,表面上叫做龍淵,風水極好,實際上卻叫做蟒山,據說山上蟲蛇彙聚,十分可怕.

小和尚對堂堂申學宮的人,居然欺負這樣一個女子,還一口理所當然,很是不解.

外面的世界真正是複雜.

比經文難念多了.

主要聽說那洛夫人是蠻荒來的,小和尚內心深處天然覺得親近,因為他也是蠻荒來的.

而且他在蠻荒還是有朋友的.

那個叫做神佑的小胖姑娘.

不知道她現在好不好,有沒有更胖.

想到這里,他貼身戴著的那個藍色小石頭,都覺得熱了一點.

小神佑當然沒有長的更胖.

她抽枝發芽一般,個子躥的極快,小小年紀,居然都快趕上尋哥哥了.

沒有長胖,圓圓的臉也有了尖下巴,極其好看.

況且還得了白衣少俠的名號,穿著白衣,風度翩翩,很是帥氣.

現在要是回白骨村打聽,說起白骨山小當家,都會當做男兒.

原本神佑很少出去.

又有人刻意混淆,蠻荒的風俗也是男子當家.

大多數人都以為神佑就是男孩.

順當的很.

連陳縣令看到一身男裝打扮的神佑,除了最初有點驚訝,很快就恢複了常態.

這樣也好,雖然申學是有女學的,不過女學弱很多,更像是貴族之家為了女子好出嫁,鍍一遍金.

陳縣令是看不上眼的,他真心覺得神佑十分聰慧,一點不輸男兒.

而且他很期待鹿家幾個少年去申學,給那些坐井觀天的人看看,真正聰慧的人是如何的,省得有心人整天瞎逼逼,說鹿家少年是靠的裙帶關系,甚至故意抹黑了自己要名額這一事.

"陳伯伯,你一早就等在這里了啊,餓不餓,渴不渴?"神佑看到山底下,肩膀都濕漉漉的陳學監,熱情的上前打招呼.

鹿家少年郎,最會讀書的應該是鹿尋,不過陳學監最喜歡的卻是神佑.

或許那次遇險,第一個看到的就是神佑的緣故.

看到她,陳學監心都是軟的.

曾經幾次念叨小神佑,妻子也是極其喜歡她的,還說將來生子,要生一個這樣的.

只是物是人非.

"不餓,早上吃的晚,但是有點渴."陳學監笑道.

神佑從包里掏出小茶壺,倒了一杯紅棗茶,遞了出去.

陳學監接過茶,喝了一口,淡淡的甜味.

又喝了一口.

三口就把這一杯茶喝完了.

以前這一行人,跟他打交道寒暄的都是三當家.

如今三當家走了,這個任務交到了少年阿鹿身上.

"多謝學監大人在此迎接等候,今日我們剛來,就不請大人上山了,等我們安頓好,再請大人到寒舍."阿鹿雙手抱拳道.

陳學監看著山上石頭面上纏著綠綠的苔蘚,時常有沙沙的聲音,還能見到蛇尾滑過,也實在是沒有勇氣這會子跟著上山.

不過還是提醒道:"山上蟲蛇極多,你們可有准備好驅蟲草."

陳學監知道這一行人,實際是極其厲害的,那場荊軍入侵的戰爭,那晚他聽三當家細細的說過,並不是如京城人傳說那樣,荊國因為荊後有孕,臨時撤回了軍隊.

而是真正的打一場戰,死傷無數.

可笑申國人還是一副國泰民安的僥幸.

連申學里,談詩詞的都多過于談戰爭的.

"先生,我們都准備好了,請您放心."鹿尋也跟先生行了個大禮.

陳學監看著他們,想了想,還是沒有離開,准備跟他們一塊上山.

若是有事就離開,真的不算是漢子,上回他冒死進京,卻沒有幫上他們的忙,已經很羞愧了.

而且人群中還有聖國師,還有一個很像宮中人的老仆,陳學監堅定的跟在了隊伍當中.

神佑最先朝上走.

她一腳邁上石階.

左右的蟲蛇居然都嘩啦啦的散開了.

神佑雙腳踏上階梯的時候,一臉驚喜的回頭道:"姨姨,你們快來,這里很好呢,我感覺像是白骨村一樣,很親切."

她蹭蹭蹭往上走,山上的迷霧都一層層散開.

後頭的人也跟著往里走.

果然,這里居然真的跟白骨山上的感覺很像,氣息都很像.

住慣了白骨山,居然覺得像是回到家一般.

而在外頭幾個遠遠看熱鬧的人,看到陳學監居然跟著洛夫人一行人進山了,消失在迷霧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