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龍淵
g,更新快,無彈窗,!

"龍淵麼……"小昭後白里透粉的手,抓著一把小米,隨意的往前一灑.

她在鳳園的時間越來越久.

聽到洛夫人新得的封地在龍淵,沉吟了兩遍.

她這個地位,就算不開口,都有大把的人為她出手.

不過這次,提這個意見的人甚是和她心意.

若是有心觀察的話,就會發現,如今申國的朝廷內,站在小昭後一系的官員,升官升的最快.

"誰出的主意?"小昭後語氣淡淡的問道.

"是一個沒有功名的書生,不過那書生原本就是洛夫人身邊的人,據說那書生本來就愛慕洛夫人,為了洛夫人甘願放棄一身才學在蠻荒,一手建立了呢絨布作坊,這次又跟隨洛夫人回到京城,那座洛府就是這王姓書生置辦的,卻不想,那洛夫人好手段,才進京,就攀上了皇上."中年太監頭低低的,答話卻很詳細,他知道能讓主子開口問,必然是主子感興趣的.

果然,小昭後聽到手下這長長一段,並沒有厭煩.

又隨手抓了一把小米,一點點的灑出去.

朝陽照耀,那些爭食的孔雀的短毛,也色彩斑斕,不看屁股,還算是好看的.

"因愛生恨嗎?男子變心,總是變的極快."小昭後自言自語道.

中年太監知道小昭後並不是在跟自己說話,仍舊低著頭.

"若是順便,提拔一下那人好了,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想出這樣報複的法子,還順利做到了,也算是個人才."小昭後說完,揮了揮手.

中年太監跪拜著後退離開.

陽光照在他背上,他卻不覺得暖.

……

臘月初七.

陽光明媚.

宜搬遷,宜落灶,宜出行.

陳學監一早就在申學宮門口等著了.

其他人表示不諂媚洛夫人並沒有出來.

倒是一些學生,好奇洛夫人的容貌,偷偷出來看.

傳說洛夫人的原名叫做洛傾城,真正是傾城傾國.

據說她進城那日,只是在轎子里露了半面,那些向來眼高于頂的世家子都傻愣住了,導致那天進城的人等的比平時更長時間.

據說皇上只是見她一面,就愛上她了.

更有甚者,大膽的人,說那首佳人詩,更配洛夫人.

洛夫人比小昭後好看很多倍.

申國言論大膽自由,這種言論贊同的人還不少.

否則皇上後宮美女佳麗無數,怎麼會看上一個寡婦,還大膽的封人家為夫人,皇上的心思,簡直是赤裸裸的,路人皆知.

當然也有學子特別反感,因為他們的偶像公主伊,直接斥責洛夫人為妖女,還特意寫了一首打油詩嘲諷洛夫人,所以堅決抵制,不願意出來看.

公主伊在學生中聲望非常高.

所以出來看的那些人,也只是少數,甚至嘴里只是看一個不知廉恥的婦人的意思.

想看看,一個有夫之婦,帶了一堆孩子的女子,如何會迷得當今聖上神魂顛倒.

不過也為小公主伊的緣故,阿鹿他們還沒有上申學,就已經被申學那些正義感爆棚的學子們抵觸了.

他們大多數都是考進去,可是有人居然靠裙帶關系,直接進申學.

都想著等他們來了,要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申學里,新生老生,階級也十分鮮明.

等了許久,還沒有人,學生漸漸散了,只有陳學監,想了想,直接到了龍淵山腳下.

申學宮附近那個小廟,鍾聲悠揚的響起,"咚咚咚",迎合著身後的山泉聲,很是好聽.

涼風習習.

陳學監看著眼前的風景,又美麗又憂慮.

想向前邁一步,看到那草叢里搖晃的蛇尾,他臉色蒼白的又把腿縮回來,退到了階梯下.

……

看好了日曆,特意選的黃道吉日.

這一天,洛娘子帶著一家子離開了梨花街那漂亮的"洛府".

重重的家當自然還是留在了府里.

一行人不多,一輛大馬車就夠了.

不過因為男女區分,加上東西.

就分了三輛馬車.

才來京城,還沒有到申學,就已經把三伯伯給丟了.

神佑有點迷茫.

這樣重要的時刻,三伯伯都沒有來.

那天他說走,就真的走了.

和洛姨姨關系那樣好的三伯伯,走的那樣決絕.

從來不知道哀傷情緒的神佑,莫名有了點哀傷.

不過她還記得自己新認識的小太監.

跟他告別了,收到他送的一袋子肉干.

剛好她也送給對方一袋子肉干.

用肉干換了肉干.

一樣的東西,不一樣的味道.

神佑吃肉干的時候,心情很快就好起來了,她向來不是一個哀秋傷春的人,情緒來的快,去的更快.

"姨姨,我聽先生說,我們要去的山叫做龍淵,里面有好多蛇蛇啊,你怕不怕."

洛娘子笑道:"你小時候,我給你做的小蛇包包,可是我親手縫制的,你說我怕不怕."

神佑想起來,自己那個小花蛇包包,很是激動.

"哇,那我們去山上之後,豈不是可以有很多新的包包,我們還能做炸肉段吃,巴爺爺做的炸肉段特別好吃."神佑想起來就口水晶晶的.

外頭趕車的老巴頂著駝背,聽到這話,也一臉笑容.

所謂的龍淵,他們真的一點不害怕.

阿鹿十歲出頭的時候,就敢殺大蟒蛇了.

更別提現在了.

眾人心中都是覺得,今年冬天,估計會有很多儲備糧食了.

他們從蠻荒過來,還是習慣身邊要存好多好多食物才安心.

萬一天災人禍,沒有比糧食更靠譜的東西了.

不過京城里什麼都貴,他們壓根舍不得花錢買.

如今有遍山的蟲蛇,高興都來不及,眾人臉上都是喜氣洋洋的.

連國師都是回味了一下山里的烤蛇串,撒上椒鹽,醬汁,甚是不錯,一臉懷念.

小胖子小希一臉好奇的問道:"你們不怕蛇嗎?長長的滑滑的,難道不可怕嗎?"

老太監也是,一臉擔憂.

他們熙國比較暖和,蚊蟲害很多,都是殺無赦的.

可是這一群人,個個面帶笑容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

"蛇是極好的,皮能制衣制鞋,肉能水煮紅燒燒烤,骨頭能做肥料,蛇膽能入藥,蛇毒能做陷阱,蛇的全身都是寶."連向來粗心的小五,說到蛇,都能說的頭頭是道.

阿尋聽了眉頭抽抽.

這套理論略熟悉……在蠻荒草原,恩,所有動物都是可以用這套理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