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我要當官
g,更新快,無彈窗,!

小公主和重煙不歡而散.

因為重煙說了一句:"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小公主氣的罵了一句:"愚昧."

兩人再次鬧翻.

小公主氣呼呼的離開了.

而申學宮里,李學監也氣呼呼的甩袖子離開.

他當初要了四個名額,是真的愧疚和惜才,想給那樣出色的幾個孩子一個機會.

可是眼下,申學宮的這些同僚們,話里話外都在跟自己打探洛夫人的消息,說自己真是會投機,居然早知道洛夫人的事情,提前賣好,給洛夫人教養的四個孩子送四個申學的名額,真是拿申學的名額落他自己的好處.

陳學監百口莫辯,也萬萬想不到,這些汙穢的話居然會從自己同僚嘴里說出.

這還是他心目中的那個申學嗎?

先生們是這樣的心思,那孩子會教成什麼樣.

他只覺得心意闌珊.

他如今無妻無子,獨自一人,就想踏踏實實的做點事.

可是現實,卻一次又一次的給他打擊.

陳學監怒氣不止這個,這些人名面上給洛夫人賣好,真的劃了申學邊上的一座山頭給洛夫人.

那山頭極大,極高.

俊石嶙峋,險樹傲然,山頂上更是有一大片平原,還有現成可以住的大宅子.

從山上往下看,直接可以看到申學宮.

地理位置還是風景都是極好的.

可是那座山在申學里私下還有一個稱呼叫做龍淵.

不是風水好有龍來的意思,而是那座山很是奇怪,蛇蟒奇多.

路上隨處可見小蛇不說,夜里據說還時常有巨蟒出動.

申國人迷信,都說化蛇為龍,這超大的蛇,頭上長了犄角,就成龍了.

也沒有人去滅殺蛇.

何況這龍淵的蛇也很神奇,只在龍淵這座山上,甚少流竄出來,好像那山里有什麼東西吸引那些蛇一樣.

所以申學的人也從不管理.

只是封了那座山.

現在皇上封了洛夫人,想要地建府邸.

申學大大方方的把這一座山都給相送了.

皇上滿意了.

而申學的人也滿意,這件事辦的漂亮,既迎合了皇上,若是說起來,也不會顯得申學宮諂媚,居然討好一個夫人,因為這座山是有緣由的,這些緣由,讀書人都心知肚明.

當然讀書人有這個默契,不會跟皇上去打小報告.

就看那洛夫人怎麼住上去了.

陳學監氣憤就在這,這些道貌岸然的人,表面上大義凜然,可是居然用這樣的法子為難一個女子,也不知道誰出的主意,若是真的大義凜然,要為難也就算了,一面為難,一面又找他打聽洛娘子.

陳學監心中沒有什麼洛夫人,在他的記憶中,就只有那個荊軍入侵,仍舊站在最前頭的娘子.

他甚至覺得皇上封她為洛夫人,是侮辱了那個女子.

那樣光明磊落的一個女子.

何況在山上,他就發現了那王村正是極其喜歡洛娘子的,又因為喜歡,而很是守禮.

陳學監聽到他們還活著,以為他們終于有情人終成眷屬,卻不想會這樣.

若要怪,甚至都有他的緣故.

如果不是他給了四個申學名額,洛娘子就不會帶著神佑他們離開蠻荒,也就不會成為洛夫人.

陳學監內心有些不安.

他回到了自己住處,居然看到門口站著一個人,看樣子是站了許久了.

不僅僅頭發被霧水打濕,身上肩頭都濕漉漉的了.

不過身形依舊挺拔高大.

濕漉漉的頭發也紮的整整齊齊一絲不苟.

那人看到自己,一臉喜悅.

"陳大人,還記得我嗎?"

陳學監愣了兩秒,並不是忘記,而是記得很清楚,只是不知道他為何會來找自己.

"王村正,快快,進屋,你下次來,直接進去就可,寒舍簡單,並無不可見人的東西,這山上濕寒,站久了,可是要生病的."

"第一次拜訪,自然不好貿然進門,不過有陳大人這句話,下次我就直接進去了."三當家一臉笑容的道.

陳學監以為會看到一個十分落魄的男子,眼前這男子,落魄是有,但是臉上表情眼神,並不落魄,反而大大方方.

"不要喊我大人,喊我直書,我年長一些,你稱我為兄好了."陳結余領人進院子,把灶台里溫著的水提起來,給他倒了一杯.

水冒著淡淡白煙,還是熱的.

三當家接過,一口就喝了,很是感激.

陳大人全名陳結余,字直書,他讓自己喊他直書,就是很親近的意思了.

"直書兄,小弟名為如意,人生卻並不如意,不知道可否請兄長賜予我一個字."三當家抱拳問道.

陳學監這一生給人取過字,只是面前這麼大年紀的人,還沒有字,他真沒有取過.

不過看他面容真誠,陳學監想了想,點頭道:"你名王如意,字意平,人生不如意事情十有八九,最是意難平,期望你能意平."

三當家聽到陳學監的話,慎重的和他行了個禮.

三當家上門,當然不是為了求字,求字只是表明態度.

官場里的態度,字一般都是上官先生給取的.

他讓陳大人給他取字,表明了態度,他要當陳大人的門下.

得了字.

三當家並沒有著急走,而是和陳大人,暢聊了一天一夜.

兩人甚至徹夜長談.

蠟燭都燒沒了四根.

一張簡陋的床,一張簡陋的躺椅.

四根斷燭.

一輪月,兩杯清酒.

陳結余把自己這麼多年知道所有官場之事,都如數掏空了,全都告訴了三當家.

第二天.

天蒙蒙亮.

說了一夜話的陳大人,睡熟了,打著慢慢的呼聲.

三當家起身,幫他蓋了被子,到了屋外.

他雖然也是讀書人,可是在山寨卻十分注重身體鍛煉,夜談了通宵,也沒有困倦姿態,反而是神采奕奕.

在陳大人簡陋的院子里,他伸展了腰.

看著前方,迷霧重重,山巒起伏.

他大聲吶喊了一聲:"啊……啊……啊"

山巒很快就給了他回應:"啊……啊……啊"

屋子里的陳大人翻了個身,繼續睡.

三當家收拾了一下,就下山了.

一個人坦坦蕩蕩,朝山下走去.

很快消失在迷霧中.

這一年,是申國286年,王如意得字意平.

這一年,曆史稱為意平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