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洛夫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容妃死了.

梨花街尾的洛府掛起了白幡.

也沒有大肆發喪.

容妃嫁給了皇家,自然是皇家發喪.

小劉氏哭暈了兩回.

她的好女兒,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

連最後一面都沒有見上.

都怪那個喪門星,她一來,就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一邊哭一邊數落,指桑罵槐,各種刻薄言語都出來了.

要是以前,她絕對不會這樣.

可是女兒都死了,她有什麼好裝模作樣.

她原本最指以厚望的女兒啊.

洛百信很想開口說,那不關傾城的事情,傾城才回京,怎麼會卷進後宮斗爭中.

要怪還怪她容兒自己.

為何會做出那等害人之事.

往輕里說是爭寵謀害貴人,往重里說可是謀害皇嗣,等同謀反大罪,全族抄家都是可以的.

只是賜死,也是罪有應得.

以往因為有一個容妃,洛家大房在洛家的地位極高,現在容妃死了,而且還有罪,這洛家大房的地位一下子變了.

小劉氏哭的暢快,弟媳王氏涼涼的開口道:"當年阿容就是個張揚的性子,你處心積慮的要把傾城弄走,讓阿容頂替了傾城,如今這下場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還好意思罵別人."

小劉氏聽到這話,跟被踩到尾巴的蛇一樣,居然一點顧不上平日的架子,沖過過去跟弟媳動手扭打,好在仆婦給攔了下來了.

鬧的院子里亂糟糟的.

內宅不甯不休,總是躲在書房的洛祖楊看到這場景,佝僂的身體,越發佝僂的坐在書桌前.

洛家,敗了.

容妃死了,一個宣旨的太監又帶著一隊侍衛來到了梨花街街頭的"洛府".

這一回卻是莫名其妙的給了一個賞賜.

賞賜洛無量成立呢絨布作坊,于蠻荒有功,賜洛無量為洛夫人.

看到洛夫人這個牌子.

國師的臉變了好幾變.

三當家的臉也變了好幾變.

申國曾經,有一個夫人的典故.

據傳先皇虞微服私行,卻愛上了一個民間女子,那女子還是個有夫之婦.

後來那女子的丈夫意外亡故了.

先皇虞再次微服私行的時候又遇上了那個女子.

那女子已經是個帶著一個孩子的寡婦.

先皇虞卻始終忘不了她,可是朝廷大臣是絕對不允許皇上迎娶一個帶著孩子的寡婦的.

這不僅僅是于理不合,恐怕還會亂了皇室血脈.

最後先皇虞妥協了,賜那個女子為夫人,單獨賜了一座府.

那位夫人成了曆史上第一個皇帝的外室.

先皇虞真是愛慘了那個女子,雖然賜予了府邸,不過也是名義上,最終還是把那夫人接進了皇宮,連上朝都不想上了.

直到天災和北蠻入侵,民不聊生.

先皇虞才醒悟過來,親手結果了那位夫人,重新入朝,力王狂瀾,重新穩定了申國,國泰民安.

先皇虞也成了最出色的帝王之一.

到現在,那夫人的傳說就成了一個禍國妖女的故事了.

甚至還有說那夫人是什麼妖怪變的.

"恭喜洛夫人,奴婢就是宣個旨,皇上還等著奴婢去回話呢,不知道洛夫人想要在哪里建府邸?"宣旨公公態度諂媚的不像話,跟上次完全兩個模樣.

這會子是真的什麼都不收,兩袖清風,彎腰駝背,滿臉笑.

這個洛夫人可真正是了不得.

皇上這幾天,什麼都不想,滿腦子都是洛夫人.

連那剛剛出生的皇子都忘在了腦後.

洛無量只是愣了愣,就明白了,自己那妹妹為何臨死前,要自己進宮.

又把她的住所設計的那樣美.

她是算准了皇上的心思.

知道自己進宮,必然會引得皇上注意.

洛無量苦笑.

曾經自己的祖父也是這樣安排的,在自己及笄前,都不讓皇上見到自己的面,就為了見面的一鳴驚人吧.

可惜祖父的夢沒有做圓.

倒是妹妹更聰明.

自己若是被皇上看中,以自己的性子,天然的為她報仇了.

臨死都要設計自己一把的妹妹,洛無量不知道該高興還是不高興.

在國師說神佑要回京城才能活下去的時候,她就猜測到和皇宮有關.

她同意回來,也做好了准備,哪怕沒有妹妹這一出,她也會想辦法與皇上相遇的.

所以她對三當家一直沒有回應.

因為她知道,自己就是個不甘寂寞,不甘平庸的人.

三當家也是,他的才能絕對不僅僅只是管理一個山寨一個作坊,他有更大的天空更廣闊的發展余地.

如果自己就這樣和他在一起,最終兩人只是相看兩相厭.

"我想要在申學附近選一座山,皇上同意即可,府邸我自己會建."洛無量面對那太監,大大方方的道.

好像她本來就是主子一般.

太監果然沒有因為她的理直氣壯惱怒,反而更加恭恭敬敬的告退了.

太監離開,府里的氣氛還是很尷尬.

大家都自覺的離開,連神佑都被哥哥抱走了,留下了洛娘子和三當家兩人.

寬闊的院子,一草一木,都是三當家按照洛娘子喜好設計的.

此刻,三當家面容慘白.

"為什麼?"

三當家很了解無量,他知道無量這個樣子,是接受的,無量並沒有惱怒那聖旨,甚至是預料之中的神態.

洛無量看著三當家,腦海里浮現妹妹的模樣.

她低下頭,看著面前流水涓涓.

"我從小,身邊就有四個教養嬤嬤,她們是宮里最好的教養嬤嬤,我祖父一心要培養我進宮."

"進宮,不僅僅是我祖父的願望,也是我的願望,我不甘心的,如意,你放手吧,我只把你當做我的兄長."洛無量抬頭,目光筆直的望著三當家.

三當家看著洛無量.

死死的盯著.

眼睛通紅.

這不是她的願望,不是.

一定有他不知道的緣故,無量不是這樣的人.

可是無量不告訴他.

他笑道:"我就是你的兄長,我說過,無論你去哪,我都會守護你."

"你想要入宮,你想要當寵妃,你想要當皇後,我都助你."三當家說完,轉身離開,不再留念.

承諾不是說出來的,是做出來的.

他走的決絕.

風蕭蕭兮.

他沒有回頭,他害怕她看見他流淚的模樣,他害怕她嫌棄他沒用.

流淚的男人,太沒用.

所以他從不流淚.

從不.

淚水滴落到新衣衫上,很快被吸干了.

他穿著無量給他做的新衣,離開了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