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朕不是皇上
g,更新快,無彈窗,!

禿尾的孔雀,叫個不停.

屋子里那像貓一樣的嬰孩也哭個不停.

小昭後被哭的心煩.

她不喜歡孩子.

當年她自己的女兒,一出生就十分懂事,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一直哭一直哭,沒有緣由的.

宮女們眼觀鼻鼻觀心,不敢動.

這孩子哭很久了,可是皇後只是皺眉,也沒有讓人上前來.

孩子哭,應該是餓了.

嬰孩總是容易餓.

尤其是這麼小的嬰孩,一個時辰就要吃東西.

不過小昭後發呆都超過一個時辰了,誰也不敢去觸黴頭.

小昭後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但是這治理後宮的手段可是一點都不弱.

看昭和宮的宮女太監就知道了.

一個比一個乖巧,一個比一個聽話,嘴都跟悶葫蘆一樣,絕對不會往外亂說什麼.

公主伊仁這時候進來了.

宮女們松了一口氣.

唯一能安撫小昭後的,也就只有公主了.

生氣的小昭後十分可怕,雖然她從來不會大發脾氣,甚至連一句重話都沒有,可就是讓人害怕.

小公主看了一眼發呆的母後,又看了一眼那哭的快沒有聲音的嬰孩,順手的把嬰孩抱起來.

小公主自己還是個半大小孩,可是她抱孩子的動作卻極其老練.

甚至知道用手托住那嬰孩的腦袋.

小昭後看到她那熟練的抱孩子動作,忍不住心中一動.

宮里宮女嬤嬤絕對不會教公主如何抱孩子.

這種動作,也絕對不是一個八九歲孩童會的.

可是她的女兒,卻十分自然的就抱起來了.

那嬰孩被抱起來一下子止住了哭聲.

小公主看到母後盯著自己,有些不自然的把嬰孩轉手給一旁的宮女道:"應該是餓了,喂點吃的吧."

宮女們連忙把嬰孩抱走,留著空間給這一對母女.

"母後,你又在發呆,若是讓外人知道你這樣,還以為你虐童呢."伊仁大大方方的走到了小昭後身邊,挨著她坐下,伸手抱著了小昭後的胳膊.

小昭後的胳膊有一瞬間的僵硬.

很快就放松了下來.

她轉頭對女兒道:"皇兒,下不為例,我雖不喜歡樂貴人,可是我更不願意髒了你的手."

公主想辯說自己沒有,可是在母後那清澈的目光下,卻覺得辯解也沒有意義,母後的性子就是認定就認定了.

她的確沒有做,她只是隨口一說而已,如果別人沒有害人之心,自然不會有事.

一切都是容妃自作孽而已.

……

容妃的薔薇宮.

薔薇花,粉又粉.

花香很淡.

花瓣一瓣疊著一瓣,細細密密,層層疊疊,十分好看.

這是容妃的風格,善于丹青的容妃,住處都布置的像畫一樣,如她的人,也冷冷清清的.

如同一幅淡淡的山水畫.

可是今天,她卻把自己打扮的十分豔麗,如同她少女的時候的模樣.

那時候的她,就是喜歡穿紅戴綠,喜歡豔麗的一切東西.

直到進宮.

容妃淚水婆娑,大滴大滴的眼淚像滾珠子一樣從眼中落下.

就這樣走到了洛無量跟前.

她眼中有悔恨,有愛慕,有矛盾,極其多意.

如那層層疊疊的薔薇,讓人看不到底.

"姐姐,父親的書房有一副你的畫,是我畫的,我以為我畫的極美了,想不到再見你,你比畫還要美很多.能在死前見你一面,真好."容妃淚中又揚起笑.

一旁的桌子收拾的很乾淨.

桌面上沒有點心沒有茶水.

只有一個空杯子.

顯然,她已經喝下了毒藥.

紅鶴是宮里女人很喜歡用的一款毒藥.

喝完人也美美的,死了,都栩栩如生,不會破壞容顏.

所以常用來成全那些尊貴的主子們.

容妃一步一步的走向洛無量.

在到她跟前的時候,就倒下了.

她整個人撲到了姐姐的懷里.

偌大的廳堂,沒有宮女,只有擺放好的盛放的薔薇.

薔薇很多很多,把她們包圍了.

中間地上兩個相擁的女子.

饒是若無量鐵石心腸,可是抱著將死的妹妹,也不知所措.

"姐姐,原諒我,原諒我,我知道是母親害你這樣的,母親想讓我替代你,可是她不知道,我整日跟你爭,不是想替代你,我是真的喜歡你,我想讓你多注意我,多看看我,眼里都是我."

容妃靠在姐姐的懷里,眼神居然滿是依戀.

那種依戀,洛無量常在三當家眼中見到.

她只覺得脊背繃直,整個人都僵了.

"我從來都不恨你,我恨母親,恨這個皇宮,恨小昭後,恨皇上,恨公主,我好恨,是他們,他們勾的我一步步走到今天."

容妃一邊說著,一邊臉上卻綻放出異樣得意的笑容.

洛無量抱著妹妹,看著她淚眼婆娑,又哭又笑,卻不知道如何會這樣.

只是她還是冰冷的道:"我不會原諒你們,無論是什麼理由,你來讓我送你去死,只是讓你母親更加恨我罷了."

容妃笑著搖頭.

她的眼神不僅僅是在看姐姐,還透過姐姐的肩膀看外頭.

她都安排好了.

皇上會過來的.

死前,最後一面.

皇上是個耳根子很軟的人,他一定會答應的.

她笑著笑著,淚水又流出來了.

流的極其好看,只是淚珠子不停的滾落.

"姐姐我的手好疼,很疼,疼死了,我不能再畫畫了,姐姐,你記得小時候,你教我畫畫嗎?你握著我的手,一筆一筆的教我.姐姐你能牽著我的手嗎,和小時候一樣."

她懇求的看著姐姐.

那有點渙散的眼瞳被淚水浸泡的更加模糊.

洛無量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極其冰涼的一雙手,很冷,很細,很修長,軟綿綿的垂著.

容妃臉上揚起了笑容,十分滿足的笑容.

"姐姐,你還是心軟,我知道,你會給我報仇的."

她求死,換來了姐姐進宮,見她最後一面,因為她知道,沒有男子會拒絕姐姐.

因為她都深愛著她的姐姐.

洛傾城.

申皇瑥果然來了.

如容妃預料那樣,他是個很猶豫的男人.

優柔寡斷,多情軟弱.

他到的時候,看到容妃像一個孩子一樣躺在一個女子的懷里.

那個女子,緩緩的抬頭,望向他.

貌若天仙.

不,天仙也不過如此.

那個女子,比天仙美一百倍.

周圍盛放的薔薇,都如同枯枝敗葉一般,毫不起眼.

層層疊疊的薔薇花瓣,盛開,只是為了襯托她的美.

女子懷里死的極美的容妃,也變的尋常.

那個女子,看了自己一眼.

只是微微抬頭的一個眼神.

風停了,呼吸停了,歲月停了.

皇上覺得他不是皇上了.

這一刻,他只是一個男子.

愛上了一個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