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姐姐我好疼
g,更新快,無彈窗,!

陽光明媚.

新洛府里,人來人往,很是忙碌.

今日要曬書.

婢女小厮都要來幫忙.

一個家族大不大,底蘊深不深,全看這書多不多.

山寨里別的沒有,這麼多年搶劫下來,書卻是極多的.

這一次來京城,國師整理了許多帶著過來.

在後頭陸續的運送,終于全都運送了過來了.

洛娘子忙碌開了,整個人就神采奕奕.

除了曬書,整理書,她還要給大家定做新衣.

京城的潮流和蠻荒還是不一樣.

蠻荒的衣服講究穿著方便利落,到了京城這邊,衣服感覺是怎麼複雜怎麼來,用的布料極多,繁繁複複的.

不過這對他們呢絨布的銷售是極好的,京城這邊能用四尺做的絕對不用一尺,奢華的很.

好在洛娘子對京城的風俗習慣卻是很了解,她就是京城長大的孩子,對周遭一切都很熟悉.

再加上有老仆石叔協助,老巴叔一起管理,一切井井有條.

不僅安頓好了,人人身上的新衣都裁好了.

至少出門,不會一眼就從衣服讓人看出你不是這里的人.

不僅神佑他們幾個孩子有,連三當家都有新衣.

三當家試穿著嶄新的白衣,額頭那縷長發,半遮著他的半邊眉毛.

手里拿著紙扇,呼扇呼扇的,跟阿鹿神佑他們高談闊論.

待到洛娘子從屋子里走出來.

高談闊論的三當家一下子害羞的沒有聲音了.

臉色有點紅,羞答答的開口道:"無量,你給我定做的衣衫,尺寸極其合身."

洛娘子撲哧的笑起來.

她給神佑他們定做的尺寸也是很合身的.

不過這一群人,就三當家羞紅了臉,洛無量就很好笑.

當著孩子們的面,他臉紅個什麼勁.

洛無量白了他一眼.

三當家臉更紅了.

院子里其他人都哈哈大笑.

國師也有一身新衣,不過他以前一直都在京城的,對衣服無感,就是看著大公主穿男裝,也十分活潑好看,很是欣慰.

小胖子也有一身新衣,也不知道他們笑什麼,不過別人笑,他也跟著笑,他喜歡這里,這里很輕松的感覺.

老太監看著自家小主子沒心沒肺的笑,他也跟著笑了,他也有新衣.

管家的服飾,用呢絨布做的,很是板正,穿上,還有點男子氣概的感覺,他很喜歡.

一院子的熱鬧.

直到忽然一陣敲門.

官差侍衛一大隊人.

為首的太監拿著明晃晃的聖旨大模大樣的出現了.

老太監看到那為首的人,眼神閃了閃.

聖旨降臨,如皇上親口禦言.

等到大家聽完聖旨宣召,都懵逼了.

聖旨的意思,宣洛娘子進宮,給她妹妹容妃喂毒酒,送她妹妹上路.

宣讀聖旨的太監本來是趾高氣昂的,何況看宣讀的內容,好事升官發財自然是喜氣洋洋,若是壞事,抄家殺頭,自然是不假辭色.

可是看到人群中居然還有聖國師大人.

宣旨太監也算是一個重要的職位,也算是皇上跟前地位較高的太監才可以做的.

一般的太監都不能輕易出宮的.

作為皇上跟前親近的太監,有前途的太監,他可是知道皇上這人忘性大,對誰都是一陣一陣的.

可是唯獨,對前國師大人,念念不忘,幾次重要時候都會提起.

而且如今還追封國師大人為聖國師……雖然這個聖字一般都是死去後用的.

可是國師大人還活著的話,這個聖字意義就大了.

宣旨太監一點沒有敢擺譜,推辭了幾下,才把三當家塞過來的金子給收下,並且給足了時間,在外頭等候.

三當家這時候顧不上臉紅了,也顧不上平日替國師偽裝身份了,直接開口問道:"郭先生,這皇上是什麼意思?"

國師雖然懵逼,可是也能理解,他的這個上司就是這個性格,說風是雨,從來不按套路出牌.

"恐怕這其中有蹊蹺,不過皇上,他……他就是這樣的,無量還是快去准備吧."

三當家十分氣憤,這是正常人會提的要求嗎,讓好不容易回京城的無量去給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喂毒酒,這讓無量以後怎麼做人,平白無故就背了一個罪名.

曾經的三當家即使落入盜匪窩,心中還是有一個效忠朝廷效忠皇上的夢想的.

可是在蠻荒草原被荊軍入侵的時候,朝廷沒有派人來,這可能是朝廷有事,勉強能理解.

可是眼前,這可是直接皇上發出來的聖旨.

三當家只覺得自己那滿腔的忠君愛國的思想,這一刻都在翻滾著.

若是尋常人,他說不定就拿著刀沖上去弄死對方了,腦海里陰測測的想出八百種弄死對方的法子.

可是對方是皇上.

因為時間緊張,他只得面色蒼白的把無量送走.

當著眾人的面,他沒有牽無量的手,而是拉住了她的袖子.

"無量,無論有何事,我都會站在你身後,我都在."

三當家扯著無量的袖子不舍的道.

洛無量看著三當家,目光柔和的點了點頭,邁步出去.

袖子很滑.

三當家的手空空的.

望著無量離開.

洛無量坐在轎子上,轎子是朝皇宮去的.

轎子很穩.

洛無量坐的也很穩.

她打小就由宮里的教養嬤嬤帶大,對皇宮的門門道道,像是刻在身體中里一樣清楚.

這些是她身體的烙印,如果沒有被劫,現在坐在宮里的應該是她,而不是她的妹妹容妃.

命運真是奇特.

轎子朝容妃的住處抬去的,但是似乎刻意繞了一圈.

容妃的住所叫做薔薇宮,很是冷清,但是景色不錯.

洛無量下轎子,看到門口那粉粉的薔薇,生長的很好,錯落有致,入眼就是一張畫一般.

很美,她妹妹喜好丹青,這一點,洛無量是知道的.

兩人的關系,曾經不算好,現在多年不見了,估計更算不上好了.

臨死前都要坑自己一把,大概是如此吧.

記憶中,妹妹什麼都要和自己爭的.

洛無量走進院子,庭院芳華,沒有垂敗的氣息,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將死之人的住處.

走過院子,到了廳堂.

里面坐著一個女子.

多年不見,對方一身紅袍,緋紅的張揚美麗.

額頭一個綠抹兒,鑲嵌著明綠色的寶石.

除了臉上有了淡淡的皺紋,臉頰也有一點橫紋,對面的女子,跟她記憶中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張揚得意.

"是你讓我來的?你若不想死,你祖父應該是會保你性命的."洛無量沒有寒暄,沒有客套,也沒有稱呼,直接開口道.

"是我讓你來的,我不想活了,一心求死.這宮里的生活,沒意思透頂了,可笑當初我還想方設法想來."容妃站起來,眼神明亮,朝洛無量走過來.

"聽說姐姐改名了,不叫洛傾城,叫做洛無量.當年你對誰都是和和氣氣,改個名,氣性可是變了?"

洛傾城以前是很謙讓這個妹妹.

但是現在不會,她不是洛傾城,她是洛無量.

她只是淡淡的看著她,云淡風輕,像是看個陌生人.

"就是這樣的眼神,就是這樣."容妃忽然有些激動的道."從小到大,見過你模樣的男人,沒有不喜歡你的,眼中幾乎全都是你,父親如此,祖父如此,連哥哥也是如此,姐姐,我恨你."

容妃一步步走近,慢慢的抬起雙手.

眼睛一點點變紅.

"可是後來,我才發現,我不恨你,我心心念念的針對你,心里全都是你,我進宮只是為了成為你,姐姐,我手好疼,我好疼,我兩只手都好疼,我再也不能畫畫了,我的手,連筆都拿不起來了,姐姐,我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