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成全
g,更新快,無彈窗,!

樂貴人死了.

小皇子出生了.

申國皇宮的太監宮女們不知道該掛白幡還是紅幡.

亂作一團.

小昭後抱著剛剛出生的小崽子,瘦弱的像是一只手就能掐死一般,這樣小的一個小崽子,想要平安長大,何其難!

申皇瑥方寸大亂,大怒.

天空的月亮還是靜悄悄的.

月明星稀.

同一個月亮.

從申國皇宮看去,月亮模糊一些,云層厚一些,朦朦朧朧的.

從荊國的皇宮望去,月亮卻非常清晰,周圍一片云都沒有,干乾淨淨的.

碧藍的天空中,鑲嵌著一輪明月.

明月下,荊國皇宮火光輝煌.

整個皇宮如同白日一般.

因為皇後薄,發動了.

宮里資深太醫算好的日子,正正好就是這一天.

荊國的後宮十分簡單,整個後宮就皇後一個主子.

什麼妃子,貴人,答應全都沒有.

面對能親手宰了自己妻妾的人,臣子們就算想,也不敢把子女送進宮,送進去也沒有用,白白浪費了.

自然,這後宮里也沒有什麼人想不開,敢陷害皇後.

荊皇手段凌厲,對皇後保護的無微不至.

皇後薄就是他的逆鱗.

碰之即死.

皇後薄的身體在囚山的時候,虧空了很多.

這段時間,各國各地的最好補品如流水一般,源源不斷的送進了荊國的皇宮里.

全都是給皇後薄調養身體的.

如果沒有荊皇親手殺死妻妾幾十人,薄實際上是荊皇銳的嫂子這兩件事,荊皇銳和皇後薄,可以算得上天下恩愛夫妻的典范了.

荊皇的後宮是真的沒有其他人.

平日荊皇對宮女都不會多看一眼.

不管宮女長的多花枝招展.

他是真的專心致志,一心一意,只喜歡皇後薄.

荊皇銳並不是一個溫柔眷舒的男子,他拿刀拿劍拿錘子殺人都特別穩.

可是為了皇後薄,他能親自下廚,洗手作羹湯.

皇後薄沒胃口,他會像哄孩子一樣哄她吃東西.

皇後薄的事情,事無巨細,從飲食到穿衣,他都要一件件親自過問.

天下間的女子,都會羨慕皇後薄,都希望有這樣一個丈夫的.

甚至連皇後薄生產的產房,都是他親自安排的,他完全不避嫌.

此刻,荊皇全身沐浴了一翻,就穩穩的坐在產房里,坐在皇後薄的床邊.

他的手緊緊的抓著皇後薄的手.

"小薄,不要擔心,任何時候,我都在,我不會再丟下你了."

皇後薄已經疼的意識模糊,只能緊緊的抓著他的手.

產婆宮女們戰戰兢兢,不敢看皇上.

荊皇抬頭看了一眼眾人,聲音冰涼冷酷的道:"如果有事,務必先保證皇後的安危,皇後若出事,你們全族陪葬."

這樣的壓力下,沒有人敢不盡心.

只是,薄後的身體雖然已經盡心調理了,畢竟是在囚山住了多年,底子已經毀了,生子也並不容易.

整整折騰了大半宿.

月亮從屋頂慢吞吞的落到了窗前.

一聲並不響亮的哭聲響起.

一個瘦的跟貓崽一樣的男嬰出生了.

頭發很長,全身濕漉漉的,紅彤彤的.

博後累的睡了過去,但是並沒有大礙.

這一刻的荊皇,笑的像是個孩子一般,恨不得手舞足蹈.

荊皇十分激動,連覺都不睡,一直守著孩子妻子,連夜下聖旨,宣布荊國天下大赦,普天同慶,荊國立新年曆.

立太子,睿.

……

申皇收到這消息的時候,差點氣暈過去.

簡直是火上澆油.

他非常非常生氣.

同樣生子,自己那身體健康的樂貴人居然掛了,在囚山被囚禁了六七年的薄皇後都還活著.

同樣生子,荊皇可以自己決定,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到申國這里,卻沒有這樣的先例,必須等皇子長大,一堆臣子等不住了,然後他們上奏章申請,自己再開朝會討論,之後再批准才行.

申皇不能罵臣子,這是祖宗規定下來的.

但是卻可以追究樂貴人早產亡故的事情.

追查來追查去,查到了一盆花,又從這盆花,查到了小公主身上,當然,小公主雖然聰慧,但是畢竟年幼,而且小公主不僅僅心地善良,還是申國的神佑之人,怎麼會做這種事,最後這鍋就落到了善丹青的容妃頭上.

原來小公主喜歡制香,用那花做的香,發現有問題,于是就不用了,不想卻被去教小公主畫畫的容妃得知,容妃出于妒忌,慫恿善樂的木妃,把那毒花送給了樂貴人,雖然小國師發現有問題,及時出手,無奈毒已經入體,樂貴人大出血而亡,恐怕對皇子身體也有了影響.

皇上大怒,當即下令打斷容妃的雙手,說她惡毒至極,玷汙婦德.

本來木妃也要處置的,木妃家族勢大,而且木妃並不知情,只得挽過一面,下令把木妃打入冷宮面壁.

申皇即使怒,都怒的不夠嚇人.

為他產子的心愛的樂貴人死了,他都要思前想後的考慮一翻,權衡利弊再處理.

申皇自己也覺得憋屈的很,在踹了三個太監之後,居然還有一個太監戰戰兢兢的進來,磕頭道:"皇上,容妃娘娘說她深知自己罪孽深重,但求一死,只是希望皇上能讓她臨死前,見她的姐姐一面."

"容妃家里還有姐姐?"申皇皺眉問道.

他身邊的太監長隨收了錢了,連忙應道:"啟稟皇上,容妃的確是有個姐姐,只不過造化弄人,當年容妃父親去蠻荒上任的時候,她的姐姐被蠻荒盜匪給劫走了,本以為人死了,卻不想這麼多年,她姐姐還活著,居然又回到了京城,容妃可能是死前想見一見她的姐姐,畢竟是姐妹情深,多年不見了."

"好一個姐妹情深,容妃這個毒婦,若是真有感情,怎麼會敢對樂兒出手,敢對我的皇子出手."皇上啪的一聲,一甩手,甩掉了身邊桌子上一堆奏章.

底下跪著的太監戰戰兢兢,全身伏地,皇上雖然對女人很手軟,可是處理太監,該打殺還是會打殺的.

皇上看著一地的奏章,還有一地跪著的太監,怒氣沖沖的道:"她想求死,朕成全,都說朕心軟,朕這回就成全她,賜容妃一杯紅鶴,宣她那什麼姐姐來喂她喝下去,朕成全她死,成全她姐妹情深."



PS:新年快樂,今天起開工,恢複每天早晚兩更.新的一年,加油加油,喜歡白白的,請大膽的多多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