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皇子降臨
g,更新快,無彈窗,!

夕陽落在了城牆上.

看著那個活潑的身影爬出去,消失.

重煙才起身往回走.

不知不覺,他居然在這里待了一下午.

顧不上感傷,顧不上等待,也顧不上忐忑.

他就這樣跟小師弟趴在花叢里,玩了一下午.

期間遇到了兩次的侍衛巡邏.

都給安全糊弄過去了.

小師弟是個很調皮的人,也是個很單純的人.

問他什麼話,都傻乎乎的說了.

十分耿直.

重煙可以想象師父每天揪胡子愁眉苦臉的模樣.

不知道為何,想到這樣,他居然有點開心.

好吧,也有點羨慕.

師父果然是去了蠻荒,又回到了京城,小師弟不是京城人士,居然是蠻荒來的.

而且還跟自己炫耀,他一路各種截殺盜匪,還有一個白衣少俠的稱號.

小師弟過去的生活,十分有意思.

他沒有問及那場戰爭.

他不敢問.

心虛.

問了很多其他問題.

小師弟說他來京城是因為要去申學讀書.

小師弟應該是很懶憊,很不愛讀書的人,說起讀書,一張小臉皺巴巴的.

小師弟很貪吃,一個下午都在吃.

小師弟長的很好看.

看他喋喋不休的吃東西說話,重煙都可以想象,師父那皺眉又歡喜的模樣.

真好.

小師弟乾淨的像塊白玉.

一時間,他居然覺得輕松的很.

目送了小師弟離開.

重煙邁著堅定的步伐,朝樂貴人的住處走去.

他要去要回那盆花.

不管誰送的,送給他好了.

作為國師,這點面子還是有的.

相信樂貴人也很願意送的.

……

宮里沒有永久的秘密,尤其是關于樂貴人的.

國師這樣大張旗鼓的去要花.

小公主幾乎是立刻就知道了.

她正在給她新作的荷花圖上色.

小公主最近很喜歡畫畫,還特意請教了擅長丹青的容妃.

只是小公主似乎在畫畫上並沒有天賦.

也不是沒有天賦,小公主畢竟還小,能畫成這樣,已經極好了.

而且小公主的畫很有趣,不是傳統的畫那樣,寫實.

總能畫出獨特有趣的感覺.

顏色也是.

小公主的荷花是綠色的,別具一格.

知道國師居然把花要走,小公主拿著筆頓了頓,又搖了搖頭.

"煙哥哥真是爛好心,他一個下午在做什麼?"

宮女聽到小公主問話,恭敬的回道:"如往常一樣,國師一下午都是宮牆邊那片花下打坐."

小公主繼續畫荷花,上了一遍綠色,又塗了一遍紅色,結果那花就毀了.

"畫畫果然要天賦啊,容妃那雙手還真挺厲害的 ."

……

月明星稀,樂貴人肚子越發沉甸甸的.

眉眼卻沒有之前舒展了.

她近幾日總覺得很心慌.

卻沒來由的說不出什麼緣故.

皇上對她的寵愛照顧,已經是十分周到了.

甚至為了避嫌,連皇後娘娘都沒有來看她,也免了她請安.

就這樣,她還覺得慌張害怕.

今天小國師來要走了那盆花.

她的心一下子提起來了.

今晚的月色極好,月亮俏皮的一點點爬上天空頂上.

風也十分柔和.

樹葉輕輕的響.

樂貴人正坐在院子用餐,最近她食欲不佳.

皇上都親自過來,陪著她用餐.

她在皇上跟前,即使不喜,也會讓自己多多少少吃一點.

"等皇兒生出來,樂兒想要給他取什麼名?"申皇瑥一臉溫柔的問道.

申皇柔情的時候,真是極好的一個男人,比普通人家男子都要溫柔,取名這種大事,居然都問女子的意見.

樂貴人當然知道這不合理數.

不過她是個很聰明的女子,從來不會明面上反駁皇上.

她想了想,搖頭道:"沒有想好呢,皇上你說呢?"

月光不是十分清晰,掩蓋了樂貴人臉上的浮腫和斑點憔悴,顯得比平時更好看.

皇上沉吟了一會,興致勃勃的道:"要不叫尊,我的孩兒一定是天下獨尊."

樂貴人只是臉上笑吟吟的,沒有同意,也沒有否定.

只是皇上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尊字有點太表面了,不如叫統,天下一統."

樂貴人臉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

"皇上,臣妾,臣妾……"

樂貴人一邊說著一邊朝地上滑去.

月光下,潔白的裙擺,慢慢的染上鮮紅.

申皇整個人都嚇住了.

好像又回到了那年,他的皇後生產的那一天.

好多好多的血.

整個宮殿一下子都亂了,人來人往的奔跑.

雖然早有准備,可是臨到跟前,還是怎麼准備都不夠.

月光白.

樂貴人的宮殿外頭,來了一堆的女子,俱都打扮的很好.

小昭後也來了,不早也不晚.

皇上臉色沉沉的.

一臉怒容.

誰都不敢去觸動.

這個時候發動,離既定的日子,還有一個多月,絕對是不好了.

誰知道孩子能不能出來.

各有美麗的女子們,各有心思.

小昭後倒是比別人淡然許多,不過一到皇上跟前,小昭後身上臉上那份淡然就沒有了,一臉焦急緊張.

兩人像是夫妻一般互相安慰.

倒是看的那些妃子很膩歪.

小昭後也就是命好,生的一個女兒好,至于其他的,無論是容貌手段,跟她們有什麼區別.

此起彼伏的叫聲,一盆一盆的血水,直到嬰兒的哭聲.

一共也就一個時辰的事情.

皇上聽到嬰孩的哭聲,就沖了進去.

看了一眼嬰孩,雖然瘦弱,但是卻還是健康的,好手好腳.

轉手把孩子交給了小昭後.

他還算是重親的男子,這時候還記得生產的樂貴人.

皇上轉身看到血跡斑斑床上躺著的女子,又是一陣眩暈不適.

上一次的印象太深刻,讓他止不住的回想.

"樂兒,你還好嗎?"看著床上那面如白紙,臉色浮腫,頭發凌亂濕漉漉的女子,皇上強忍著不適應,靠近了問道.

樂貴人艱難的睜開眼.

看了一眼皇上,又看了看不遠處小昭後懷里的孩子.

她開口道:"臣妾給他想好了名字,叫做平安,就叫平安."

她說這話的時候,死死的抓著皇上的衣擺.

她絕望的看了一眼那孩子.

"我希望他能一世平安."

樂貴人說完話,嘴角溢出了一串的血.

卻是面容帶著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