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誰是傻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白蓮花被掃到了地上.

幾條小魚都在地上翻來滾去.

瓷盆碎了.

一地斑駁.

如同小劉氏此刻的心情.

知道仇人過的又滋潤又好,她的心情十分十分的差.

說起來,洛傾城不是她的生死仇人,而是血脈至親.

可是小劉氏卻恨不得她生不如死.

人生有時候就這樣,在一個很窄的地方,生活久了,為了有限的空間里的生存的更好,恨不得把里頭的其他人都弄死,給自己多一點空間.

殊不知,這個空間,就是一個漂亮的瓷盆,看是穩重華美.

外頭的人,隨便一動,瓷盆就翻了碎了.

小劉氏就是一輩子生活在這個瓷盆里的人.

她的喜她的怒,都在瓷盆里.

現在瓷盆碎了.

洛無量已經走出了瓷盆,走到了一個廣袤的的天地中.

她也走的遍體鱗傷,如同在地上跳躍的魚一樣.

可是終究,她找到了屬于她的大海藍天.

父親和姨母離開了.

洛無量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仰著頭,看著天空.

京城的天,沒有草原的藍,沒有草原的廣闊.

看起來更高更遠,更冰冷.

誰都看得出來,洛娘子此刻心情不好.

很不好.

連罰抄好的神佑,看到姨姨這樣,都不敢靠近.

直覺告訴她,現在不要去招惹姨姨,不然一定沒有好結果.

國師也沒有想到,白骨村大當家的娘子,居然是洛祖楊洛大人的親孫女.

不過想到自己作為國師,都成了白骨村的教書先生.

造化也不算弄人.

神佑轉悠了兩圈花園,發現姨姨一直發呆,生人勿進的模樣,只好離開了.

她有點不喜歡這里了.

姨姨來了,好像多了很多憂傷,沒有山上開心.

哥哥們也很忙碌,忙的見不著人了.

小胖噠抄完書,呼呼大睡去了,他一天要睡的時間很長.

神佑一個人閑溜達,不知不覺就又走到了城牆根下.

看著高高的牆,神佑習慣的把鞭子往上一丟,刺溜刺溜的又爬了上去.

到了頂上,居然又碰到了昨天那人.

而且那人還是傻乎乎的坐在花下.

小國師重煙的確是坐在這花樹下.

只是此刻的心情,不是等待也不是忐忑.

而是有一種絕望的憤怒.

他腦海里還原的一個事實真相,很可怕.

師父被逼出了皇宮,蠻荒死傷無數,樂貴人……

這一切,似乎都有小公主的身影.

她那麼好看,笑容那麼真誠,言行那麼利落,她的優點多的數不清.

她天生就光環加身.

明知道問題所在,他也開不了口責問.

不是她的錯,他腦海里反反複複只有這一句話.

昏昏沉沉的,他是中毒了吧.

望著這花.

重煙的眼中含著淚.

很是傷感.

直到……直到看到城牆上頭那冒出來的腦袋.

"喂."小腦袋笑嘻嘻的,又揮手跟自己打招呼,又"噗通"的沒抓穩,從城牆上掉下來.

又砸進了花叢里.

重煙的臉抽了抽……

眼中的淚水生生的憋回去了,看到那花叢中悉悉索索的身影,莫名的想笑.

神佑拍了拍自己身上亂糟糟的花草.

好在今天她機智,沒有在穿紗紗的白袍子,而是選了厚實一些的黑色衣衫,不容易弄破,也不會被花汁染花了.

重煙看著花中爬出來一個小少年,面白唇紅,一身黑衣,比自己長的還漂亮.

就是馬馬虎虎的很莽撞的感覺.

他應該是自己的小師弟吧.

重煙又看了一眼他收回腰間的鞭子.

"都跟你說這花有毒了,你本來就看起來傻乎乎的,坐久了就更傻了."神佑拾掇好自己,看到對方傻乎乎的盯著自己,不由得開口道.

重煙看到這個每次都從上頭掉下來的家伙,頭上還頂著一朵大花,居然還笑自己傻,有點無語.

"你知道擅闖宮廷是死罪嗎?"重煙涼涼的問道.

神佑挑了挑眉.

一屁股在重煙身邊坐下了.

"我知道啊,昨天我先生為這罰我抄書,抄的手都要腫了."神佑甩了甩手,鼓著臉道.

重煙:……

抄書和死罪能一樣嗎?

師父是真的很喜歡這家伙吧,居然罰他抄書,師父從來都沒有罰過自己.

重煙想到這里不由得酸溜溜的.

"那你還來!"

神佑撓了撓了頭,有點苦惱的道:"我姨姨不開心,我一個人溜達著,不小心就到了這里了."

重煙看了看那高牆,再看看身邊的少年,尋常人都爬不上來的吧,這能叫不小心嗎?

"你家人真疼你,還給你請先生."

神佑聽到這個,連連搖頭.

"先生不是我家人請的,是我撿的,我看到先生的時候,先生跟個叫花子一樣,好像餓了好多天,我掏出半塊肉干,先生就同意來當我的先生了."神佑說到這,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塊牛肉干.

"就這樣的,當時我吃了半塊,就剩一半了."她一邊說,一邊把牛肉干撕開兩半,隨手就遞一半給對方.

重煙接過那指甲蓋大的半塊小牛肉干,愣住了.

他完全不敢相信,吃素的師父會因為這半塊牛肉干答應做別人的先生.

可是看著已經把牛肉干丟進嘴里,吃的香噴噴的少年,重煙又覺得他說的肯定是真的.

難道這塊牛肉干超級好吃嗎?

他在宮里,倒沒有吃素的要求,以前師父說他正在長身體的時候,沒有要求他吃素.

他把牛肉干也放進了嘴里.

有點辣,肉干很硬,可是越嚼越香,還有一股甜味.

甜辣甜辣的.

小半塊肉干進肚子,重煙只覺得好像有一點點的滿足感.

接著就見少年又遞過來一塊糕點.

透明的,里面還有小花朵的樣子.

少年悉悉索索的從他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堆吃的.

重煙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貪吃的小孩.

就見他嘴不停的在吃.

吃完肉干吃糖塊,吃完糖塊吃杏仁,吃完杏仁吃棗子,吃完棗子吃奶干.

他吃的極其認真有順序.

像是樹上的大松鼠一般,臉頰鼓鼓的.

重煙看到他這樣,想到他就是自己的小師弟啊,莫名的很可愛.

想到自己那淡然如仙的師父,肯定會每每被他折騰的氣的跳腳.

"你上回來的時候,說起我了嗎?你先生有說什麼?"重煙忍不住有點期待的問道.

神佑吃著糖,想了一下道.

"我說了,我說有個傻子差點把自己毒死,先生正在喝湯,結果噴了,哎,先生年紀大了,據說年紀大的人,以後連屎尿都控制不住的,真可怕.對了,你叫什麼名?"

重煙:……

"我叫重煙,你先生還有問什麼嗎?"

神佑搖頭,沒有了.

重煙一聲歎息……

"不要總歎氣,容易變老的."

重煙笑著搖了搖頭,他不會老,他們重家人,都很難得老,年紀輕輕就會逝去.

"你先生不讓你來,你為何還老跑來這里?"

"好奇吧,我聽說公主特別美,我想看一眼."

重煙一手輕輕敲在他腦袋上.

真傻,真是個傻子,比自己還傻.

"以後別再來了,這里會要你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