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國師是我家先生
g,更新快,無彈窗,!

廳外,泉水涓涓.

廳內,熱茶冒著白煙.

穿著一身正紅衣裙的小劉氏,有心開口,可是坐在那,渾身別扭,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正紅色衣裙什麼的,都成了小心機.

因為從自己這個好"女兒"進門之後,她都沒有多看自己一眼.

洛百信卻屢屢失態.

"洛無量,好一個無量,傾城,你可是怪父親,當年……"

洛無量揮手,止住了面前的人,要說的話.

面前的人,是她的父親,親生父親.

她也曾無數次幻想再見會是如何場景.

她以為她會撲倒父親的懷里,痛哭一場.

無數次回憶父親說話的樣子,父親的笑容,父親生氣的模樣.

從懷念到回憶到淡忘.

許多年就過去了.

"不知洛大人此次前來,可有什麼事?"洛無量大大方方的坐下,開口問道.

洛百信有點氣急敗壞,聽著女兒口口聲聲的喊自己洛大人更覺得諷刺.

小劉氏對自己被忽視的徹底很不爽,對洛傾城的巨大改變感到心驚.

她以為會見到一個很尖銳的女子,畢竟傳說的呢絨布大掌櫃是一個孀居的女子,一個寡婦,在蠻荒草原活下來,還一手創建了如此巨大的一個生意,會活成什麼樣子,可想而知.

一定是刻薄尖銳,滿面風霜,剛強堅硬.

可是不是.

自己這個"女兒"居然一點變化都沒有.

不僅臉上沒有風霜,甚至連一點刻薄的跡象都沒有,眼角甚至沒有皺紋.

臉頰也是十分飽滿,應該是甚少發怒.

經常發怒的人,嘴角的紋路也會很重,久了也會形成一道痕跡.

所以大家族的主母,總讓人感覺嚴肅不好接近,就是因為臉上嘴角那兩道紋.

小劉氏臉上都不自覺的有了.

她以前貌美,現在略微有點刻薄的感覺,面相不算好.

她自己不覺得.

可是她看到她可憐的女兒,雙十年華的姑娘,臉上居然有兩道紋了,可見在宮中生活十分不易.

對比眼前的洛傾城.

小劉氏寬大袖子下的手,握的緊緊的,生怕自己忍不住會露出怨恨的眼神.

她怎麼可能長這樣,簡直像是妖怪.

一個寡婦,臉上沒有風霜憤恨,就是樣子,也都像是姑娘時候的模樣.

唯一有變化的就是,她更美了.

多了從容大氣光明磊落的美.

更加耀眼妖豔,就是同為女人,自己看一眼都會心跳加快.

小劉氏看到眼前的洛傾城,對自己當年的做法,更加肯定.

眼前就是一個妖女,真正的妖女,自己若是沒有害她被劫走,這些年,自己母女怎麼可能過的這麼滋潤.

"傾城,你不要怪你父親,他這些年對你日思夜想,日日都在煎熬,要怪就怪我,我恨不得被劫的是我."小劉氏捂著臉說話,說完眼睛就通紅了.

洛無量這才打量她一眼.

也只是一眼,就沒有多看了.

曾經想碎尸萬段的女人,也就不過如此.

她殺過人,也見識過殺人的場景,對內宅的斗爭也門兒清.

她回來,只是因為神佑.

"若是被劫的是你,你這樣人老色衰,恐怕活不下來."洛無量云淡風輕的呷了一口茶道.

"你……"小劉氏被這一句話給噎住了,怎麼都想不到,這個"女兒"居然會這樣回答.

還有沒有一點廉恥了.

看到小劉氏面上的怒氣,連發怒都不敢,很快的掩飾起來,洛無量膩歪的很.

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她的父親,再次端起了面前的茶杯.

端茶送客.

洛無量眼尾的眼神掃過,動作卻是極具風情,雖然是送客的動作,卻也讓人討厭不起來.

當初山上殺人如麻的大當家,都對洛無量這個表情毫無招架之力.

"若是洛大人沒有什麼要緊事,那就這樣吧,無量初來乍到,還有很多事情要忙碌,就不招呼了."

洛百信又氣又急,內心也很是理虧,當年,女兒被盜匪所劫,本應該派人搭救的.

可是蠻荒盜匪凶惡,救人很難.

而且一個女子,落入盜匪窩,就算救出來又能如何.

何況傾城那樣的容貌.

這件事,成為他心中永恒的刺.

沒有想到,女兒還活著,而且活的很好,只是不認自己這個父親.

申國最重視禮儀孝廉,自己的親女兒居然不認自己,洛百信只覺得胸前怒火燃燃.

甚至想拍桌子怒罵.

只是左右沒有趁手的拍桌子的東西.

看到小劉氏面上一閃而過的怒容,他也是很生氣.

跟他設想的千差萬別,小劉氏是傾城的姨母,傾城一直對她親近有加,怎麼會如此一副仇人的模樣?

"你,你……"

洛百信氣急敗壞不知道說什麼.

這時候小胖子的老仆,宅子的代管家,進來了.

"娘子,郭先生說有事請教."

老仆是個老太監,那氣勢,不是一般家族的管家能比的.

皇帝跟前的仆人,那氣度,可比得上一般的王公貴族了.

洛百信想發火,可是看著這樣一個老管家,居然生生的沒有發的出火,還有一種怪異的感覺,自己居然對一個仆人有種納頭就拜的沖動.

洛無量見自己端茶,都沒有能把自己的親爹送走.

從孝道上來說,確實是,自己沒有辦法做什麼.

這個世道就是父母要你死,你必須死.

忠孝最大.

洛無量放下茶杯,看到氣度非凡的石管家,點頭道:"你讓郭先生過來吧."

本來別人處理事情,常人是要避讓的.

可是洛百信又氣又覺得自己是洛傾城的父親,再怎麼樣,他都是有理的.

根本沒有想退讓.

小劉氏樂得父女沖突擴大,也一副沒有辦法的樣子,坐在那.

國師進來,看到有人,還有點怪異.

他比較臉盲,向來不太重視別人,並不認識來人.

可是洛百信和小劉氏都是住在京城的人,怎麼可能會不認識國師.

臉色立刻變了.

洛百信顧不得生氣連忙站起來行禮.

小劉氏也緊張的跟著站起來.

夫婦兩這回是真的納頭就拜了.

國師愣了一下,沒有認出對方是誰,只是搖頭道:"我已經不是國師了,請勿多禮."

洛百信卻不敢不多禮,恭敬的道:"聖上親封您為聖國師."

國師連連擺手:"在下只是洛娘子家的教書先生罷了."

.

PS:新年快樂,祝大家狗年旺旺旺(^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