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洛家上門
g,更新快,無彈窗,!

寬寬的梨花街,街道兩邊梨花早落了.

梨樹也沒有結果.

這條街上的梨花,都是只開花不結果.

但是春季,梨花都盛開的時候,極美.

如同大雪一般.

雪白又芬芳.

是京城一大盛景.

梨花街的宅子住的多是高門大戶,自然不僅僅是因為梨花美,而是因為這條街離皇宮近.

雖然是離皇宮的後牆近,但是也很不錯了.

試想那些要去早朝的官員們,每日都要早起化妝打扮再去上朝,如果住的太遠,一路奔波不說,到時候妝容都花了.

如果奔波的急了,還會出事故.

更有甚者,遇到堵塞,晚了,就更糟糕了.

可是如果住跟前就沒有這些問題了.

級別越高,住的越近.

上朝的時候還能謙虛的說,自己是靠雙腳步行過來的.

這跟現代住在北京一環內的老頭,去參加全國人大代表會議,提倡大家節能出行,說自己是騎自行車過來開會的.

想想,住在幾百公里外,八環的小代表,騎自行車來的話,估計到的時候,今年的人大代表大會已經結束了.

從梨花街去皇宮,就不遠,是可以步行可達的.

所以梨花街上住了什麼人,彼此不說門兒清,但是大體是知道的.

一條街,兩個洛府.

等著看戲的人,終于等到了.

卻是原來的洛府上的洛百信洛大人,親自攜夫人小劉氏上門拜訪.

街頭的洛府也有一點消息出來了,卻是蠻荒草原上來的如今炙手可熱的呢絨布的大掌櫃.

蠻荒草原剛剛大戰過後,那呢絨布價格一下子飆升了.

因為荊軍攻打蠻荒之前,呢絨布就是受小公主推崇,更受那些書生學子推崇,有錢的人都願意做一身呢絨布的衣服,就把呢絨布的價格炒的比較高了.

結果經過一場戰爭,蠻荒草原都忙著打仗,哪有人織布,這布料供給不足,價格更是一下子飚到了天上去了.

那些王公貴族,總不能過了新一年,還穿去年的衣服吧,怎麼的都要做一身新衣.

呢絨布供應的少了,要的卻多了,能拿到的各憑本事了.

一度,那小小一尺布,都夠農家一年衣服的布料錢了.

如今這呢絨布的大掌櫃居然能夠在梨花街買房安頓,也不算是太離譜.

不過光有錢,若是沒背景,來京城,也是不容易立足的,遲早會出事.

聽說還是一個女子,就是不知道這女子的背景是誰.

眾人猜測紛紛之時,街尾的洛家人居然親自上門拜訪.

要知道洛家也曾經是風光一時,他家可是出了一個寵妃娘娘容妃的.

只是現在容妃據說失寵了,洛家也低調了一些.

洛百信得知女兒歸來,顧不上拜帖什麼的,就要上門.

洛家老爺子都沒有出言阻止,那就是默認了.

小劉氏向來就是賢惠的,她雖然不是親娘,也是親姨母,自然也要跟來,估計到時候還得一口一句心肝寶貝的哭訴,她連姜片都准備好了,萬一哭不出來.

初到京城,三當家一行人都很忙碌.

阿鹿很急切的想要重新把哨隊建立起來,小五整日跟著阿鹿出門辦事.

阿尋把自己沉浸在書房,這一路見聞很多,他也要好好整理學習.

三當家則是忙著生意上的事情,無量畢竟不方便出面,兩人商量了事情,都是他出面去做.

神佑在罰抄書,小胖子在陪著罰抄.

國師在監督.

一時間府里很是安靜.

小胖子的老仆雖然一路江湖經驗很差,但是管一個宅子的能力卻超強,他以前可是管著熙國皇宮一大家子人的.

洛無量向來就是很大膽的人.

第一次見到國師就毫不猶豫的讓國師當山里的先生.

此刻見到這老仆,她也大大方方的,直接是讓這老仆把宅子給管起來了.

洛百信攜妻子小劉氏上門拜訪,心里是很急切的.

但是到了門口,看到那巨大的"洛府"二字,心中也不甚舒服.

尤其是路上,小劉氏忐忑的問道:"傾城都回京了,也不來見我們,是不是對我們心中有怨,只怕……"

洛百信相信自己的女兒不是那樣的人,可是看到門口龍飛鳳舞的"洛府"兩字,又不確定了.

好在,兩人上門並沒有被拒絕.

當然一般除了生死仇人,不至于上門拜訪都被拒.

洛百信和小劉氏在仆人的帶領下,進了這棟嶄新的宅子.

小劉氏原本以為里頭會很慌亂或者一副暴發戶的感覺,結果都沒有,一切居然都井井有條,完全不像一個商賈之家.

甚至跟他們洛家都不相上下.

往來的仆人,沒有莽撞的.

一切都安靜有序.

大家族治家,好不好,看細節就知道.

這是一座新宅子,按說主人剛剛搬進來,肯定會有很多不妥.

可是這一路走來,連台階角落的綠蘚都不見,走道護欄也擦的一塵不染,十分乾淨.

也沒有聽到大聲喧嘩吵鬧.

好像是一個真正鍾鳴鼎食之家一般.

小劉氏一路面上不顯,內心卻十分驚訝,也不知道那小賤人有什麼經曆,一介商賈居然還弄的這像模像樣的.

相比之下,洛百信倒是粗心很多,他比較急切,沒有注意這些.

兩人被請到了前廳,仆人給端上了茶水和點心.

前廳布置的也非常雅致.

兩邊有圓圓的木窗,從左邊木窗看,枝條嶙峋,像是一幅意境極好的畫.

從右邊木窗看,流水清澈,泉聲叮咚,趣味十足.

正大門望去,也是有章有法,一面巨大屏風,秀的草原朝霞,雪山,飛鳥,十分大氣,那草都是一枝一枝的,分的很清楚.

小劉氏端坐,看了一眼面前的點心,也不是京城里鋪子買的點心,居然是家中自己做的.

她沒有嘗,防人之心不可無,但是心中更是驚訝了,這才來,連點心師傅都備好了,好像不是臨時起意,恐怕是早有預謀.

洛百信坐不住,雖然有些失禮,他站在那巨大的屏風跟前轉悠.

看著面前寬闊廣袤的草原,回想曾經自己也到那邊任職了一段時間,卻是讓自己失去了女兒,灰溜溜的回到了京城.

他對草原的印象很糟糕,寒冷,荒涼,那里的人也是愚昧野蠻.

他這輩子都不想再去草原.

可是冷不丁在這里,看到這樣一幅寬闊又廣袤的草原圖,他討厭草原,可是他也是鼎鼎有名的才子,欣賞眼光是有的.

這一幅草原圖,很溫暖.

橘紅的朝霞日出溫暖,嫩綠的草地溫暖,湛藍的天空溫暖,天上飛的大鳥都是柔和溫暖的.

繡這屏風,畫這畫的人,心里一定也是溫暖的.

洛百信看的入神,冷不丁有人從草原里走出來.

是洛無量從屏風後頭走出來.

她隆重的打扮過.

她不打扮的時候,美的就讓人晃神.

打扮之後,就更加讓人美的窒息.

即使面對的是女兒,洛百信也愣住了.

不敢相信,對面瀲灩四射的女子,是自己的女兒.

他記憶中的畫已經美化了她.

可是眼前,她比那畫更美無數倍.

她站在那,笑容清淺,盈盈一拜.

洛百信後退了好幾步,不可置信的喊道:"傾城?"

洛娘子搖了搖頭,道:"洛大人認錯了,在下洛無量."

PS:因為過年了,常去碼字的咖啡店關門了,三十到初三每天一章……這個借口好不好?總之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