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不喜
g,更新快,無彈窗,!

那隊侍衛還沒有走遠.

重煙端坐著,余光看到自己身邊的拂塵像只會跑的松鼠一樣,一點一點的往後縮.

那白白的毛悉悉索索的從花草上滑過.

重煙板著臉,有點哭笑不得.

這誰家的小孩,真是太調皮了.

神佑不是真的很調皮.

她敲他後背,是警告他,讓他不要暴露了.

她拿拂塵,是發現這個好像挺好用的,萬一暴露了,這個好像很順手,當個武器什麼的,刷人家一臉毛.

神佑可是經曆過蠻荒大戰的.

生死的神經還是很強的.

但是重煙沒有,重煙雖然在重家的時候受過一些委屈,但是總體來說,還是順當的.

進了宮之後,雖然也有些波折,可是也沒有刀光劍影,直面生死.

才會讓他,還有時間憂慮相思.

所以他才會以為,對方是太頑皮了.

等侍衛走遠了,重煙才轉身回頭.

看到了少年的正臉.

少年有點嬰兒肥,臉潤潤的,皮膚白皙,五官周正,眉毛比較粗,眼睛很是漂亮,亮晶晶的,長相略微有點女氣了,但是十分好看.

看著模樣,就知道是個很活潑好動的少年,坐不住的樣子.

"你是誰家的小孩?"重煙問道.

"洛家."神佑想到家里的大招牌,家里最大的應該是洛姨姨了,三伯伯都聽洛姨的.

重煙點了點頭,如果是洛家的話就沒錯了,都說洛家的人長相好.

洛家,也是重臣之家了,好像宮里的容妃就是洛家的,只是不知道這小孩是洛家哪一支的孩子,以前從沒有聽過.

"皇宮可不是能隨便玩的地方,以後不要再爬牆了."

"謝謝你剛剛替我掩飾."神佑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看著這周圍的花,又道:"你是個好人,不過這個花不能吃的,有毒."

重煙才想起來,這個小孩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那花有毒.

他皺著眉,不太相信.

小公主都用這花制香,然後樂貴人的院子里也有這花.

當時樂貴人還問自己這花如何.

自己說的是,甚好.

因為他也喜歡這花.

神佑見對方居然不相信自己,她說的話,家里人可從來沒有質疑過的.

她有些不爽的道:"你不信的話,摘幾片葉子,找幾只小鼠試試,一吃就死了."

這種花草蠻荒草原上也有,只是長不了這麼高,矮矮的一小叢,山上的叔伯都是用來做陷阱打獵的.

重煙看著面前的少年,一臉不服氣,什麼想法,好像就直接在臉上了,單純的很.

他莫名的想相信.

可是如果少年說的是真的,他想到樂貴人院子里的花,他臉色一下子慘白起來.

神佑見這人在發呆,想到宮牆外的小胖應該很擔心了,沒想到一進來就碰到侍衛,挺危險的樣子.

轉身准備離去.

她拿著自己的鞭子,跳起來往上頭拋.

陽光下,鞭子泛著藍光.

把重煙的思緒重新拉了回來.

"你這繩子哪來的?"

"我先生送我的."神佑沒有多耽擱,刺溜刺溜的順著那繩子就朝上爬.

先生?重煙身體晃了晃.

說不上是喜悅還是哀傷.

那是師父的繩子,師父有了新的學生了,師父回來了.

"你先生還好嗎?"

神佑爬到一半冷不丁聽到對方打聽自己的先生,她點了點頭:"很好啊,先生他老人家一頓要吃三碗飯,頓頓跟我搶肉吃."

重煙又晃了晃,那個刺溜刺溜爬牆的小孩說的人是師父嗎?

師父可是一直吃素的啊.

重煙有點疑惑,少年說的生動,他甚至想到這小孩跟他先生搶飯吃的場景.

"可否告知你先生的名諱?"重煙站在牆角,仰著頭問道.

"不行,先生說他的名字太丟人了,不讓我說.我走啦,下次再來."神佑爬到牆頂,跟下方的少年揮揮手,翻身出去了.

聽不到外頭的動靜,可以想象那小孩悄噠噠離開的模樣.

重煙呆呆的望著高高的宮牆.

回頭看著亂糟糟的花樹.

他撿起來了幾片葉子和花,回到了國師殿.

……

"佑哥,你看到了什麼?你剛剛進去好久,嚇死我了."城牆根外,夕陽斜照.

一半陽光,一半陰影.

小胖子仰著頭問道.

神佑甩著齊肩的頭發,有點苦惱的搖頭道:"就看到了一個傻子,還差點被侍衛抓住了."

"皇宮里就是有很多侍衛的,你是想找什麼嗎?"

神佑搖了搖頭.

她也不知道要找什麼,就是很好奇.

"算了,趕緊回去,趁我姨姨沒有發現,去換身衣服,不然姨姨看到我衣服破了,又要嘮叨了."神佑飛快的奔跑起來.

小胖子跟著後面氣喘籲籲的跑,一邊跑一邊喊:"佑哥等等我."

……

重煙回到國師殿,一個人呆了一陣,然後又急忙忙的去了公主殿.

如風一般,跑著過去的.

很不合規矩.

兩人關系不錯,平日小公主還總鬧著要去找小國師玩,看到國師匆忙忙的跑來,宮女們還以為是公主喊來的,也沒有阻撓.

那個小孩說的居然是真的,那花真的有毒,不僅僅花,葉子都有毒.

而且劇毒.

國師匆匆忙的跑過來,他擔心小公主.

小公主還用這花制香,萬一出事就危險了.

所以顧不上理智,直接跑過來了.

重煙來的時候,小公主正在寫東西,她穿著明媚的裙袍,端坐在椅子上,秀手握著筆,一旁有秀氣的小太監在磨墨.

看到面色緋紅的重煙,小公主還嚇一跳.

"煙哥哥,你怎麼來了?"

"公主,那花有毒,不能制香."重煙迫不及待的道.

公主伊表情愣了一下,有點不自然.

氣喘籲籲的重煙,也愣住了.

他極其關心公主,對公主的任何一個表情都不會錯過.

他忽然想到,初見公主那天,她仰著頭,看著那片花.

他以為是茫然,和自己一樣.

現在想起來,她是驚訝吧.

驚訝皇宮里,居然會有一片有毒的花.

"我知道了呀,碧瑤說了,我已經讓她處理了,煙哥哥,我寫了一首新詩,你要看看嗎?"公主眉眼彎彎的笑道.

重煙看著那漂亮的小太監,皮膚白皙,衣著打扮和自己很像,除了衣服的色彩,不是玄色的.

小太監見自己看向他,努力的挺了挺胸.

重煙望著公主,面色難言的搖了搖頭.

幾乎是跌跌撞撞的跑著離開了.

磨墨的小太監趁機道:"公主,國師大人太輕佻了,居然隨便就闖進來了."

公主看了小太監一眼,手里的毛筆砸了過去,小太監雪白的臉,瞬間濺上了墨汁,黑乎乎的.

"我不喜背後說人壞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