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那花有毒
g,更新快,無彈窗,!

高高的宮牆內.

有一片高高的花.

甚是茂盛.

那花長的像樹一樣高.

花朵很大,色彩豔麗,花期也長.

花朵怒放的漂亮.

樹干筆直.

葉子寬闊,生命力頑強.

花樹下,有一個身著玄色袍子的少年.

少年頭發很長,頭上有一枚漂亮的白玉發簪.

少年皮膚很白,尖下巴,眼尾上揚,身著玄色,漂亮的近乎妖氣.

不過少年的眼神還是很乾淨.

午後的陽光從花叢中斑駁的透出來.

星星點點的灑到了少年身上.

少年盤腿坐在樹下,打坐.

身邊放著一個長長的漂亮的拂塵.

拂塵的棍子紅的發亮,很是有年代了.拂塵上的絲線根根雪白,飽滿胖大,非常好看.

少年看似專心,實際卻有點心不在焉.

他在等人.

等的人如果會來,那等待就是一段甜蜜的旅程.

等的人如果不來,那等待就是一場忐忑的折磨.

他已經等了很多天.

午後,他就會過來.

他和小公主初識在這里.

第一次,見到公主伊,就是在這花下.

對別人來說,這就只是禦花園里千千萬萬朵花的一種.

對他來說,卻不一樣.

這是他遇見小公主那天,看到的花.

那一天公主伊就站著這花樹下.

她仰著頭,眼神有點迷茫,那個樣子,一下子就撞到他心里.

以後的每一天,他只要看到這個花,就能想起小公主.

這種花,對他是有不同的意義的.

再以後,甚至小公主還約他到這花前見面.

因為這里離國師宮殿比較近,也比較偏僻,剛好靠近宮牆,也不會有其他人過來.

小國師重煙,對皇宮,說不上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雖然到了這里,他可以不用做事,只要專心讀書就可.

也沒有人會再貶低他.

可是他也並不覺得快樂,皇宮很陌生,他對未來很迷茫.

直到他遇見小公主.

整個人生都不一樣了.

人世間居然有這樣的女孩,聰慧機敏美麗,又是天之驕子.

重煙整個人都陶醉了.

小公主一定也喜歡他.

總是找他玩,還會拉他的手,還讓他陪著一起讀書.

重煙想到這里,心都是暖的.

可是再暖的心,忐忑等待的時候,都是苦的.

重煙沒有再自欺欺人的打坐,他仰頭望著頭頂的花.

陽光很明媚,花朵更漂亮了.

小公主最近很喜歡弄花香,上一次見到她的宮女,來這里采花.

這個花不是很香.

不過重煙卻很好奇,不知道她會制成什麼香.

如果制成了,他很想要一份,以後每日都可以帶在身上.

小公主還專門給自己寫詩.

想到小公主的各種奇思妙想,他的臉上抑制不住的露出淺淺的笑容.

最近他在宮里都很閑,除了隔幾日去樂貴人那里看看,就沒什麼大事了.

皇上異常重視樂貴人,很是奇怪.

宮里美人很多,各色各樣,重煙第一次見到妃子皇後聚集的時候,簡直是眼花繚亂.

不過在看到挺著大肚子,臉上長了斑點,臉更肥了,卻還笑容可掬的樂貴人的時候,重煙有一點點明白.

這時候的樂貴人,讓人看了心情就好.

他看到樂貴人院子里也有這花,他的心情也很好,很是親切.

應該是小公主送的.

她也喜歡這花.

那一刻,他甚至想到,如果小公主有一天,變成這樣大圓臉,臉上很多斑,他依舊會喜歡的,很喜歡.

可是此刻,他又歎息了一口.

他是國師,國師不娶親.

風吹的樹葉沙沙響.

一朵大大的花,長的太熟,從枝葉上落了下來.

還轉著圈,很是好看.

重煙伸出手,接住了那朵花.

想到小公主會用這花制香,他花拿到了鼻尖聞了聞,奇怪的味道,他張開嘴,想嘗一嘗這花的味道.

"不能吃的,有毒."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

重煙嚇一跳.

誰在說話.

他抬頭望去.

等看到說話的人,眼睛都瞪大了.

只見高高的城牆上頭,居然扒拉著一個人,露出一個腦袋,兩只手費勁的抱著有些光滑的琉璃.

是一個小少年,比自己還小的少年.

"你怎麼上去的?"重煙有點蒙圈的問道.

皇宮巍峨無比,城牆更是十分的高.

除了那些寫江湖的傳奇小說和畫本,有說過人有輕功,可以飛來飛去.

實際上卻是沒有的,至少重煙從來沒有見過,皇宮里就算很厲害的侍衛,也不可能一下子飛到城牆頂.

重煙很肯定,因為之前小公主特意實驗過.

小公主也很好奇這個問題,特意把她的貓趕到了城牆頂上,想要讓侍衛飛上去救下來.

結果侍衛是爬梯子上去的,根本沒人能飛起來.

再就是侍衛用箭把貓射的驅趕下來的.

重煙飛不起來,他的師父更飛不起來.

"我爬上來的."神佑炫耀的展示自己爬上來用的鞭子,陽光下,那鞭子散發著淡淡的藍色.

重煙卻面色一變.

接著見牆上那少年,許是太得意,一只手用來展示東西,結果另一只手沒有扒拉緊.

居然噗通一聲,從上面掉下來了.

只聽得嘩啦啦一聲.

少年掉進了花叢中.

重煙眼睜睜的看著她把自己砸進了這一大片花樹里.

最後撲哧撲哧的掉到了自己跟前.

臉沒有劃傷,倒是頭發亂了.

身上的衣服也亂了.

少年狼狽的趴自己面前,頭上身上,都是花.

重煙不知道為何,居然覺得很是好笑.

"你還好嗎?"

少年捂著腦袋,皺著眉頭道:"完蛋了,衣服破了,回去肯定會挨罵,怎麼辦?"

看著少年臉上痛苦的表情,以為他受傷了.

卻沒有想到居然是在擔心衣服.

真幸福啊,重煙第一個想法就是這樣.

面前的少年一定有一個很幸福的家.

肯定是哪家王公子弟吧,太頑皮,出來玩耍,擔憂衣服破了,被長輩罵.

平時肯定很調皮.

少年皺眉的樣子都極其歡喜,若是自己是他的長輩,肯定不舍得重重的罰他,所以每次罰的很輕,就讓他更調皮了.

否則有哪家孩子,居然無法無天的爬城牆,不怕被射死.

這時候,有一隊小跑的腳步聲靠近.

少年眼睛瞪大了,朝自己露出拜托的眼神,然後干脆的把自己埋在花叢里.

居然完全對自己不設防.

重煙愣了愣.

等到巡邏的侍衛過來,看到小國師坐在樹下,詢問道:"大人可有見異常."

重煙感覺到後背有小手在戳自己,脊背很癢,他鎮靜的搖了搖頭.

"剛剛好像有只鳥飛過,飛到了那邊去了."重煙面色坦然的指了指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