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爬宮牆的少年
g,更新快,無彈窗,!

鞭炮響.

旅人歸.

紅綢緞從洛府的牌匾上飄下.

大大的"洛府",金燦燦的閃耀.

這兩個字寫的龍飛鳳舞,甚是霸氣.

洛無量一看這字就知道是三當家寫的.

他有一個女氣的名字,王如意.

可是他卻有一身抱負野心,從他的字就能看出來.

他的字極好,野心勃勃,從不掩蓋.

洛無量看著這兩個字,心中百感交集.

她進京的時候,甚至還有過一個念頭,要不要回洛府,自己回洛府的話,會不會給神佑帶來更好的幫助.

只是一瞬間的念頭.

實際上她知道,洛家早就放棄了她,這世道對女子很苛刻.

有那樣經曆的她,回到洛家,也只有自盡保全名節一途.

只是她心底存的幻想了.

畢竟,那是她曾經長大的地方.

可是眼前,這鏗鏘有力的"洛府"二字,讓她徹底不再猶豫.

她不用回洛府,她自己就能建一個洛府.

她不用依仗任過去任何人.

她是洛無量,不是洛傾城,洛傾城已經死了.

洛無量一行人在門口停頓了一下,就進宅子了.

而申城是沒有什麼秘密的.

街頭的宅子被人買了,早不是什麼秘密.

一直見那宅子的牌匾包著,也不知道是什麼人.

如今終于揭曉.

卻不想,居然是洛府.

這就有意思了.

街尾還有一家洛府.

申國人講究家族背景,沒有單打獨斗的,出來讀書做官,都講究背景.

就算是遠親,也要攀一點關系,上門拜訪,也是會被接待的.

可是這一條街上,居然出了兩個洛府,那就是赤裸裸的打臉的感覺了.

不知道這個洛府和那個洛府有什麼關系.

……

宅子很大,雖然不能像草原的馬場那樣騎馬奔跑,可是跟草原的木屋比,這邊真的非常精致.

亭台樓閣,前院後院,溪流池塘,花園假山.

處處都是景.

更誇張的是那床.

三當家最舍得花錢的地方.

買了兩張超大超大的床.

一張床就好幾進,里面跟一個屋子一樣了.

一張是洛娘子的,一張是神佑的.

神佑跟著轉了一大圈,感覺還好,並沒有特別激動.

而其他人卻感覺不一樣了.

連阿鹿都有點被三當家的手筆驚到了.

原來京城的宅子是這樣的.

屋頂窗戶都有各種繁複的雕花.

三當家得意洋洋的帶著大家參觀,若是被外頭人看到,肯定覺得他們這一大家子都是土包子.

不過大家都很開心.

國師看到大家開心的模樣,也被感染了開心的情緒,因為也有一間屋子是屬于他的.

倒是那個死皮賴臉要跟著來的小胖子主仆,一臉見怪不怪的模樣.

顯然,他們熙國的皇宮要比眼前這宅子漂亮太多,也大無數倍.

所以小胖子覺得興趣缺缺.

一路只是跟著他新拜的師父,白衣少俠,現在他已經自來熟的喊佑哥了.

大家在參觀新宅子,神佑到了後院,小胖子也跟到了後院.

小胖子應該比神佑大一兩歲,只是他長的圓,光長胖不長高,看起來比神佑矮一截.

很自覺的當小弟.

他的老仆,那個老太監就沒有這麼自在了.

自家小主子別的不成,臉皮卻一等一的厚,硬要跟到人家里來.

老仆都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這樣,的確比單獨在外頭住穩妥許多,想起來一路被騙的經曆,老仆也是一把辛酸淚.

武功再高,也搞不定江湖.

所以他只能搗糨糊,假裝擰不過少爺,跟著死皮爛臉的住進來.

當然,他是仆人,必須要幫忙整理屋子,總不能跟少爺一樣玩耍.

大家終于到了京城,都忙著安頓.

連國師都忙著感慨,靠近京城,那些找他要藏寶圖的盜匪就銷聲匿跡了,又聽說了皇上的後宮最近事情很多,大概是小昭後也顧不上他了.

一不留神,就沒有顧得上神佑.

都以為神佑在後院玩耍.

神佑的性子就是坐不住的,況且她總覺得那宮牆很是熟悉,想去看一看.

于是眾人忙碌的時候,神佑帶著拖油瓶小胖子一起朝皇宮走去.

距離不遠,也沒有騎馬.

午後.

陽光明媚,知了叫聲漫漫.

一個白衣少年,身形挺拔,俊眉星眼.

一個白衣胖少年,身形圓潤,細眉細眼.

兩人一起朝高高的城牆走去.

因為這一路,平時很少會有人過來玩,附近的人都知曉.

也是都有侍衛巡邏的.

但是他們兩年紀都小,衣著也精致,侍衛看了,也沒有太在意,以為是哪家王公的孩子.

于是兩人居然就這樣走到了城牆腳下.

圓胖子小希是自小在熙國皇宮內習慣了,對皇宮的城牆並不畏懼.

而神佑則是在蠻荒草原野慣了,基本上在草原她是稱王稱霸的,而且內心深處,她對這里也一點都不畏懼,所以兩人就這樣走到了跟前.

神佑仰著頭,看著城牆頂上流光溢彩的琉璃瓦,轉頭問身邊的小胖:"小希,你說里面是什麼?我們能爬上去看看嗎?"

小胖噠重重的點頭,他曾經在熙國皇宮里,整日對著城牆,都在思考怎麼爬出去,對這個太有心得了,就是他自己太胖了,不太容易實現,但是佑哥身手這麼好,一定可以.

"可以用繩子,掛上面,然後爬上去."

神佑也覺得甚是可行.

她對里頭太好奇了,總覺得有東西在召喚她.

她從腰上解出鞭子,就是先生給她的那根繩子,十分好用,可以拉很長很長.

一頭是可以握手的小勾子,神佑把鉤子這頭朝城牆上丟.

只一下,就聽到吧嗒一聲,勾住了里頭.

神佑拽了拽繩子,很是牢固.

把裙擺一綁,回頭對小胖道:"你幫我把風,我爬上去看看里面是什麼!"

"好的,佑哥,你上去,有人來我就喊你,我很機靈的,放心好了."小胖拍著自己的胖胸脯保證道.

神佑點了點頭,抓著繩子,居然就跟走路一樣,一路往上爬.

看的下方的小胖一臉激動,額頭上汗都滴下來了,自己要是能像佑哥這樣,以後回家,是不是就可以把父皇母後給救出來了.

神佑這一刻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冷靜,心跳的極快,噗通噗通的,像是要跳出來一樣.

越往上,越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