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小和尚偷學
g,更新快,無彈窗,!

申學附近有一座天人廟.

廟堂威嚴,香火旺盛,可以算得上國廟了.

皇家有道場,都是去天人廟舉辦的.

王公貴族也是如此.

不過最近,天人廟附近居然起了一座小廟.

很小的廟,但是很整齊.

進門是一個小院,院子兩邊有小門房.

院子里頭,就是一個大廳,大廳中間擺著佛像,點著香燭.

佛像前頭,兩排團蒲.

大廳後頭,就是和尚住的屋子.

一拍小屋,還有一片菜園子.

小廟蓋的位置很取巧.

在一座小山頂上,正對著天人廟.

和尚住的屋子,也很巧,有一間屋子,像是蓋在了山頂外頭,用木頭橫出去.

雖然小,精致卻非常美.

這里香火很淡,基本沒有什麼人來.

就老和尚師徒三人.

大和尚負責干活,砍柴燒水做飯種菜.

小和尚負責幫忙.

老和尚喜歡掃地.

天不亮,老和尚就起來掃地.

他把整個廟前前後後都掃一遍了,對面天人廟的香火已經燒起來了,可以看到陣陣白煙,也可以聞到那香火氣息.

大和尚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就開始劈材做飯.

小和尚懵懵懂懂的起來,燒香點蠟燭誦經敲木魚.

師徒三人,一天的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因為沒有人來上香,小和尚也不喜歡在佛像跟前念經,他喜歡去那間橫出去的屋子念經.

坐在蒲團上,念經的時候,抬頭,可以看到樹葉.

看到遠山.

聽到鳥叫蟲鳴.

甚至還能聽到申學宮的書聲.

朗朗上口,比念經的聲音還好聽.

他已經把所有經書都念完了,現在不用看書,他都能念了.

昨日跟師父對答,師父居然說他輸了.

可是輸贏又能怎麼樣,師父沒有說.

盤腿坐在屋子里,念經的小和尚,忽然覺得有點無聊了.

這座山,什麼都好,就是沒水.

需要去挑水.

十七覺得是師父特意這樣選的.

挑水能鍛煉人心智吧,不然山里太安逸了.

吃過早飯.

小和尚自告奮勇,要去挑水.

老和尚沒有反對.

大和尚阿八,知道他這個師弟看著瘦弱,自小力氣卻奇大無比,自己一身腱子肉,和師弟掰手腕都會輸,也沒有反對.

于是小和尚挑著水桶出門了.

小光光頭,竹扁擔,小木桶,山間彎曲小道,小和尚走的歡快.

跳過了石頭,越過了小溪,越走,離山泉出水口越近,越走,也離申學宮越近.

在一個岔路口上,小和尚有點遲疑.

往左是山泉,往右是申學宮.

一邊是泉水叮咚,一邊是朗朗書聲.

小和尚心里癢癢,念叨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邊腳步不自覺的往申學宮這邊邁.

他走的飛快.

小和尚的身影像是林中的猴子一般,挑著木桶還飛奔.

申學宮的大門守衛森嚴,小和尚走的是後山.

因為山泉也是在申學宮的後山里.

茂密的林中,小和尚很快就穿過了.

看到筆直筆直的懸崖,小和尚有點苦惱.

不過很快他那圓圓的雙眼就瞪大了,懸崖上有藤蔓.

他放下木桶,順著藤蔓往上爬.

一邊爬,還一邊背誦經文.

很快就爬到了懸崖頂.

他聽到了笑聲.

聽到了切切實實的讀書聲.

小和尚陶醉的坐在懸崖邊.

真美啊,這里.

好像能看到自己住的那座小廟,阿八師兄在院子里劈材,師父還坐著念經.

泉水那邊有個瀑布.

透明的水從高高的山上落下就成白色的了.

陽光照耀,又成五彩的了.

小和尚的和尚袍子被風吹的呼呼的響.

他念了一句"阿彌陀佛",因為他覺得此刻心情很快活.

只是好像和他的教義不符合,大喜大悲都不太好.

吹了一會兒風,小和尚找了一間學堂,跟平日念經一樣,穩穩的坐在學堂後頭的草叢中,聽著里頭先生講課,學生對答,如癡如醉.

沒有阿彌陀佛,沒有師父,沒有神廟,沒有草原,沒有殺戮.

太陽漸漸爬到了頭頂.

先生敲了敲戒尺,宣布下學.

學生們恭敬的和先生告別.

先生走後,課堂里熱鬧了起來.

嬉笑打鬧.

一根毛筆不知何故飛了出來.

敲到了小和尚的光溜溜的腦袋.

小和尚驚覺,糟糕,他還要挑水.

一溜煙的爬起來,順著懸崖的藤蔓往下滑,找回自己小木桶,飛奔著去泉水下,挑水.

出來撿毛筆的學生,看到自己毛筆在草叢里,只是那草有點塌,像是被什麼動物壓過.

小和尚挑著水,飛奔回廟里.

和尚袍子在樹林中穿梭.

……

三當家一馬當先,飛一般,先進城安頓了.

他選的宅子極好.

看地理位置就知道,離皇宮不遠.

皇宮附近都是大臣之家,王公貴族.

房價極高.

三當家很會斂財,也很貪財,本以為他會隨便買一處宅子,畢竟他們來主要是送神佑他們去上學.

沒有想到,他居然舍得花大價錢,置辦了這里的房屋.

連洛娘子都有些驚訝.

位置不同,價格卻天差地別,三當家選的這處宅子,恐怕比城邊那些高了十倍不止.

這里的宅子一般都是皇家賜予,要買都是很不容易的.

三當家站在門口,看到下車的洛娘子驚訝的表情,止不住的開心.

當初選房子的時候,他也慎重考慮過了.

這一處宅子雖然十分昂貴,但是位置中心,是他能買到的離皇宮最近的房子了,錯過了再難買到.

他內心實際很是自卑,經曆了這麼多,也知道無量肯定不是什麼商賈之女,她甚至比那些送上白骨山的犯官家屬更有風儀.

對無量了解的越多,就越喜歡她,也越發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所以總希望,能把最好的給她.

就是這座宅子,落戶都是在無量的名下.

為了讓無量高興,里頭布置的東西,他都特意打聽過,大戶人家不喜歡太新的東西,喜歡有年份的感覺,所以布置的家當都是老家當,又是比新的東西貴好多的.

三當家花這錢的時候,很舍得,如流水一般.

甚至連門口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要安排好.

就為了等今天,能給無量一個驚喜.

洛無量站在這大宅跟前,看著牌匾上掛著大大的洛府,神色難言,因為這條街尾,也有一座宅子,大門也掛著大大的洛府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