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似曾相識燕歸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申城繁華.

寬闊的大道上,車擠著車.

進了申城,阿鹿即使面上再穩重,內心還是有點激動緊張.

他手牽著的缰繩,牽的十分的緊.

真大.

他以前以為他們建的白骨集市已經很大了,各國商人往來,都是他們一手促成的,他十分驕傲.

可是看到眼前的場景.

才發現,那種驕傲,還是很可笑.

見識少,才會容易驕傲.

果然,走出蠻荒,還是有不一樣的收獲的.

這邊真的很大.

人來人往,接踵摩肩.

這麼大的申城據說還不是最熱鬧了.

聽說熙國的瑾州比申城還有大,還要熱鬧.

而且瑾州是一座沒有城門的城.

申城已經熱鬧的讓人無法想象了,瑾州又會是如何觀景,真正是讓人神往.

坐在馬背上的阿鹿,看著來往的車輛,路過的行人,有些緊張,更多的是激動.

抑制不住的興奮感.

曾經他只想和妹妹好好的生活,照顧妹妹長大.

可是這一路走來,拓展了他的眼界.

讓他的內心也生出一股豪氣.

終有一天,他鹿歌也會在這里占據一席之地,就像在蠻荒草原一樣.

讓這往來的人都知道他的名號.

少年,終究是少年.

沉重的生活和苦難,沒有壓倒他的野心,反而激發了他的壯志.

馬背上的阿鹿,挺直了脊背,目光更加堅定,眼神更加沉穩.

同樣騎馬的小五,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卻是心不在焉的吸著鼻子,他餓了,聽說這申城好吃的很多,恨不得現在就安頓好,出來大吃一頓.

而一路病了許久的阿尋,今天也掙紮著要騎馬.

他騎的一匹溫順的馬,陽光照在他身上暖洋洋的,周遭的風,什麼味道都有.

不像草原的風,乾淨凌冽,有青草味.

這里的風,綿柔複雜.

可是他覺得他喜歡這里,幾乎是一看,他就喜歡這里.

這里人多,熱鬧,繁華,他好像天生就屬于這里.

他白皙的臉,被陽光曬的有點紅.

鹿尋,身著書生儒袍,容貌端正,眼神乾淨又熱烈.

路過的行人看到他,都露出了友好的眼神.

三當家沒有跟他們一樣,一路欣賞風光,他早早入城,安排住處了.

就等著他們來.

國師在馬車里,內心很是感歎,沒有想到他居然就這樣回來了.

沒有迎接,沒有衣錦還鄉.

而最後頭馬車里的小胖子,居然睡著了.

胖子嗜睡,排隊進城的時候,還鬧騰,這會子真進城了,又呼呼大睡,呼嚕聲都極其的響.

看到挺著大肚子打呼的小主子,老太監再次覺得自己任重道遠.

神佑精力充沛,白日連午休的不願意,好不容易進城,更是拘都拘不住.

不能騎馬,坐在馬車里,她掀開車簾,熱鬧的往外看.

趴著馬車的一邊的窗戶上,看什麼都新奇.

路上有擺攤賣零食的,居然還有雜耍的,跳火圈的,人人都在行走,人人都忙碌.

好多好多的人.

有笑聲傳來.

也有吵架的聲音.

還有人在吟詩,聲音很大.

還有人在彈琴,琴聲嘈雜.

街道走著走著,居然還有河.

河水嘩啦啦的流淌,河上有船.

船上還有漂亮娘子,勾著手在笑.

秋日了.

河風涼爽.

娘子們穿著紗裙,飄飄欲仙.

搖著團扇,被風吹過來,有香.

繼續前行,河消失了.

道路更寬了,兩邊的宅子,高高大大.

門口都有獅子.

兩尊兩尊的擺著.

叫賣聲小了.

讓人莫名覺得威嚴.

還有的門口居然還有玉石的階梯.

路過了這片威嚴之地,終于到了皇宮路口.

那是每天大臣們都要上朝的地方.

有一條長長的寬寬的道.

道路兩邊有鎧甲侍衛.

都看不清面容.

除了那些侍衛,那條道顯得空蕩蕩的.

遠遠的看,宮門巍峨,壯觀.

讓人心生崇拜.

神佑還趴在窗口.

癡癡的看著那皇宮.

忽然回頭對洛娘子道:"洛姨,那里面是哪里?我好像見過."

洛娘子連忙讓小桃把簾子拉下來.

不讓神佑再看.

神佑一個草原長大的孩子,怎麼可能會見到皇宮里的場景.

可是國師的態度,那次神佑指著毀容的藍玉說像她的娘親.

這一刻,洛娘子,電閃之間,似乎想明白了什麼.

難怪國師說,神佑要回到這里,才有可能活.

"那里是皇宮,以後可不能這麼說了,申國規矩很多,你要是這麼說,被有心人聽到,可不好."洛無量面色嚴肅的道.

神佑乖乖的點了點頭.

在重大的事情面前,她還是很聽話的.

不過她真的覺得那里面很熟悉的感覺.

甚至還有一股子的親近.

好像她的家就在里面一樣.

……

宮牆里.

花團錦簇.

最近皇宮里的氣氛緊張又奇怪.

樂貴人的肚子越發大了,明明不能侍寢,可是皇上除了樂貴人那,最多會再去皇後的昭和宮,其他人都視而不見一般.

樂貴人幾乎成了眾矢之的.

若是原本她地位高也就算了,她一個沒啥背景的小答應,憑啥有如今的地位.

宮里表面平和安甯,實際上卻暗流湧動.

甚至有小公主失寵的傳言出來.

不過小公主一副完全沒有覺察到的樣子,每日依舊高高興興的制香,以前有事,她都交給下人做了.

可是這次制香,她卻一定要親自安排.

不過她制香期間也弄出岔子.

她用了禦花園的一種花,卻不小心把她養的一只小狗給毒死.

當然,此事甚是隱秘,知道的人沒有幾個.

不過宮里再隱秘的事情,有心人想要知道還是能知道的.

于是不受寵的容妃,攛掇著善樂的木妃給樂貴人送了一盆花.

不過樂貴人很是小心.

並沒有把那花擺在身邊.

看似一件普通平常的事情,誰都沒有在意.

小公主也沒有在意,她什麼都沒有做.

不過,她的香水快要做好了.

不知道為何,她最近總覺得有些心神不甯,不是很舒服.

很是煩躁一般.

好在,她居然真的做出了香水.

有前味,後味,中味,不同味道的香水.

她想要舉辦一場宴會.

一場那個熙國少年會出席的宴會.

她要穿上她新制的香水.

重新遇上他.

想到這里,公主伊面色有點紅,她很快活,很期待.

她在她的宮殿里,翩翩起舞.

陽光下,真的如同漂亮的孔雀一般.

宮殿外,一身白衣的神佑,紮著書生的發型,才到肩膀的長發,總算是整整齊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