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預備班
g,更新快,無彈窗,!

城牆門口的風光總是有點特別.

形形色色的人都能遇到.

所以守城門雖然有些枯燥.

但是這些少年郎們還是比較驕傲的.

因為他們代表了申國的臉.

容貌周正,家境優越,學識不錯,是這些守衛的標配了.

經常有不少小娘子喜歡出城踏青.

實際上,城外光禿禿的,還沒有城里好看,壓根沒有必要去踏青.

還有不少小娘子打著去什麼廟燒香祈福的借口.

可是有那座廟能比得上京城里的天人廟香火旺盛,無非就是找借口罷了.

看一看那些少年郎.

說不定其中就有她們將來的夫君.

也說不定她們就被其中的誰瞧上了.

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樣的事,還不少,並且廣為流傳.

可是當守衛隨意的撩開車簾,沒有想到會看到這樣一個場景.

車里的光線比外頭暗.

車里的女子,臉上露著淺淺的笑容,粉面魅色.

她身邊坐著一個白衣小兒郎,下方坐著一個衣著整齊的婢女.

一幅閑散的模樣.

可是就覺得美麗.

讓人驚歎的美,無法形容的美,流光溢彩的美.

申國人崇尚美貌,認為貌美,德行也會美.

他們連男士都會對鏡貼花,梳妝.

那些上朝的官員,哪一個不是每天早早起床,先打扮好,再出門.

可是眼前的女子,讓那些眼高于頂,前途無量的守衛們,都啞口無言.

平日,他們看的女子,有美的,有很美的,有非常美的.

可是跟這車里的女子一比,似乎都成尋常了.

這一瞬間,他們甚至都忘記了其他女子的模樣,腦海里,只有面前這娘子的淺淺一笑.

很淺很淺.

守衛當中,洛項,最是震驚.

算起來輩分,他應該是洛無量的小叔的孩子,有親戚關系的.

他知道家里以前還有個堂姐的,後來那堂姐就莫名的消失了,說是病逝了.

他母親很不喜歡容妃的母親,私下咒罵的時候,都會說起這事,他有時候聽到,也似懂非懂,就知道那個堂姐應該不是正常病逝,據說還牽扯容妃選秀的事情.

可是眼下這人.

他不敢認.

可是內心又覺得,這人,可能就是他那"病逝"的堂姐,因為母親咒罵的時候,總是一臉不屑的提起容妃,說是她那"病逝"的堂姐在的話,哪有容妃什麼事.

那堂姐的名字都十分霸氣,叫做洛傾城.

誰家敢把孩子取這樣的名字.

讓他真正驚疑的不是母親說的這些話,而是他見過堂姐的畫.

在二叔的書房里.

有一張的堂姐的畫,極美.

他以為只是思念,讓人把那副畫畫美了,世間哪里有那樣好看的女子,就連傳說中傾國傾城的小昭後,都比不上那畫里的女子.

可是眼前的人,比那畫還美,卻又有點不對,那畫應該是堂姐少女的模樣,眼前這人,也是一幅年紀不大的模樣.

洛項太震驚了,以至于呆住了.

其他人也很震驚,他們以為他們在申國京城出生,必然是見多識廣,見過了天下間的美人,卻沒有想到,還會有這樣貌美的女子.

這些人心緒雖然複雜,不過動作卻沒有耽擱太久.

畢竟是大國守衛,不能弱了面子.

檢查過程依舊,只是後頭的,稍微有些心不在焉了.

看著這一隊車馬進城,少年們心思各異.

……

綠竹成林.

朗朗讀書聲,從竹林里傳出.

深秋的申學宮,景色極美.

一層一層的,有紅的,有黃的,有綠的.

山就像是一副水墨畫.

云霧繚繞.

只是此刻,幾個先生卻是心思各異,吵作一團.

陳學監收到了來信,得知鹿家幾個小子終于到了,很是高興.

總算是蒼天有眼,他們都還活著,鹿家幾個少年郎也都活著.

興沖沖的來安排他們上學的具體事宜.

當初他來上任,也就提了這麼一個要求,申學宮很爽快的答應了.

可是如今要具體落實,就又各種推諉了.

"陳大人,不是老朽不給你面子,實在是申學乃是申國的根本,申國第一學堂,你說的幾個學生,都是蠻荒草原來的,蠻荒之地,落後偏遠,就這樣讓他們來申學,實在是對其他學子的不公."

陳學監臉色鐵青,懶的跟他們吵了.

自己說那幾個孩子學問很好,他們也不相信,滿口仁義道德,公平大義,還不是不願意承若給自己面子,這申學里靠關系走進來的人還少麼.

"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四個名額,他們是必定要來上學的,什麼時候申學也成了不守承諾的地方了,這樣的申學跟山下那教人學駕馬車做廚子的學習班有什麼區別?"

眼看著陳學監連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居然把他們堂堂申學跟山下那些庸俗的學習班做比較.

近幾年,也不知道誰想出來的辦法,因為申國讀書成本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百姓讀不上書,那些銅臭味的商人居然開辦學習班,專門教人駕馬車,教人學廚藝,居然在百姓當中,也頗為紅火.

不少送不起孩子上學的人家,就把孩子送到這樣的學習班去,期望有一門手藝好養家糊口.

看著越吵越不像話,申學校長也端坐不住了,終于開口平息這一翻爭吵.

"莫急莫急,你們看這樣如何,如今要入申學的人越來越多,皇上還開口同意那些小國,都有五個名額,生源參差不齊,所以我提議,我們成立一個預備班,先讓那些學生進這個預備班學習,先讀一年,通過申學的考試,再入我們的其他班級."

陳學監聽到校長都開口了,一想,就算考試,神佑他們肯定能考過的,點頭同意了.

倒是旁邊的學正補充道:"俞校長不愧是申學的老校長,這個主意好.只是若是取名預備班,全部都收那些免考入學的學生,恐怕那些學生心里不舒服.不如我們還是就收正常班,把申學的學生也派幾名過來,如此一來不僅堵住他們的口,申學的學生是先進,也可以教教那些後進."

至于派哪些學生到預備班去,自然就是學正決定的.

那些家境一般的,礙眼的,平日不討喜的學生,正好可以丟到這班上,給其他學生騰騰位置.

陳學監懶的去研究里面彎彎繞繞,他的目的達成,痛快的甩袖子走了.

以後等鹿家小子來了,什麼考試能難得住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