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傾國傾城
g,更新快,無彈窗,!

天下第一城,申城,到了.

那城牆果然很高.

不僅高,還華麗.

當然上頭不是紅紅綠綠花花的布料,上頭的華麗是一種氣勢.

城牆上有字.

漂亮的字.

有風骨的字.

張揚的字.

端正的字.

遠遠的望去,都能看到那些字.

在古樸的城牆上,能直直的撞進人心,讓人的心浮氣躁,在這一刻,都歸甯.

要入申城的人極多.

要排的隊伍極長.

神佑一行人也在隊伍當中.

因為這里人多眼雜,神佑自然沒能在馬車上逞威風了,乖乖的被拘進馬車里.

不過最委屈的不是神佑,而是那小胖子.

小胖子得知白衣少俠神佑居然也是要去申學上學的更不肯走了,一定要一塊.

不過快到申城了,路上賣的東西也多了,他的老仆購買了一輛車,跟在了隊伍後頭.

實際兩人本來也有車的,只是兩人都沒有什麼行走江湖的經驗,一路過來,要寫出來,可以是一本厚厚的被騙血淚史了.

還好老仆武力值在的.

老仆一路還要擔心暴露身份,看到小主子這麼喜歡那白衣少俠,干脆也跟著留下來.

主要是這樣方便隱藏身份.

老仆打聽過,這一行人雖然個個都容貌出眾,但是確實是蠻荒草原來的人,為首的是一個娘子,據說是呢絨布作坊的大掌櫃.

這一行人也是去申學求學的.

正好一起.

老仆雖然沒有外出行走的經驗,但是有看人的經驗.

自家小主子實在是太單純了,那一行人,除了那個被稱為白衣少俠的少年,還有他的五哥,那個身上背一條鐵鏈球的小伙,還喜歡自家小主子,其他人卻是態度冷淡.

但是小主子似乎完全感覺不到.

老仆看的又心疼又心酸.

強行把小主子拉到自家馬車里.

小胖子坐在馬車里,屁股像是長釘釘一樣,根本坐不住,扭來扭去.

老仆只得耐下性子勸道:"少爺,我們萬萬不可暴露身份,你忘記了主子的交代了,你若要想平安的在申學求學,必須隱瞞身份."

小胖子低著頭,下巴直接耷拉在胸前,他太胖,脖子都沒了.

"我會注意的,石叔,可是我不想上申學,我想學武功,想像神佑一樣,做一個少俠,行俠仗義,我要是很厲害,是不是可以帶我父皇母後,他們出去玩,他們就不用整日在宮里了,宮里很悶的,父皇母後都不開心."

老仆愣住了.

他以為小主子想要當少俠,只是少年心性,卻不想是這樣的緣故.

他以為不懂事只知道玩樂的小主子,其實很懂事,只是這突如其來的懂事,讓這老太監更加心酸.

他背過身去,抽出一條手絹,擤了一大把鼻涕,還有眼淚.

"少爺,鹿家兄弟也是要去上申學的,你好好跟他們相處,在申學還是可以跟他們學習的,主子們要是知道你學的好,一定會開心的."

老仆的聲音有點哽咽.

"恩,我知道的,我以後會聽話的,石叔你不要難過,你這樣會暴露的,男子哭沒有用手絹的."小胖子認真的道.

拿著手絹的老太監那傷感的情緒一下子被小主子給打亂了.

馬車慢吞吞的前進.

神佑坐在馬車里也很激動.

雖然她作男孩打扮,不過還是和洛娘子一輛馬車.

畢竟她實際是個女娃.

"洛姨,你以前來過京城沒有,這里有什麼好吃的啊,洛姨,咱們住哪,洛姨,他們說公主就住這里面,公主很厲害,會作詩,我們會看見公主嗎?"

洛無量的眼圈有點黑.

昨夜並沒有休息好.

當然,她臉上看不出來,她略微化了一點妝遮蓋住了.

她不僅來過,她小時候還是在這里長大的,這里是她的家.

這里是洛傾城的家.

曾經的洛傾城,是真正的傾城,她若出門,都要提前清道.

她是京城四大美人之首,名氣比藍家的女兒還要高.

若不是當年藍家女兒被國師批命有鳳相,說不定進宮為後的就是她了.

她和藍後有一面之緣.

如今卻談不上誰命好.

藍後瘋了,連家族都沒有了.

而她淪落到如今的地步,有家不願回,有人不願嫁.

說不上是什麼原因.

或許真的是不甘,不解,不願.

她的容顏甚至沒有太大的變化.

當年在山上,小產之後,山里的胡大夫告訴她,說她命不久已.

後來,卻又說她好了.

在她吃了小家伙塞給她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之後.

她不僅病好了,甚至容貌都沒有發生什麼變化,依舊保持了年輕的容顏,因為心境的變化,反而比過去更好看了一些,雖然她在白骨山待久了,並沒有太在意自己的容貌,只是當她對鏡貼頭花的時候,也還是時常會對著自己的容貌發呆.

她知道自己長的極好.

袖子被扯了扯,看到扯自己袖子的小家伙,洛無量無奈的搖搖頭.

還有個小家伙,比她長的還好.

美人對美人,自是格外上心.

當年她會直接對大當家出手,就是因為大當家的那番話,她原本還能隱忍,再穩妥一些的.

可是大當家居然想對神佑出手.

洛無量就再也忍不住了.

那晚,她是抱著同歸于盡的心思的.

洛無量已經把神佑看做是自己的孩子,她願意為她付出自己的生命,曾經,她已經做過了.

以後,如果,需要,她也是會毫不猶豫的.

"我來過京城,京城很擠,沒什麼好的,你想要騎著大黑奔跑,都做不到,太擠了.至于公主麼,應該能見吧,那小公主很愛出風頭,有機會肯定能見到."

洛無量有些懶懶的靠在馬車上,把小神佑抱在懷里.

排隊排的略久,神佑有些無聊,習慣性的伸手,抓了一把洛姨那飽滿的胸.

洛無量的臉微紅.

把旁邊的婢女小桃給笑死了,尤其是一身男孩裝打扮的神佑.

手上的動作,那個自然.

要真是男孩,將來一定是個登徒子,不知道要禍害多少娘子.

自然,神佑的腦袋又挨了洛姨一巴掌.

"哎哎,我以後不敢了."神佑誇張的捂著腦袋,滿車里躥.

洛無量心中亂七八糟的各種想法,都被這調皮的小混蛋給弄沒了.

車里傳出了淺淺的笑聲.

正好輪到了他們進城了.

洛娘子的身份是商家娘子,呢絨布的大掌櫃,自然是需要被查看的.

城門人很多,守衛也威風凜凜.

申國的門面還是做的很好的.

這些守衛穿著一身鐵甲,站在門口,都是好少年.

能被選中守城門的,也不容易,都是各家子弟,算是一層漂亮的履曆了.

在申國,從軍地位不高,但是當皇家侍衛,地位卻很高.

這守衛中,就有洛家的子弟,容妃雖然不受寵了,形同冷宮妃子,但是妃位還在,何況當今皇上善變又多情,誰知道說不定什麼時候,又翻身了呢.

人聲嘈雜,城門高大,陽光明媚.

例行檢查,守衛隨意的撩開了車簾.

車里,有一個女子.

傾國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