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白胖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破廟的院子里篝火燃燒.

彙聚了不少趕路的人.

這老漢說的唾沫橫飛,雖然翻來覆去就是那幾句話,什麼白衣少俠,出手迅速,白衣少俠用鞭子出神入化……行走江湖經驗老道的人,都聽膩了.

可是對這個小白胖子,卻吸引力非常大.

這白胖子,像是從來沒有出過門一般.

那雙眯縫眼,對人一點都不設防.

純真的就像喊著說,來呀,來騙我呀.

所以這老漢一邊說故事,翻來覆去的說,一邊拿著那茶壺,貪婪的喝著里面的參茶.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自然不好意思把那壺搶過來,但是卻把里面的參茶都喝光了,才遞還給小胖子.

見小胖子只是隨手一接,就放一旁了.

篝火照的小胖子的臉紅撲撲的,白里透紅,像是從來沒有曬過陽光的嬰孩.

他伸出的胳膊,都是白嫩白嫩的,像是皮薄餡大的大餃子.

里面的血管都能看清.

他聽完故事,尤很興奮.

已經深夜了,他靠在那老仆給他鋪的床鋪上,老仆躺在外頭,他躺在里頭.

他興奮的睡不著.

畢竟是人生第一次在野外睡覺的經曆.

他沒有覺得難受,反而是十分新奇.

他推了推身邊的老仆,小聲的問道:"大伴,你說我能遇見那少俠嗎?"

老仆很干瘦,身上全都是排骨.

被小胖子一戳,還擔心戳疼了小胖子的手指.

他轉過身,卻把身子後挪開了一點點,才對那小胖子開口道:"少爺,您忘了,在外面,你要喊我石叔,明日還要趕路,少爺早點睡吧."

小胖子吐了吐舌頭,點了點頭,表示記下了.

可是躺了一會,小胖子又躺不住了,身體扭來扭去的.

"石叔,你靠近我睡嘛,我母……娘親都說我熱乎乎的,挨著我睡暖和."

老仆身體僵硬,有些莫名的感動,卻搖頭道:"我身子不乾淨……"

"石叔,我不挨著人睡不著,我想父……爹娘了."

老仆聽了,身子湊近了一點.

卻很緊繃.

夜越深.

那篝火也慢慢熄滅.

老仆干冷的身體,果然覺得熱乎起來.

他身邊的小白胖子,熱乎乎的像個火球.

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老仆眼神寵溺,又難受.

小主子是堂堂熙國的皇子,居然要受這樣的苦,若是當年皇太爺還在,哪里會這樣.

那邊那個講故事的老漢也沒有睡.

悄默默的翻了個身,爬起來.

他對那個水壺實在惦記.

若是能拿到手,轉手一賣,肯定能賣上不少錢,說不定自己幾個兒子娶妻的錢都夠了.

他平日就有些游手好閑,一家子閑漢.

因為小兒子看上了縣城的一家姑娘,對方要的彩禮貴,他不得不出來,想著做點小買賣賺點錢.

老漢摸到了那小胖子跟前,此刻已經是三更時候,正是大家熟睡的時候.

他喝了參茶,挺著精神到現在.

一路順利,都沒有驚醒別人,正當他伸手要去拿那小胖子的行李的時候,忽然,他的手被抓住了.

那是怎樣一只干枯的手,自己像是被骨頭抓住一樣,愣是動蕩不得.

嚇的他三魂七魄都要跑了一半.

卻見抓他的人,眼睛都沒有睜開.

他費勁的掙紮開,屁股尿流的滾回自己的位置,卻見自己的手臂上一圈青紫,要是自己不退回來,這手都要被捏斷了.

他越想越心驚,不等天亮,收拾了行李,急忙忙的離開了.

小胖子睡的香甜,身邊的老仆似睡非睡.

……

天蒙蒙亮.

神佑打著呵欠,伸展著胳膊,站在客棧門口.

結果打的正開心,看到洛姨姨出來了.

她張大嘴趕緊閉上.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洛姨的臉已經掉下來了.

"都說了,在外頭,不許這樣."

"我錯了,洛姨,以後保證不這樣,這不是外頭沒有別人嘛."神佑笑嘻嘻的跟洛姨撒嬌.

洛娘子看著她作男孩打扮,居然一點不違和,就像本來就是一個嬉皮笑臉的小公子哥,好看又賴皮.

看到她撒嬌,自己的心,柔軟的一塌糊塗,壓根狠不下心教訓她.

這小家伙一路不知道闖了多少禍,把路過的盜匪窩,弄的個雞飛狗跳,還留下了什麼白衣少俠的傳說.

讓洛娘子好笑又好氣.

好在是女娃,要真是男孩,將來不知道要禍害多少姑娘家.

小家伙的頭發長了一點,頭上的小揪揪也不再翹起來,整整齊齊的朝後梳,露出額前漂亮的美人尖.

笑起來眉眼彎彎.

臉頰更是有兩個酒渦.

看著她就歡喜安心.

洛娘子氣不過,伸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臉.

柔軟的一塌糊塗.

狠狠的過了一把手癮,才施施然的上馬車,又回到了她世家貴女的模樣.

這一路並不快,要對付路上層出不窮的盜匪,順便理順這一路的商道.

出發的時候人很多,一路留下人,快到京城,也就沒有多少人了.

看著悠閑,實際上這一路過來也十分忙碌.

除了最初的茫然,白骨村的這些人都是很務實的.

就開始干活了.

小五和神佑是負責清理路上的盜匪.

主要是神佑出面,小五善後.

所以神佑的名聲大.

而阿鹿則是一路布置哨隊的人員.

阿尋計算能力強,一路及時配合算數調整,哪里安排人,效率最高.

還要記錄各處不同的物價,考慮山里的骨器和呢絨布銷售的情況.

三當家則是一路統籌安排.

國師基本上是當吉祥物,這一路,甚少露面,大概是因為這一路盜匪都是因他而來,所以他很是愧疚.

就這樣,一行人,慢吞吞的,終于,來到了……一座破廟.

他們要趕路,天不亮就出門了.

到了破廟,朝陽也才出來不久.

破廟里過夜的人,都是要趕路的,一早都出發了.

而那小白胖子,睡的極其的沉.

無論那老仆怎麼喊,小胖子翻個面就又睡了.

手里還不時的抓一根茅草,往嘴里送.

老仆心疼小胖子,也沒有強求他起床,就在一邊拾掇行李,同時准備早餐.

可憐老仆在宮中也是地位極高的大太監,被皇上皇後委以重任,陪同小皇子出來求學,居然要自己做飯.

他哪里會做飯啊,燒的火燒火燎的,整個廟都是濃煙,一鍋粥也沒有熬好,外頭看,倒像是這破廟要被燒著了一樣.

神佑一馬當先到了破廟跟前.

就看到濃煙滾滾的破廟里,一個瘦干干的老頭抱著一個巨大的白胖子沖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