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白衣少俠的傳說
g,更新快,無彈窗,!

難得在沙漠里抓到一堆毛賊同行.

三當家自是不願放過.

今晚就決定駐紮在這些毛賊的老巢里了.

順便也掃蕩一遍.

三當家只有在洛娘子面前的時候,斯文羞澀,像個好人,在其他人面前,卻是十分貪財狡猾.

當年他對阿鹿兄妹都是這樣.

他很愛存錢.

也很會賺錢.

在一個苦哈哈,有今朝沒明日的山寨里,他都能通過剝削同行,富的流油.

更不用說,如今遇到一堆外來的毛賊了.

三當家看到一堆毛賊,就如同撿到錢一般.

這些毛賊的老巢,就在沙漠里.

這是一群比較窮的毛賊,大的不敢搶,人多的不敢搶,有名氣的不敢搶,也就搶一些落單的人.

好不容易膽大一回,聽信謠傳,沒有想到老巢都被端了.

一片沙漠,有一個沙丘,沙丘後頭,有一汪水,水旁邊長了一些灌木.

灌木旁邊再搭幾個帳篷,這就是這些毛賊的老巢了.

里頭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最值錢的大概就是這些毛賊本身了.

三當家翻了底朝天都沒有找出好東西,于是決定讓人,把這些毛賊綁回蠻荒去建設家園.

蠻荒正是缺人的時候.

夜晚.

眾人如同山上一般,圍著火堆,坐成一圈.

如今山里條件好了,自然不用像阿鹿最初上山那樣幾個人圍著吃一個硬饃饃糊糊.

里面可以加整塊的肉,還有菜干,還有米.

熬成一鍋粥,很適合趕路了一天吃.

滾燙的肉菜粥,喝下去,身心都舒坦了,一天的疲乏都像是那汗水一般,被排出了體外.

即使在這荒郊野外,洛娘子坐在地上,同樣喝粥,也吃的像是貴族的大餐一般.

有洛姨在場的地方,調皮的神佑會收斂很多,也乖乖的跟洛娘子一樣端坐著喝粥,有板有眼的,很有貴女風范,但是看她頭上的小揪揪,又實在是可愛的不行.

還有她裙子下面,時不時會露頭的小狼.

洛娘子看到神佑這樣,真是恨不得抓起來打一頓.

可是看到她笑嘻嘻的臉龐,又舍不得下手.

只得一臉威嚴,強作嚴肅了.

三當家眼神溫柔的看著洛娘子,雖然坐的比較遠,不過那柔膩的目光,熱烈的能燙人一般.

倒是國師,喝粥喝的很嚴肅.

端著粥,半天沒有喂進嘴里,不知不覺都倒到了衣服上都沒有察覺.

那粥順著衣服又濕進了身體.

國師只覺得胸前一燙,疼的跳起來.

倒是把左右的人都嚇一大跳.

"先生,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三當家連忙問道.

國師不好意思說是自己心不在焉把自己給燙了,只得莊嚴的點了點頭.

據這些毛賊交代,明顯是有人在找他.

如今皇上都給他赦免了,還是有人在找他,還編出漏洞百出的藏寶圖之說.

顯然還是有人盯上了他.

想來要置他于死地的只有小昭後了.

這麼遠,小昭後都能關注到他,若是他回京後,那更是無處可藏.

他被發現無所謂,但是神佑就危險了.

如果小昭後知道神佑就是大公主,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要殺死她.

為今之計……

國師想了想,想出了一個絕妙的餿主意.

第二日,大黑背上,坐著一個一身白衣的俊美小少年.

頭戴發冠,眉清目秀,一身縮小版的書生服,腳上一雙乾淨的男士皮靴.

看上去就像是八九歲的少年郎.

恩,這就是國師的餿主意.

讓神佑女扮男裝.

讓小昭後想破頭,也不會想到大公主會是個少年郎.

而且神佑本來就個子高,長的快,虛報個兩三歲,也沒有什麼問題.

神佑倒是無所謂,雖然不能穿那腳上有亮晶晶的漂亮鞋子了,可是這樣打扮好像更方便了.

而且想到將來也不用按照洛姨說的那樣,學著貴女們走路,小步小步的,就覺得開心.

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先生也是有點靠譜的,等到了京城,她准備再買一些畫本送給先生.

……

一路奔馳.

送回蠻荒不少壯勞力.

直到那些劫匪慢慢少了,他們也快接近申國京城了.

周遭都是山,山巒起伏.

山巒上有很多樹.

抬頭也只能看到上方一點點的天空,看不到無邊無際的盡頭.

這里的景致和蠻荒完全不同.

大家都有點沉默.

小五想到快到京城,自己也要去上學,據說申學特別嚴格,每日都在上學,就覺得頭疼,很蔫.

阿尋則是因為身體弱,他雖然野心勃勃,可是身子骨卻不太好,這一路,別人都沒事,就他病了,蔫蔫的.

阿鹿卻是眼神莊重,他不知道為何先生要讓妹妹作男兒打扮,總覺得先生似乎知道妹妹真正的身份,越靠近京城,這種感覺越甚.

他不想知道妹妹真正的身份是什麼,神佑就是他的妹妹.

可是京城很大,沒有以前那種一切盡在掌握中的感覺,讓他有些擔憂.他習慣了當哨隊的老大,一切打聽清清楚楚的,才覺得安心,如何重新在京城組建哨隊?

洛娘子也非常沉默,近鄉情怯.

她曾經是京城風頭無兩的貴女,可是如今……如今她是呢絨布作坊的女老板,一屆商賈.

三當家看到洛娘子沉默,心情不好,他也跟著不好了╮(╯﹏╰)╭.

國師態度還算自然,不過連一路順道護送他們的吳江,都十分緊張,他也莫名被影響了.

老巴亦是心事重重.

似乎只有神佑,越到京城,反而精力越充沛.

根本拘不住她.

一路上又讓她做男兒打扮.

這一路根本不需要斥候什麼的,她現在前頭,不知道掃蕩了多少波對藏寶圖有興趣的盜匪.

于是這一路流傳了專門殺盜匪土匪山匪的神秘白衣少俠的傳說.

"據說白衣少俠,輕易不出手,一出手就橫殺一大片!"破廟里,一個老漢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好像他就是那傳說中的白衣少俠一樣.

坐在他對面的一個白袍小胖子,聽的全神貫注,兩只小眯眯眼,好奇的眯起來,更是只剩下一條小縫隙了.

"然後呢?然後呢?"他激動的問道.

老漢呵呵一笑,看這小胖子細皮嫩肉的就知道是富貴人家的少爺,正是對江湖傳說好奇的時候,應該是出來見世面的,身邊跟著一個無須的老仆,老仆也不說話,瘦干干的坐在一邊,也無甚出門經驗的感覺.

老漢掏出自己的水壺,做出喝水的樣子,倒了半天沒有東西倒出來.

那白胖子連忙道:"我這有水,給你喝."

說著把自己的行囊的小壺遞了過去.

老漢接手就是一沉,看到那壺面上的花紋,花朵雕刻生動不說,那花心居然是一塊淡黃的寶石,眼里貪婪之色一閃而過.

小心翼翼的喝一口,水居然有參味,老漢瞬間眼睛都瞪大了.

他繼續講道:"那江原的盜匪是出了名的凶惡,尤其是盜匪老大,刀疤狼,沒有想到居然讓他碰到了白衣少俠,說時遲,那時快,刀疤狼剛要出手,大刀砍出去的瞬間,臉上居然被一只真狼給咬住,那真狼是白衣少俠的寵獸,接著又被白衣少俠騎的馬,一腳給尥出去了,堂堂一代匪王,就這樣終結了."

小胖子聽的張大了嘴,緊張著問道:"那白衣少俠出手了嗎?白衣少俠長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