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遇到劫匪同行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里,原本不是沙漠.

是一片大海.

海里巨鯤遨游.

一場災難,海天顛覆.

巨鯤化為巨鵬,翱翔而飛,救起了無數同伴.

不知道翱翔了多久,等到鯤鵬再飛回來的時候,這里一片干涸.

化為鯤鵬的大鳥尖叫一聲,嘔血而亡.

它直直的落在了地上.

身體化為天地的一部分.

而它的心髒中間卻鑽出了一朵枝芽,這朵枝芽,長成了一顆草,這株草,又長成了一顆小樹.

經曆萬年,小樹成為了蒼天大樹.

頂天立地,這附近所有的生物,都在樹下愉快的生活.

有蟲,有鳥,有魚,有獸.

萬年一災.

鯤鵬已死,只剩下一棵樹.

這顆樹,頂住了無數電閃雷擊烈火.

這片繁茂的森林,又成了一片草原.

蒼天大樹也燒毀了,只剩下一墩巨大的樹樁.

又經曆了近萬年.

有獸站立起來,成了人.

天地一片祥和.

天災似乎離開了.

可是人,越來越多,開始相互征戰,搶奪,天下四分五裂.

某日.

有人看到了這枯樹樁,想要砍下來回家生火.

卻不想,一刀下去,流出來的居然是鮮紅的血.

人害怕了,倉皇而逃.

人四處訴說,于是更多的人來找這棵流血的樹.

樹終于被找到了.

人真的砍出了血,驚恐害怕,于是放火燒了樹.

這火卻永不熄滅一般,燒毀了整個草原.

這里成了沙漠,草原成了蠻荒,猛獸橫行出沒,不適合人居住.

大火過後,一場大雨.

樹樁還在.

又是千年.

國泰民安.

某日,那樹樁忽然抽出了一支嫩芽.

嬌嬌弱弱,卻綠意盎然.

整個沙漠都慢慢的活了.

整座蠻荒也漸漸的有人煙了.

陽光普照著那嫩芽.

嫩芽長大,一定又可以長成蒼天大樹.

人忘了,但是所有動物都記得.

大樹可以庇護所有的鳥獸蟲草.

所有的動物都會自發的保護這顆嫩芽.

可是在某日,那嫩芽忽然呈現枯萎之色.

若是嫩芽完全死了,恐怕天災又要降臨.

所有動物都很恐慌.

可是嫩芽沒有死,雖然枯萎一般,卻終究還活著.

只是卻非常怪異的抽出了兩條枝芽.

一條枝葉繁茂,卻像是站不直一般,始終搖擺.

一條筆直堅定,卻一開始就是枯萎的顏色,光禿禿的站著,上邊偶爾有一點枝葉,也是十分細小,讓人看的很驚心.

神佑走近了,那些狼群很是乖巧.

居然沒有攻擊她.

都覺得她很親近,跟這棵樹一般.

神佑的手輕輕的碰到了那黝黑的樹干.

走近才發現,那翠綠的枝條,一根一根的枝葉居然是穿插在了這黝黑的樹干上,像是吸血一般,吸食這樹干.

神佑皺著眉,只覺得身體很是難受.

好像自己就是那黝黑的樹干一般,無端被人吸食著生命,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不停的在流逝.

奄奄一息.

她的手碰觸到了那樹干.

就感覺到了烈火灼燒.

似乎也是烈火不停的灼燒,那翠綠的枝條才沒有那麼肆無忌憚.

神佑把手腕上,先生給她的繩子,本來是長長一條,可以繞好多圈,神佑把那繩子弄成了兩節,一節用來做鞭子,一節繞在手上,有時候可以用來紮頭發.

先生看到他那繩子斷兩節的時候,眼睛都瞪的跟蛙一樣.

不過此刻神佑把手上那節繩子,綁到了黝黑的樹干上.

枯樹莊跟前,一個女童,踮起腳,頭上的小揪揪搖搖晃晃,努力的把繩子綁到了細細的黑樹干上.

風輕輕的吹.

吹的神佑的眼睛有點紅.

黑色的枝干上,紮上了一根藍色的繩子,面前還打了一個小蝴蝶結.

那支翠柳的枝條,似乎還怕那繩子,在系上繩子的那一截,終于縮了回去,沒有肆無忌憚的刺穿.

系好了繩子,神佑准備離開.

卻聽到叮咚一聲.

那黑色樹干上掉下來一朵藍色的冰花.

落在她手上,並沒有立刻消失,而是實實在在的.

她把花放到了自己包里.

跟大樹揮了揮手,騎上大黑,抱著小狼,轉身離開了.

只是離開的一瞬間,就像是踏出了一個圈.

神佑再回頭,身後沒有樹.

遠遠的,哥哥們的隊伍也依稀可見.

只是正前方,沙丘背後,還躲著一群人.

雖然他們躲的還算隱秘.

可是對從小在山寨長大,見識職業打劫的人,面前那一群像是劫匪的人,太不專業了.

在白骨村里,多少個夜晚,神佑都是聽著哥哥和巴叔認真討論,如何打劫才能專業有有效的問題入睡的.

哥哥真的很努力,為了能活著回來見她,學習的超級認真的.

哥哥是神佑見到最認真的劫匪.

穿什麼衣服,怎麼出刀,從哪里沖出去,怎麼樣損傷最小,搶劫最多.

哥哥以為神佑聽不懂,每天晚上都在那認認真真的學,神神叨叨的.

神佑卻是記憶十分深刻,她都記得.

面前這一群人,太不專業,在沙漠打劫居然還穿的花花綠綠的.

那個穿紅褂子的人的屁股撅的老高.

還有分布的陣型也不對,這樣傾斜一邊,萬一對方從另外一邊走了,就白守了.

神佑火氣很大.

對著天空那盤旋的吡鷹小玉做了個手勢.

她騎著馬就沖過去了.

天上的吡鷹也沖殺了下來.

幼狼小綠,莫名尾巴一緊,就覺得要糟.

果然神佑騎在大黑的背上,朝那群劫匪沖過去,同時一手揮鞭子,一手把小狼砸了過去.

天上的吡鷹也沖下來,兩個爪子,同時揪起兩個人,甩了出去.

那鋼鐵一般的大翅膀也如同鐵锨一般,一翅膀鏟了一群人.

而大黑也配合的極好,尥蹶子尥的十分熟練,前後腿都會踹人.

神佑用鞭子抽出去,也是一抽一個准.

只是一瞬間,一個女童出手,居然解決了沙漠的二三十個盜匪.

等到後頭小五他們覺得不對勁,加快速度過來的時候.

就見妹妹洋洋得意的坐在大馬上,她的寵物小幼狼,抓著一個人拼命的撓,沙漠上,橫七豎八,躺著一堆人.

洛娘子第一時間沖出來,把神佑從馬背上抱下來,左右翻看.

"你沒事吧?"

神佑聲音糯糯的道:"我沒事,就是有點被嚇到了."

她一頭埋在洛姨的胸前,聞著熟悉的味道,才覺得安心了.

她是真的被嚇到了,被那棵奇怪的大樹.

可是地上的匪徒們,全都崩潰了,泥煤,被嚇到的是我們啊,是我們好不好……

嚇死了,好好的准備打劫的.

突然就沖出個頭上一撮毛的小丫頭,簡直像霸王龍匪一樣,他們還沒有搞明白怎麼回事,就全部都被揪出來了.

連一個把自己全身埋在沙子里的盜匪都被刨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