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沙漠奇遇
g,更新快,無彈窗,!

離開了白骨山,到了冥河縣.

才進城.

無數的花朵砸了過來.

這可是難得鹿家少年齊齊出現.

而且鹿家兒郎們就要去申學上學了.

風月街的姐姐們,早早的守在城門,前來相送.

不過無數的花朵中,居然夾雜著一朵一斤重的大花,砸給了阿鹿,差點沒把阿鹿的頭砸破.

那花是大紅的呢絨布做的,里面居然纏著一個大石頭.

砸的阿鹿面紅耳赤.

"鹿家小哥哥,要記住奴家啊,奴家藝名芙蓉."

"鹿家小哥哥,還有奴家,奴家是松花啊."

"鹿家小哥哥……"

嚇的阿鹿趕緊鑽車里去,他真的什麼都沒有做,只是他以前是哨隊的頭頭,免不了各種打探消息,跟這些風月街的女子接觸.

實際上他真的還是個正經的童子.

阿鹿嘴唇薄,一雙眼睛更是桃花眼,對女子向來是不假辭色,看著就薄情,卻不知道為何,居然如此受這些姐姐們歡迎.

看的三當家都有些羨慕.

小五還幫忙擋了幾朵花,他身手好,砸過來的花他都打回去了,還聽到對面傳來哎喲的叫聲,對這些熱情的姐姐們,很是恐懼,女人都這樣麼?還是他家妹妹神佑好.

活潑又可愛.

阿尋早就聰明的先躲進馬車里了,死活不出來,因為他的名氣比阿鹿還大.

阿鹿都被一斤重的花砸到,他估計要被兩斤重的花砸,他可沒有這好身手.

看到鹿哥被砸進車,坐在自己身邊喘氣,阿尋笑的不停.

好像離開白骨村的不舍,也被這笑聲沖淡了.

砸花活動到重知府出面,就停止了.

因為不知道哪個姐姐居然不小心把知府爹給砸暈了,一下子,作鳥獸散……

重家父子聽到老祖居然要回京,很是激動.

雖然老祖說是送孩子去上學,可是只要老祖回京,那些鬼鬼魅魅肯定再沒有聲息,他們重家一定能重返榮光.

而且重直的兒子重如也在申學,正好照應.

重知府拍著胸脯,保證,一定會守好蠻荒,守好白骨村.

等老祖來接他們回京.

既然決定走,就日夜兼程.

一行人,沒有在冥河縣停歇.

離開冥河縣,道路就顯得荒涼起來了.

剛剛因為風月街的姐姐們太熱情,除了懵懂的小五,其他人都進了馬車.

這會子,馬車里,神佑,阿尋,阿鹿都在.

小五還在馬車外,騎著馬.

馬車掀開著簾子.

神佑坐在車里,使勁的折騰她的小幼狼.

一會搓成圓的,一會按成扁的,那小狼眼神十分委屈.

阿尋拿本書習慣性的裝作用功的模樣.

阿鹿看著窗外,他從小都是在蠻荒草原長大的,真的離開了蠻荒,開始還沒有感覺,可是路途上,回頭望去,冥河縣也成為一個小點,他們真的離開了蠻荒了.

小時候聽阿爸說過,草原外頭,有很多山.

山的那一頭,有很多城.

城很大,城牆很高很高.

城的那邊,還有海.

海的那邊,還有城.

那是一個怎樣龐大的世界,以前阿鹿都想象不來.

可是現在,他正朝那個世界走去.

他有點激動.

阿鹿向來老成,在家里,他是大哥,都是做出一副哥哥的模樣,很是沉穩.

可是這會子,卻也有些緊張忐忑.

想到自己居然也要去上學,他就有些不知所措.

雖然他也跟著讀書,卻沒有想過自己會去上學,而且是去申學.

他要照顧弟弟妹妹,早早的挑起家庭的擔子,早早的做了很多很多事,可是這會子,才記起來,自己也只是個少年,還可以去上學.

看著鹿哥癡癡的望著冥河縣的方向,阿尋也合上了書,趴到了鹿哥身邊,有些興奮的道:"鹿哥,我肯定能考上申學前二十,我也可以進皇宮,以後我要當很大的官."

他眼神亮晶晶的,眼里裝滿了野心.

他還想說,以後換我來照顧妹妹,照顧你們.

阿鹿沒有說話,只是拍了拍阿尋的肩膀.

阿尋很聰明,智近于妖,過目不忘,卻太想當然了,沒有受過挫.

不過他喜歡阿尋眼中的野心,如果可以,他希望阿尋一直野心勃勃,他會永遠站在後頭.

神佑擠到了哥哥的另外一邊,跟尋哥抬杠.

"我也要進皇宮,我要當更大更大的官."

馬車外的小五聽到了哥哥和弟弟妹妹們的說話,笑道:"我不要當大官,我當護衛就行,以後保護你們."

國師在後面一輛車,原本他對前路還有些緊張,此去京城,他也不知道好壞,因為他身在其中,壓根測算不出來.

可是聽到孩子們的說話,他忽然心中一輕.

馬車又走了一陣,神佑就坐不住了.

她精力天生旺盛,根本停歇不下來.

借口小狼太悶了,她也跑出了馬車,騎到了大黑的背上.

把小狼放到了路上,讓它自己跑,她騎著大黑在背後追.

神佑的馬術非常好,天上又還有吡鷹小玉看著,大家也就沒有拘著她.

況且這一路是朝京城走的,至少是比蠻荒安全許多.

在蠻荒神佑都能隨便跑,這里更不用說了.

而且等到了京城,拘束就多了.

申國很多老學究,對女子約束不少.

洛娘子也沒有阻止.

神佑騎著馬,很快就到隊伍前頭去了.

蠻荒草原的周邊有一條沙漠帶.

像是一個天然的屏障.

要離開蠻荒草原,必須穿過這條沙漠帶.

並不長,只要方向對,很快就能走出來了.

神佑跑的飛快,她的大黑,飛奔的時候,全身泛紅,前頭的幼狼終于被追上了,被神佑用鞭子一卷給卷回了馬上,繼續奔跑.

很快就到了沙漠中間,神佑視力極好,所以跑的很放松,可是不知道為何,她才踏進沙漠,一回頭,居然看不見洛姨的隊伍了,好像一瞬間就置身于茫茫無邊的沙漠當中.

周圍左右,除了沙,還是沙.

大風呼呼的吹,揚起一片沙塵,又落下.

于是形成了一汪一汪的沙漠.

神佑看著大風吹,她卻一點事都沒有,甚至一點風沙都沒有吹進眼.

她看到了大風中的沙漠,有一群狼,守著一個老樹樁.

樹樁里抽出了兩支芽,一支翠綠茂盛,一支枯黑黯然.

翠綠的枝芽,迎風招展.

黑暗的枝芽,只是不停的向上生長,如同一根柱子一般,黑乎乎的.

狼群轉著圈,圍繞著大樹.

神佑抱著小狼,坐在馬背上,感覺那黑色的枝條很是親近,很想碰一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