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只求一心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淡藍色的花,采了一籮筐.

宮女拿著小錘錘,把這花錘爛.

然後砸出花汁.

因為太濃密,這花汁有些臭.

甚至在空氣中,放置一會,就發黑,很是難看.

這是小公主的宮殿,很大,她的宮殿里宮女太監非常多,因為她時常有各種奇思妙想,讓手下們折騰.

這砸花汁就是一種.

她以前總喜歡往國師殿里跑,最近卻已經好幾日都沒有過去了,卻迷上了砸花汁.

當然不是她自己砸.

她只是動動口,讓宮女太監們去做就成了.

她想做出一種香水,要秒殺其他人身上的香料.

只是做的時候,就發現很麻煩.

這些花汁跟她想的香水完全不一樣.

味道濃的發臭.

而且她想要的香水,並不是單一味道的,她想要那種前味,中味,後味,都有不同味道,讓人期待的香水.

而不是從一而終,十分單一的,太單一的話,再好聞的味道聞久了也會膩.

變化,才是香水真正的魅力.

如何能調和多種味道,控制不同時候散發不同的香,是個很精確複雜的過程.

不僅僅需要花汁,還需要高純度酒精.

小公主撐著下巴,思考著,是時候把高度酒做出來了.

想到那日在學士樓見到的那男子,公主伊,臉上的笑容都璀璨了幾分.

終于見到一個不一樣的男子,其他人見到她都是納頭就拜,戰戰兢兢,只有他,有幾分風骨.

而且有點傻,像是傻乎乎的甯采臣,傻乎乎的郭靖.

他家境很好.

公主伊位于公主之尊,自然也培養了欣賞眼光.

那男子身上的衣物都價值不菲.

用的東西也十分精貴.

旁人用的學士樓的杯盞,已經算是很不錯的.

可是那男子用的卻是他自家的東西,那杯盞顯然都是精工細作,肯定很是昂貴,可是在那樣熱鬧的場合,不小心有人的袖子劃過,碰到地上砸碎了一只,他居然一點都不介意,一臉笑容,只是讓下人清理了.

他的笑容陽光,坦蕩明亮.

公主伊似乎就因為那一個笑容,就沉醉,好像世間,原來,真有一見鍾情的相遇.

雖然遠,雖然是在人群中.

遙遙相望.

穿越千百年,似乎就是為了這個相遇一般.

她不經意的走過他的身邊.

聞到了不一樣的香味.

很淡,卻也很明顯,和周遭的人都不一樣,讓她印象深刻.

甚至就一下子記住了那味道.

原來,氣味也是很特別的.

讓她很想做出一款不一樣的香.

只是過程進展的不順利.

原本她想下一次見面的時候,自己就可以用上香水了,可是看這制作過程,也不知道要哪時候了.

進展不順,讓她脾氣有點大.

她是公主,在宮里,萬千寵愛集一身,除了皇上,她最大了.

所以看到公主皺眉頭,宮女和太監們都戰戰兢兢.

公主可是開心的時候,都能莫名其妙的折騰死一群人的人,若是公主不開心……

砸花汁的宮女,手已經酸的抬不起來了,可是公主坐在跟前,她還是得用力的砸,不能快了,也不能慢了,控制著速度.

好在這時候,小昭後身邊的宮女,過來喊小公主.

看著公主離開,一群宮女太監都大出了一口氣,好險.

昭和宮,院子里的孔雀,蔫蔫的,尾巴都禿了,和最初送來的羽毛豔麗,完全是兩個樣子,現在就像是毛長一點的凸毛山雞,哪里有半點鳳凰的影子.

奈何宮里就是擅長養鳥的太監,也養不好這孔雀.

雖然孔雀都沒死,但是這毛卻掉的差不多了.

為此,養鳥的太監已經換了兩批,第一批太監,死的實在是冤枉.

這孔雀是南鳥,不適應申城的氣候,掉毛很正常.

公主伊來的時候,就看到母後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的站在那一片孔雀園跟前.

後頭一排宮女太監遠遠站著.

她不喜歡孔雀,臭臭的.

不過這里人居然說這是鳳鳥,還說她是神女,神女必然要親近鳳鳥的,所以即使不喜歡,她也要裝作親近的樣子.

小昭後,遠遠的看見了女兒過來.

她站在這里,並不是欣賞什麼鳳鳥.

只是這里地勢開闊,反而適合談一些私密的事情.

每當她有重要的事情,她就在這鳳園里談.

這麼多年,她從一個小小的荊國送來的妖妃,成為申國的皇後,如今也有自己的勢力背景.

可笑申國這些文臣,當初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妖妃,現在被自己驅使,也非常樂意,還爭相而來,不僅如此,還刻意為自己洗白,說自己祖上實際是申國人,還硬找了一個申國大儒來,甚是虛偽.

小昭後看不上申國人.

哪怕申國人文質彬彬,容貌俊美,可是骨子里卻不如他們荊國人,敢作敢當,說一不二.

當然,這種情緒,她是絕對不會表現出來的.

她如今可是申國的皇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聽手下來報,國師出現了,果然是在蠻荒,一場大戰之後,國師居然都沒死,真是命大.

只是如今皇上都赦免了國師,還賜予了尊號,她若是再派人出去,反而顯得心虛,露了痕跡.

可是國師若是回來,始終是她心中一根刺.

不能自己出手,只能讓別人出手了,也不知道如何了……小昭後看著柵欄里的凸毛鳥,眼中一陣嫌棄.

等到公主過來,小昭後面上露出了溫婉的笑容.

"聽說我皇兒最近在搗鼓花,可是夠了,不夠的話,禦花園里還有很多."

"母後,我哪有那麼調皮,禦花園的花可是父皇和他那群鶯鶯燕燕要看的."公主伊最近有心事,甚少注意自己母後.

可是看到母後一人形單影只站在鳳園里,心中又不免難過,很是羞愧.

父皇人好是好,可是還是太花心了,自從樂貴人懷孕,他幾乎日日都要往那邊跑,宮里這樣捧高踩低的地方,最是見風使舵了.

如今母後這邊都沒有樂貴人那里熱鬧.

現在只是懷孕就那麼囂張,若真等皇子出來,還不知道要如何.

想到這里,公主伊仁,嘴角微露嘲諷.

這就是帝王之愛,真是可笑,她公主伊,這輩子,只求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她沒有像往日那樣恭敬的站在母後身邊,而是伸出手,抱了抱母後.

母後有些瘦,比之前更瘦了,母後並不開心.

她抬頭望著小昭後,問道:"母後,我想送一盆花給樂貴人,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