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離開蠻荒
g,更新快,無彈窗,!

白骨山上,如今最熱鬧的地方,要數那堆骨山包跟前.

骨山包纏滿了鮮亮的絲帶,山風吹拂,無時無刻都在飄揚.

骨山包跟前有個小廣場,這里視野極好.

山里男子若是想對女子表白,就大大方方的到骨山包跟前,鬼哭狼嚎的開始唱歌.

蠻荒的山歌,悠揚又飄忽.

神佑聽了八百遍都沒有聽懂歌詞是什麼意思.

不過看那些姐姐姨姨們,臉色羞答答的.

若是答應了,就湊到跟前,一起對著骨山包行禮,很是隆重.

看到有一起行禮的,神佑就特別開心,因為這意味著又有大餐吃了.

兩人一起行禮之後,山上會選個吉日,辦酒席,同時給兩人變更戶口,兩人會擁有一本新的戶口,名字會寫在一起.

恩,新娘會使勁的抱著神佑親一大口,親的神佑滿臉口水.

據說這樣,很快就能懷孕了.

神佑不知道哪里來了這種謠傳……不過,為了吃大餐,讓山上的姨姨和姐姐們在臉上沾點口水,也勉強能接受.

今天骨山包跟前尤其熱鬧.

好像整個村的人都來了.

卻不是有漢子要表白.

大家是來送行的.

山里決定把鹿家四兄妹送去申學,以後山里其他孩子長大,也可以去申學.

大伙既不舍又激動,那可是申學啊.

他們在蠻荒,每每聽說,都會生起一股子驕傲之情.

往來的不論是哪國人,說起申學都是一臉向往.

偉大的申學是申國的,而他們也是申國人.

可是現在,這種驕傲之情,切切實實的和他們有關.

他們看著長大的孩子也要去申學了.

洛娘子把紡織作坊拜托給了四娘子.

四娘子,是山里決定不再嫁的女子之一,自立一個戶口本.

而三當家卻把山里的骨器作坊拜托給玉娘子.

玉娘子是山里這一群娘子變化最大的人,尤其是經曆了這場荊軍大戰,整個人脫胎換骨一般改變.

雖然還是整日戴著面具,整個人卻凌厲俊美.

無論是打架還是做事,她完全不輸男子.

原本三當家也沒有很中意的人選,郭先生說可把骨器作坊交給玉娘子,三當家思考了一翻還是同意了.

這玉娘子確實厲害,一個弱娘子如今居然一個能打三個大漢,但這不是最厲害的,關鍵是她的心智,十分堅毅不說,為人也十分聰明,博聞強識.

她有娘子的細心,更有男子的英勇,身上還有一股上位人的氣質.

同時又和白骨村的男子們打成一片,把自己當男子一樣,在戰場上殺人十分利落,完全不顧自己的生死.

平日的事物,還是讓大家開會決定,若是再有棘手的,可以給他們寫信.

如今山里有許多吡鷹,阿鹿早就著手挑選幼小的吡鷹訓練,送信也是很方便的.

雖然覺得不舍,可是真到了要離開,也就離開了.

白白的骨,金黃的草,紅紅的梧桐葉,都在身後.

洛娘子坐在車上,沒有回頭.

枯骨道,不能回頭.

神佑騎在大黑身上,頭上的小揪揪跟著馬背的節奏,搖搖晃晃.

崖邊翠綠的藤蔓已經成深黃色了.

枯藤垂落,像是路邊的欄杆.

馬背一左一右,兩個大包袱,左邊的包袱里,探出一顆一抹綠的白色小腦袋,十分好奇.

小五也騎在馬背上,他壯,他身上背著的鐵球也重,所以他的馬很膘肥,走的十分沉穩.

他一臉笑容,並無離別的哀傷,在他看來,只要一家人在一塊,哪里都是家.

阿鹿騎的是一匹棗紅色的大馬,和他一身黑衣,很是搭配.

他把坐騎獨眼小刺留在了山上,此去京城,路途遙遠,小刺身上有老傷,並不合適遠行,在山上馬群,也可自在一些.

不過他帶上了吡鷹小玉.

小玉在天上嗓音嘹亮,早就飛翔的按耐不住了.

阿尋也騎了一匹馬,他是山上最不好動的孩子了,基本是能不動就不動,不過家里的兄長妹妹都是好動的,他也時常被拖著活動,以防他太宅了,身體不好,所以也是會騎馬的.

但是他選的馬比較溫順,是一匹白馬,只是馬尾上有一點雜毛,通體都雪白,很是好看.

他的頭發梳的整齊,發梢都是整整齊齊,新修剪的.

面容端莊,皮膚雪白,耳垂肥厚,騎著白馬,斯文的很.

他很雀躍,自己不僅僅能去上申學,還能和阿鹿小五神佑一起去.

之前他就在想這個問題,若是自己去上學,就要和阿鹿小五神佑分開了.

沒有想到,居然就這樣解決了.

這會子,他實在是太喜歡陳縣令了.

以前只是敷衍,現在都覺得這個縣令可愛.

等見面,一定要好好感謝一下陳縣令,聽說他已經是學監了.

國師坐車,他的身份還是神佑的先生.

老巴趕車,他堅持要跟著去京城,大家也沒有多問緣故.

吳江也騎著馬,跟著進京了.

他這段時間天天在山上教著練兵,本意不想離開.

只是他終究是朝廷的人,而且他家姐還在京城,他還是要回去.

有重知府的奏折,他此去恐怕還能升職.

走在隊伍最後頭的是三當家.

隊伍最前頭的是洛娘子.

兩人離的最遠.

不過三當家卻很開心,只要遠遠的看見洛娘子的車,就滿心歡喜.

曾經夢想和洛娘子仗劍天涯,現在基本實現了,雖然中間還夾著,國師,四個小家伙,老巴,吳江,一堆官兵,可是看著彎彎曲曲的骨道,最前頭那輛馬車,他就眼神灼灼.

骨道很長,很彎曲.

在一個轉彎的時候,車里的洛娘子抬頭,不用回頭,就看到了最末尾的三當家.

大馬,長發,挺拔的身體,溫柔的笑.

洛娘子也淺淺的笑了.

此去,是江湖.

山頂骨山包上的絲帶在風吹下,嘩啦啦的響.

天空,吡鷹們,盤旋著飛翔,發出了嘹亮的叫聲.

白骨山的招牌,在山門口高高懸掛.

風吹的不動,字跡有些陳舊,卻顯得有底蘊一些.

車隊搖搖晃晃的行出了枯骨山,路過了熱鬧的白骨集市.

進入了廣袤的草原里.

如同一滴露水進入了海洋一般.

路邊的茶攤,寫著"鹿"字的招牌,高高飛揚.

草地上冒頭的小兔子,遠遠的看著這個隊伍,又縮了回去.

因為好奇,又忍不住冒頭看看,因為膽小,又縮了回去,就這樣反複.

甯靜的草原,實際卻是一片熱鬧.

天才明亮.

天邊有狼在嚎叫.

天地都熱鬧.

像是在歡送一般.

神佑坐在大黑的背上,忍不住回頭.

只見草原,一片甯靜.

再轉頭,又覺得身後極其熱鬧.

她沒有再回頭,只是抬頭看著天空.

天青色的藍,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