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決定
g,更新快,無彈窗,!

梧桐樹黃了.

大片的黃葉,十分好看.

坐在樹下,看樹,就能看一天.

草原的牛羊越來越多.

野馬群日出日落都在奔騰.

不知深處的懸崖,成了吡鷹們的新聚集地,吡鷹們,像是一朵一朵的黑云,在懸崖里漂浮.

時常能聽到清亮的叫聲.

卻讓山里人覺得更安心.

神佑追著一只雪白的幼狼在奔跑.

就是那只戰後撿來的幼狼.

神佑開始是把它藏裙底帶去上課,現在裙底已經藏不住,跑的飛快.

神佑有了新活動,追著她的幼狼跑.

她給小狼起名叫做小綠,因為那小狼雖然通體雪白,額頭卻有一抹綠色.

一人一狼,草原追逐.

笑聲很恣意.

清脆的笑聲,整個白骨山似乎都能聽到.

國師長須飄飄,站在了洛娘子和三當家中間.

他很是不得勁,為毛要讓他站中間.

可是已經站好了,刻意換位置更顯得尷尬.

他扶著自己那重新長出來的長須,開口問道:"看到信,你們有什麼打算?"

三當家:"當然要去."

洛無量:"當然不去."

兩人雖異口同聲,卻十分沒有默契.

三當家自己是書生,錯過了申學,此生都覺得遺憾,原本他屬意阿尋去上學,因為阿尋最有機會考上,沒有想到一下子有四個直接入學的名額,那肯定要去.

可是洛娘子卻對京城很沒有好感.

她本來就是世家出生,再看到送來的那麼多淒慘的娘子,只覺得離開那里越遠越好.

好不容易在這里安頓下來,她第一反應是不想孩子們離開.

如今局面一片大好,就是在蠻荒,孩子們也能過的很好.

兩人意見不一,尷尬的看著國師.

三當家早就猜測郭先生身份不一般,無量開始就對郭先生很信任,似乎知道郭先生是誰,京城來的知府喊郭先生做老祖,知府姓重,再加上之前那馬車里的老太婆忽然大喊一句國師,三當家如今基本可以確定,郭先生就是前國師.

申國皇上不久前,就在他給小昭後慶生,宣布自己後宮又有佳訊的時候,他就宣布前國師無罪,並且還給了一個尊號叫聖國師……恩,以往的國師若和皇上關系不錯,死後都會得到這個稱號.

申皇瑥就是這樣一個反複無常的人.他當初下令追殺國師,實際是氣惱國師居然幫助前皇後,前皇後是他心中的刺.

可是如今,他的後妃懷孕,也證明了國師並沒有做那等事,只是時機未到而已,所以他又後悔了.

小昭後很是了解皇上,所以才會千方百計想暗中殺死國師,可惜沒有成功.

三當家雖然位于偏遠蠻荒,實際對朝廷動態卻非常關心,一直有派人打探消息.

雖然不知道為何堂堂一個國師,願意屈尊于他們山寨里,當先生.

山上所有人都對郭先生禮遇有加,除了小神佑.

似乎天生就是來折騰郭先生的.

只是郭先生一點都不惱,反而樂在其中.

大家都發現了,國師對小神佑是不一樣的,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先生您怎麼看?"雖然猜測到了郭先生的身份,三當家也沒有挑明,依舊還是跟之前一樣.

洛娘子也看著國師,她心思細密,早就發現國師對神佑的態度不一樣,很是特別.

"若是想讓神佑平安到及笄,我們就留在蠻荒,若是想看神佑長大成人,我們必須回京城."國師歎了一口氣道.

他的說辭,意思很明顯.

在蠻荒,神佑還能平平安安,但是到京城,卻是不可能了,但是神佑卻有機會長大成人.

而且看著自己身邊一左一右的兩人,兩人明明情投意合,若是在山上,應該是會在一起的,可是如今要去京城,就要發生變數了,命運之說,既怪異,又水到渠成,像是注定一般.

聽到國師的話,兩人又異口同聲的開口道:

三當家:"那我們去."

洛無量:"那我們去."

這次,卻是十分默契的,言語都一致.

兩人對視了一會.

站在中間的國師都覺得自己要被看穿了,兩邊火辣辣的目光,看的他渾身不自在.

他以後再站他們中間,他就是狗.

"既然准備去了,我們還是要從長計議,蠻荒這邊不必憂心,新來的知府雖然為人迂腐,但是也是個通情理的人,我會給他交代好,山上這邊具體事宜,你們兩安排好,到時候一塊出發."

聽這意思,郭先生是要陪著神佑一塊去京城的.

洛無量自是如此.

洛無量要走,三當家自然也會跟著走.

沒有想到,就這樣三言兩語,輕松的決定要離開.

三當家有點茫然,又有點激動.

洛無量有點激動,更多的是茫然.

而正在追小狼的神佑還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即將發生巨大的改變,她跑的飛快,眼看就要抓到小狼了,沒有想到卻一不小心踢了一腳,整個人都飛起來,眼看著那小狼就要逃脫了,卻因為神佑踢了個跟頭,飛起來,整個人撲倒在它身上,被神佑壓了個正著.

小狼"嗚嗚"的叫喚,很是氣憤.

神佑哈哈大笑,顧不上看自己受傷了沒有,把小家伙舉高高的.

小狼這會子不僅是"嗚嗚"叫喚了,而是"嗷嗚嗷嗚"羞愧的喊起來,舉高高,某處都要被看光了.

剛剛看到小神佑踢跟頭,把三人嚇一跳.

轉頭就看到神佑逮住了那小狼,又都松了一口氣.

不過洛娘子看著抱著小狼跑回來的神佑,還是伸手揪著她的耳朵,教訓了一頓.

國師看到洛娘子揪著神佑的耳朵,眉眼直抽抽,忍不住想喊,不能揪啊,她可是大公主啊.

可是心里又很痛快,讓你天天欺負我.

"再調皮,先生說要送你去上學."洛無量一邊揪耳朵一邊道.

洛姨揪的實際一點都不疼,神佑對痛感比較遲鈍了,不過她還是假裝很疼的樣子,不然洛姨就要繼續嘮叨了.

可是聽到她說先生要送自己去上學,神佑頓時臉塌了.

一臉幽怨的看著先生.

國師:……又是我的鍋.

"你們兄妹可以商量一下再做決定."國師開口道.

夜晚,白骨村的人都收工回家了.

鹿家在老巴叔的見證下,召開了一次隆重的家庭會議.

各抒己見,公平友好.

小揪揪神佑搖頭道:"我不想去上申學."

大頭小五搖頭道:"我也不想去上申學."

冷靜的阿鹿沉著的道:"我不想去上申學."

厚耳垂阿尋激動的道:"我想,我想."

端坐的阿尋被神佑,小五,阿鹿一塊按住打了一頓.

老巴在一旁焦急的喊:"不能打臉啊."

打完,三人異口同聲的問阿尋:"還想不想上學?"

阿尋,堅定的搖著頭:"想."

又被按著打了一頓.

"想不想上學?"

阿尋點著頭,委屈的道:"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