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他鄉遇老祖
g,更新快,無彈窗,!

自以為隱秘的重直父子,猶如黑夜中的兩個大燈泡一般,閃閃發光.

當然,他們自己還不知道.

還一副裝模作樣的樣子.

蠻荒草原被荊軍屠殺了一遍,能活下來的人要麼是被白骨村的人救回來的,要麼就是主動來投靠了白骨村.

這也是為何蠻荒草原能發展這麼迅速的原因.

整個發展,都是由白骨村統一調度安排的.

都是一群劫後余生的人.

大家都摒棄前嫌,盡最大的努力,活著.

荊軍大舉進攻的時候,朝廷沒有派來一兵一卒,早就讓這些原本對朝廷印象就淡薄的人,更加淡薄了.

蠻荒草原名義上是屬于申國的,但是地貌險峻,產出稀少,又在國與國交界處,申國並不太重視.

如今他們朝廷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

所以人人都很賣力.

重知府和老父兩人跟著豁嘴老漢一路走,越走越驚心.

先是看到了一條巨大的峽谷.

那小道十分細小,估計從上頭丟下一個大石頭,就能把他們父子給砸綿了.

重直覺得很是危險,不應該就這樣走過去.

可是父親卻和那豁嘴老漢聊的開懷,壓根沒有注意那峽谷一般.

"老漢,你們村真的有好多孩童都識字?不可能吧,據我所知,農家事多,孩童也要做很多事,哪有時間讀書,而且先生也不好請,識字的先生願意來你們這偏遠的山村教學嗎?"重花對剛剛那識字的流鼻涕小童印象深刻,忍不住問道.

申國重文,也因為重文,導致了學習成本非常高,請一個識字先生,那束脩是尋常百姓絕對交不起的.

就像那胡家旁支,在京城也不算是太窮的人了,可是居然也因為請不起先生,遠赴蠻荒行商.

豁嘴老漢似沒有什麼心機一般,大大咧咧隨口就道:"我們山上的孩童也是要做事的,一天就學半天,至于先生麼,山上多的是,我們山上的娘子,個個都是識字的,厲害的很,當然最厲害的還是我們郭先生,料事如神,簡直了."

白骨山上的人的確是沒有太大的心機的,因為原本都是盜匪出身,還是覺得如果對方是壞人,一棍子敲暈就行.

後頭跟著心驚膽顫過了峽谷的重直,這會子忍不住反駁道:"料事如神?那是神棍吧."

說起料事如神,還有誰能比得上他們重家.

他們重家老祖,前國師重芳若是還在,他們重家何至于此.

豁嘴老漢聽到他的話,也不氣惱,只是繼續走,走到了一個山崖跟前,停了下來,道:"前面是藤橋,風大,搖晃,客人小心嘍."

重直看的兩腿都在打晃.

爹啊!

他們真是去送信的,為何一個小山村會有這麼複雜的地形.

走過峽谷還要過懸崖.

重花卻是一臉激動:"想不到我有生之年還能遇此險境,我還以為我要一輩子老死在京城了."

就見那豁嘴老漢,三兩步,跟飛一般,搖搖晃晃,幾步就過了那藤橋,在懸崖對面,笑嘻嘻的等他們.

陽光照在豁嘴老漢的臉上,裂開的笑容很是得意.

重直看著老父親,也跳上了藤橋,手抓著兩邊的麻繩,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走到中間的時候,還站著使勁扭屁股搖了搖.

看的重直滿頭大汗.

輪到他自己的時候,走到中間,兩邊的風大的灌耳,整個人都在搖晃,手心濕漉漉的,他簡直是要哭了.

好不容易搖搖晃晃,走到了對面,只覺得雙腿一軟,直接坐倒在地.

"花兄,我走不動了,休息一會吧."他喘著氣喊道.

老族長看到兒子這麼不爭氣,實在是郁悶.

不過還是抱歉的對著豁嘴老漢笑了笑,一塊坐下休息.

"花兄,你不害怕嗎?"重直靠在一棵樹上,看著那懸崖上搖晃的藤橋,想著自己回去還要再走一遍,就兩股顫顫,嚇的不成.

"我不怕,當年我請芳老祖算過,我是能過天命的人,你也是,不用害怕."

重直沒有想到還有這一茬.

在重家,前國師的話絕對是聖旨一般的存在.

"老祖真的這麼說?"他一臉激動.

重花得意的點頭.

"芳老祖德高望重,他的話從來沒有錯過,若是有生之年能再見他一樣,老朽死而無憾了."老族長也靠著樹,看著前方的懸崖,歎息道.

豁嘴老漢站在一邊,用煙斗敲了敲樹,問:"休息好了沒,好了的話我們繼續走."

重花立馬要站起來,卻不小心閃了一下腰,重直連忙攙扶著.

于是許久都很別扭的父子,相扶著站起來.

然後是彎彎曲曲的山洞.

昏暗的山洞,呼嘯的風.

父子一直都手拉手.

走的比平時更穩許多.

終于,走到了洞口.

看到了陽光,草原.

重直長長的呼吸了一口,像是重見天日一般.

忍不住就喊道:"爹."

手被老父重重一掐.

"爹……跌宕起伏的黑洞,老漢,你們村這路可真夠難走的啊."

豁嘴老漢笑道:"就到嘍,你看到對面的木屋沒,那就是鹿家的屋子."

對面風景秀麗,廣袤的草原,遠處還有馬群,近處有一座整齊的木屋,很是好看.

走了這麼久,看到面前的景色,居然莫名生出值得的感覺.

重直父子也甩開了手,走到了對面的草原上.

遠遠的,就見一個女童和一個老頭,面對面盤腿坐著.

"你輸了!不准耍賴."女童得意的聲音傳來.

"為師怎麼會輸,那顆棋不算,再來一遍."老頭氣急敗壞的聲音.

"我不管,我都讓你三手棋了,你自己說輸了給我當馬騎的."

重直父子聽到這對話具是呆住了.

然後居然真看到那老頭趴下,給那女童當大馬,轉著圈騎.

而且老頭神色並不屈辱,還是一臉笑容的問:"開心了吧,先生當馬,比你家大黑如何?"

小神佑笑嘻嘻的道:"馬馬虎虎咯!"

一老一小玩的正開心.

給大公主當馬騎不算丟人,反正他這輩子欠她的.

國師很努力的還發出了嘶嘶的逼真的馬叫聲,很是得意.

"籲……籲……籲"

國師叫的正歡快.

抬頭,看到迎面走來三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