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新來的領導
g,更新快,無彈窗,!

朝廷多事.

效率緩慢.

等到冥河知府上任,這草原的草都又重新長了一茬了.

和想象中的破敗和荒涼不同,這冥河縣居然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場景.

高高的城牆,叫賣的吆喝.

進進出出的人群.

若不是城牆角那壘砌高高的頭骨裝飾,簡直看不出這里曾經打過戰,被屠過城.

冥河知府來上任.

按理是要有相迎的下級官員和本地鄉紳大族.

只是這冥河縣都被屠過一遍了,到底留下多少人,也不得而知.

重直有點緊張.

遠遠的望去,好擔心,萬一里面已經被荊國人占了,他們這不是羊入虎口麼.

不過應該不會,因為看著進出的不像是荊國人.

荊國人極其喜歡皮草.

而且荊國人個子高大,五官也比申國人突出一些.

可是這若不是荊國人占了這冥河縣,一個小縣城怎麼可能這麼快又恢複了熱鬧.

看城門口排隊進城的人,也井井有條,十分有序的樣子.

這也是重家人,這麼多年都太安逸了,沒有外出上任的官,否則其他來上任的官,自然會先派人來通知,安排迎接.

這重家人,一路光顧著憂傷了,忘記這茬了.

……

重家人的車馬,算是比較隆重了.

畢竟有不少人.

雖然風塵仆仆,出現在城門口的時候,還是引起了注意.

現在的冥河縣,代管的正是蘇典吏.

荊軍來的時候,這個貪財的蘇典吏,卻沒有自己顧著跑了.

反而帶著手下的衙役,一起救助活下來的受傷百姓.

荊軍敗了,他和白骨村人一起重建蠻荒草原.

冥河縣還保留著.

只不過,更像是白骨村的一個前站.

整個蠻荒草原,圍繞這枯骨山,建立了三個點.

一個是冥河縣,是接連申國境內的.

一個是運河城,是接連熙國境內的.

一個是蠻荒城,是接連荊國境內的.

三個點,把蠻荒草原圍了起來.

以枯骨山為中心.

枯骨山下的集市又重新開業了.

商人的敏銳性比其他人強許多,其他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些行商的人,早早的就知道過來投資了.

上次行商得到甜頭的胡家旁支,胡大海,也來了.

這次不僅僅是他自己的本錢,他還帶了一大堆親朋好友投的錢,一塊帶了過來.

早早的在蠻荒城和白骨鎮各買了一個鋪子.

只是恨錢不夠多.

若是再多一點,這幾個新建的城,若是都能占一個鋪子,以後收租估計都能吃到飽,他對這里的未來很看好.

尤其是得到白骨村的村長講解之後,雄心勃勃.

恨不得把家都搬過來.

當然,考慮到這里剛剛是戰後之地,家里人肯定不同意,他也暫緩這件事.

但是鋪子一定要先買.

這里的鋪子,已經是一天一個價.

蹭蹭蹭的往上漲,早買一天都是賺的.

不僅僅是申國人買,熙國和荊國的商人也買.

不過熙國和荊國人買,要貴許多,而且只有使用權,沒有擁有權.

這一系列的規定,也不知道出自誰之手,反正是一套一套的.

蠻荒草原經過一場大戰之後,沒有朝廷官方干涉,居然高速蓬勃的發展了起來.

重直拿著任書來上任了.

蘇典吏收到消息,急忙忙的出迎.

朝廷應該還會派縣令過來的,他早有准備,以為申國的官員系統,像他這樣的典吏,不是考學出生,不管立多大的功,都是不可能升到縣官的,縣令肯定是朝廷派下來的.

可是他迎接的這一大堆老弱婦孺,幾個歪扭扭的官差,不像官差,看樣子就知道是家仆.

居然是知府.

蘇典吏一臉驚訝,嘴張的大大的,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好一陣才醒悟過來,連忙道歉.

"小人這輩子見過最大的官就是陳縣令了,沒有想到有生之年,能見到知府大人,所以太過激動,還望大人見諒."

重直倒是沒有擺譜.

聽到這話,只得苦笑.

自己只是名義上的知府,實際可能還不如一個小知縣.

"大人舟車勞頓,一路辛苦,請隨屬下到官署休息,只是冥河縣才剛剛新建,這官署有些簡陋,還望大人海涵."

蘇典吏很是客氣,雖然他身後站著一碼子,有八十多個官差衙役.

這些衙役穿著清一色的黑色皂服,氣勢十足.

都是個頭高大,眼神凶悍的青少年.

要不是蘇典吏態度和藹,簡直就像是來下馬威的.

重直雖然沒有外放當過官,也沒有做過縣令,卻也知道,一個縣衙,不可能有這麼多衙役的.

正常的小縣衙,有二十個衙役,算是不錯的了,好多縣衙都是只有十一二人,大多數還是空置的名額.

他要出京,這些外放官員的事情多多少少還是打聽過的.

"不知為何,冥河縣會有這麼多衙役?"重直忍了一會,實在忍不住,還是開口問道.

蘇典吏整日帶著這群衙役干活,都習慣了.

聽到知府大人這麼一問,嚇一跳,才想起來,規定.

"大人,萬萬不可誤會,你看這些衙役,袖子上有一圈白的,都是白役,是沒有朝廷俸祿的,因為蠻荒大戰剛剛結束,百廢待興,小人也忙碌不過來,只好召集了本地大戶,讓大家一起湊點錢,多請一些人,來維護平安,說來慚愧,真正的衙役,加上小人我,不到五人,剩下的壯漢,都在蠻荒大戰中戰死了."

蘇典吏一臉唏噓.

重直也沉默了.

一路到了官署,果然是嶄新的樓.

雖然不大,確確實實是新房.

"不瞞大人,原本的官署死傷太多,擔心陰氣有些重,小人自作主張,把官署移到了新的位置,還請大人諒解."

重直聽到這典吏這麼說,反而心生好感.

一路擔驚受怕,終于到了.

而且比預想的好很多的樣子.

"沒事,沒事."

蘇典吏也松了一口氣,當初白骨村的小村長說官署的位置正中心,正好做集市,于是就整個拆了.

把官署移到了這里.

看來這個新上任的知府還挺好糊弄的.

接著就聽到一個老頭,一臉納悶的問道:"一般官署的位置,都是陽氣最好的地方,不可能會有陰氣太重的情況啊."

"額……"蘇典吏還沒有想到怎麼解釋.

就聽到知府大人氣急敗壞的道:"爹,我求你別添亂了,你的大錢,是被我撿到的,我還給你還不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