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帶爹上任
g,更新快,無彈窗,!

重直去上任了.

如同當年去守衛蠻荒的邊軍吳江一般.

他覺得這是自己最後看京城一眼.

他舍不得這里,他要牢牢的記住這里.

因為蠻荒剛剛大戰過.

邊軍都沒有活著回來的.

所以重直死在那邊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大家不是目送他去上任,而是目送他去死.

所以連禦史官那群人,對重直獅子大開口,居然真的以為自己是去當知府的,要了一個州府的編制好處,他們都默許了.

重直走了,拖家帶口.

舉家搬遷.

這也是默許條件之一.

因為上一任,陳縣令,妻妾居然都死了,都被屠了.

據說荊軍來了,最先的目標就是冥河縣.

整個縣被屠了一遍.

而重家的小國師,也在歡送的人群.

他對重家人感情不深,甚至可以說,內心是有點不喜歡他們的.

因為他的童年並不是特別美好.

重家人,特別重視十歲以前的小孩的教育,所以相對的,小孩之間的競爭也是比較殘酷的.

可是此刻,看著偌大的重家,老弱婦孺,居然都坐上馬車,朝城外走去,他居然覺得有點孤單.

好像被拋棄了一般,孤零零的站在了那里.

公主伊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他的身邊.

"煙哥哥,你不開心嗎?"

重煙搖了搖頭,他沒有不開心,也沒有開心,不知道怎麼說.

"那些人那樣欺負你,終于離開了京城了,他們回不來的,你放心好了."小公主稚氣的聲音,斬釘截鐵的道.

小國師聽到了她的話,卻猛然一驚,他看向小公主,公主的眼神自信又飛揚.

可是他想起往日總總,他不敢往深想.

他低下頭,不再看那離開的隊伍.

只是腦海里,那個飄揚著重字的帆,重重的搖晃著,遮蓋了他的雙眼.

小公主有點惱,古人真是太死腦筋,太重親.

好吧,重親的人,也是可愛的人,若是不重親,倒讓她害怕了.

歡送的人群,在京城就止步了.

陳學監沒有來相送,不過眾人對陳學監的評價又上一層樓,此人是個人物,聽說重直是拜訪了陳學監之後,才同意去蠻荒,而且拖家帶口的去.

皇上對重家人去蠻荒上任這樣的小事沒有在意,現在他一心都關注的都是樂貴人.

原本長的珠圓玉潤的樂貴人,懷孕之後更圓潤了……

皇上不在意,重家人自己很在意.

重直拜訪了陳學監之後,回來就和重家族長秘密商量了許久,然後重家就閉府了.

主動請辭了重家的爵位,皇上雖然沒有准許,但是下令嘉獎了重家.

重家就這樣離開的京城,連老族長都離開了.

出京城的路,道阻且長.

重家的隊伍中,有幾輛車里傳來了壓抑的哭泣聲.

他們覺得自己和被流放的犯官沒有什麼不同,犯官流放也是發配到蠻荒.

唯一區別的是,官差是押送犯官,而他們的官差是護送他們.

押送和護送,一字之差,終點卻是一樣的.

不說重家其他人,就重直自己心里都是沒底的.

他和族長老大人坐在同一輛車上.

因為族長老大人是他爹.

親爹.

"直兒,此去危機重重,機會卻也無數,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族長大人,重花一臉嚴肅的道.

聽到父親許久沒有喊自己的這個稱呼,他也是臉皮抽了抽,給自己取名為直,每每喊自己的時候,都覺得自己不像親兒子,像親侄子.

"父親,你不是說當年你沒有數學天賦,只能淪落為家族族長,你是怎麼預測出來的?准嗎?"重直憂心忡忡的問道.

以往他是不敢這麼質疑的,只是眼下,他實在是心里不踏實.

族長軟趴趴的靠在了馬車的軟榻上,說起來,他的歲數已經算是重家人比較命長的了,可是在重家,命長也意味著能力平庸,很是矛盾.

"呵……啊!"他大大的打了一個呵欠,年紀大了,不耐早起.

"我就算是數不好,也比你們強,你們這些個混賬東西,平日要是稍微肯多努力用功一點,至于淪落到如今這個地步嗎?"

"父親,現在問你正事呢."重直一臉無奈,有一個胡攪蠻纏的老爹和族長,也真是夠了.

"我瞎蒙的,那天你問我話的時候,我剛好口袋里有一個大錢掉地上,正面朝上,我覺得應該還行."族長親爹理直氣壯的說.

重直直接崩潰了.

那天他跟陳學監請教蠻荒的事情,陳學監倒沒有多說什麼,那里也是陳學監的傷心之地,他也不好多提,不過接受了陳學監的拜托,把四個申學入學名額帶到蠻荒,若是那個叫做白骨村的村子還在,讓他把這四個名額給村里鹿姓的一家四兄妹.

事實上,他想給別人也不成.

那四個名額上的名字都是填好的,直接是鹿歌,鹿五,鹿尋,鹿神佑.

重直看陳學監的態度非常堅定,如果這四人不再世上了,這名額就作廢.

他回家跟父親商量,到底是怎麼去.

結果父親說去蠻荒沒問題,他這才下決心,舉家遷移,放棄重家的爵位,並不是像外人以為的那樣是陳學監勸說的緣故.

可是眼下,父親居然說是靠丟大錢丟出來的結果……

"你別這樣看你爹,我這辦法是有用的,多年來,我就靠著這個避過了無數災難,至少有一半的准頭."

重直簡直要哭死,難怪他爹說他數學不好.

一個大錢就兩面,不管是哪一面,都是有一半的准頭的啊.

聽著隊伍上悲悲戚戚的哭聲,這會子,他也想哭了.

"爹啊,你肯定不是我的親爹啊,我拿你當親爹,你拿我當侄子……"

隊伍越走越淒涼,兩邊的景色也越來越荒涼.

從高高的大樹,走到低低的小樹,再走到了樹都沒有的地方,只剩下膝蓋高的野草.

從膝蓋高的野草群里,走到了手掌高的矮草坪.

再從矮草坪走到了寸草不生的戈壁.

再從戈壁走到了沙漠.

一路上,崩潰了三人.

一人是重家的新媳婦,那新媳婦受不了,死活要和離,丟出一封和離書,帶著婢女下人,馬不停蹄的跑回京了.

看到沙漠的時候,重直也要崩潰了.

他坐在馬車外頭,駕車.

風大,日頭也大,吹的他嘴唇干裂.

遠遠的,他好像看到了前方有一座城.

十分高大的城,簡直和京城一樣,那城門口居然還掛著大大的招牌,寫著冥河.

"爹,我是不是快死了,我眼前居然出現了幻覺."

馬車里被吵醒的重家族長,掀開車簾,看了看外頭,揉了揉眼睛,一臉不確定的道:"等等,讓我算一下,咦,我的大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