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冥河知府
g,更新快,無彈窗,!

冥河縣的陳縣令走了.

新縣令自然要安排,只是剛剛發生過戰爭,荊軍隨時可能再來,誰都不願意來.

一個倒黴的重家人被安排了過來.

柿子挑軟的捏.

重家人若不是因為陳結余那一打岔,說不定已經被禦史參了,已經亂家了.

這時候被分配去冥河縣自然是不敢有怨言.

不過朝廷也是有規矩的.

按品級來說,這個倒黴的重家人,自然是不可能是七品縣令.

雖然被發配過去了,但是品級至少保留.

他原本是正五品,于是就分配過去任,冥河知府……恩,可以管整個蠻荒草原.

重直聽到這任命的時候,簡直是哭著謝主榮恩的,冥河知府聽起來忒不吉利了,咋一聽好像是要送他去陰曹地府一樣.

雖然百般不願意,可是皇命不可違.

他還是得按期打包行李上任.

按照程序,他是需要和上一任官員交接的.

現在冥河縣的縣令就在京城申學宮.

重直很是憋屈,他堂堂一個正五品官員,要去跟一個小縣令交接工作,還要自己主動去找.

簡直了……

可是除了小國師,他已經是重家在朝廷上官位最高的人了,重家只是個擁有爵位的空殼,為了整個家族,他不得不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

申學不遠.

在京城最好的位置.

背後奇山險秀,山巒俊美,面前溪河環繞,一河之隔,對面就是熱鬧的街市,鬧中取靜.

重直去拜訪陳學監,也是做了一翻功課的,如今這陳學監在京城是僅次于公主的名人了.

雖然這個熱度隨著時間流逝,已經慢慢降下來.

但是官場上有這樣的資曆,是非常驚人的.

他因為要去冥河縣上任,這幾天非常用心的查看了那邊的相關資料.

沒有想到,這陳學監不僅僅是個英雄人物,治理地方,也是一把好手.

那冥河縣短短幾年,從一個蠻荒偏遠小縣城,居然發展成了商業重鎮,每年的賦稅,居然已經不亞于這京城周邊的繁華縣城了.

若不是荊軍來了,恐怕明年,這冥河縣一定會成為朝廷的一顆新星,肯定不少官員搶著過去了,只是那樣,也輪不到自己.

現在卻是打著搶著,爭取不去,落到了自己這個倒黴催的人身上.

重直體型高大,國字臉,長須黑發,看外表還是很有看頭的,但是內里,算是一般,絕對斗不過朝廷那些老狐狸.

重家人的特點,長相都還不錯,很周正,一身正氣的感覺.

因為他們重家人培養重點都是小孩,十歲以下的小孩,有學識好的,都會重點照顧,然後進宮給國師看.

超過十歲以後,就自由自在發展了.

或許是重家最輝煌的時候,就是國師最強盛的時候,靠著國師就可以過的很好,沒必要再培養官員,惹得上頭猜疑.

可是現在,前國師下落不明.

新國師卻根本不和他們一條心,指望不上.

所以振興重家的重任,或者說保住重家的重任,就落在了重直身上.

一大早,他就去攀登申學了.

倒不是申學蓋的多高,而是那個倒黴催的奇怪的陳學監住的很高.

據說,但是他要申學提供的宿舍樓,指定了最高最高的一座山峰.

他說,等云霧開,或許坐在門前,能看到遠處的蠻荒.

沒人敢批評他的矯情,他有資格這麼說.

于是重直只好親自往上爬.

因為這申學還有一個奇葩的規定.

進了申學不讓坐車.

多大的官都不行,連皇上來了都要步行.

至于騎馬,只要在山門下馬,再上馬即可,可是這抖抖的山路,也要有馬能上來才行.

重直氣喘籲籲,籲籲氣喘,終于來到了那座最高最高最高山峰的宿舍.

還好,不是茅草屋,是一間木屋.

如今名士風流,以陳學監這麼大的名氣,弄一棟茅草屋也是可以理解的.

重直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了.

沒有想到到了山上,看到的是一座小木屋.

而那名氣如日中天的陳學監穿著蓑衣,居然撅著屁股在種菜.

小木屋旁邊,挖出了整齊的一丘一丘的菜地.

陳學監,養了一條狗.

重直來了,沒有小厮迎接,一條狗躥了出來,對他"汪汪"叫.

撅著屁股種菜的陳學監,聽到狗叫聲,回頭望去.

看到了滿面潮紅,頭發都被霧水打濕的重大人,也不是很驚訝.

"重大人來了,寒舍簡陋,你稍坐,我去給你倒茶."

重直看著陳學監進屋去倒茶,他站在外頭,看著菜地旁是有一張石桌,旁邊有幾把竹椅,雖然簡陋,也挺有野趣的,就是看著不太結實.

他小心翼翼的坐下,聽著竹椅,"吱呀"的響了一聲,還嚇一跳.

"沒事,那椅子雖然響,但是還頂用,山里霧氣大,潮濕的很,竹椅不壞,我從蠻荒回來,還挺不習慣的."陳結余提著水壺,拿了個白杯子,抓了一把茶,熱水一沖.

推到了重直面前.

重直心里腹誹,這個陳學監也太簡陋了,名士不都是很會泡茶的嗎?雖然他也不太喝的來,但是這高山,大霧,竹椅,石桌,不是正好,煮茶,長談麼.

不過見到他給他自己也沖了一杯,在自己面前坐下,"吱呀"又是一聲響.

"山里水清甜,這茶是蠻荒一個少年炒制的,簡單卻好喝,重大人可以嘗嘗."

重直聽他這麼說,就算不好喝,也要拿起來裝裝樣子.

況且他也確實渴了.

粗白瓷杯,杯底沉著一點點茶,茶湯淡紅.

杯口有霧.

他端著茶,杯子很燙,有點暖手,到鼻尖,忽然聞到一股子淡香.

如花如蜜.

他一口把茶喝了.

有點澀,有點苦,他略微皺眉,眉頭還沒有散開,那苦澀已經轉化為甜.

清甜,甘甜,一陣陣的.

沒有茶的杯,慢慢涼了,可是那香味卻還在,比之前更濃.

花蜜香中又有一種說不出的藥香一般,綿綿的,余韻未了.

良久,重直放下茶杯,看著陳學監,站起來,對他重新作了個揖.

"陳大人,重直馬上要去蠻荒任職了,陳大人有什麼需要交代小可的,小可定然會銘記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