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你還不懂喜歡
g,更新快,無彈窗,!

小昭後泡著暖池里,一頭長發浮浮沉沉.

她喜歡這暖池.

整個人浸泡在里頭,渾身都舒暢.

這個時間,是她獨自一人的,連女兒都不可以分享的.

她像是一個漂浮的尸體一般,順著水流沉浮.

她喜歡水,熱一點,再熱一點.

蒸的整個屋子霧蒙蒙的.

像是一個大霧的天.

就如那年,在大霧里,自己第一次見到他一樣.

霧真的很大,很濃,很白.

"砰!"

一聲響.

有人闖進來了.

小昭後眼神幽暗,這時候,誰要打擾她,她不介意把人送去地府給她姑姑調教.

只是抬頭,看到來人.

居然是皇上.

小昭後,忙換成了一副慌亂的模樣,臉因為熱水泡的紅撲撲的,還有點可愛.

皇上也是嚇一跳.

剛剛差點以為見鬼了.

看到白花花的池子飄著一個黑色長發的尸體一般,嚇死了.

只是錯覺,只是錯覺……

"皇上,您來了怎麼不說一聲,嚇臣妾一跳."

"阿昭,朕也要有皇子了,小樂懷孕了,哈哈哈,我也要昭告天下,不對,不行,我要這麼做,那些個臣子得嘮叨死我,阿昭我記得你生辰快到了,我給你慶生,我要申國普天同慶,順便告訴大家,朕也要有皇子了."申皇一臉激動,緊緊的抓著皇後濕漉漉的手.

小昭後的臉卻慢慢的從紅變白.

"皇上,看你激動的,樂答應懷孕了,是不是該升一升位置了,還是一個小答應,你讓她心里怎麼想."

"對,對,我忘了這事了,這不是著急和你說,阿昭你安排就好."申皇一臉喜悅.

忽然又一拍腦袋.

"我去找小國師,看看哪天日子比較好."

說完又一陣風一般,急忙忙的跑了.

小昭後,沉沉的坐在暖池邊,長發上的水,滴滴答答的朝下落.

……

五月初七.

大吉.

宜搬遷,宜立業,宜播種.

這一日,申國宣布普天同慶,天下大赦,小昭後慶生,與民同樂.

因為沖撞皇顏,還在獄中養傷的陳結余小縣令,也在大赦的行列中,今天他可以出獄了.

這一日,樂答應被封為樂貴人,並且皇後說了,只要她順利產子,立即升為貴妃.

得知這個消息,當真是普天同慶了.

不少老臣都激動的熱淚盈眶,朝天大拜.

皇上有後了.

小國師已經預測了,這一胎必然是小皇子.

申國有正式的繼承人了.

原本對皇上這樣大肆為小昭後慶生還有些不滿的臣子,這會子都閉嘴了,心里還覺得欣慰,皇上也終于成長了,不再是當年那個莽撞的新皇,知道禮儀主次.

給昭後慶生,同時宣布小皇子的消息,合情合理.

皇上顯然十分高興,真的要與民同慶.

坐著他的龍輦要游京城.

小昭後和小公主坐在後面的鳳駕上.

車里的氣氛卻並不那麼好.

小昭後臉上神色淡淡的,小公主卻一臉氣鼓鼓的.

"母後,父皇怎麼可以這樣對你,明明你的生辰是前日."

"傻皇兒,你父皇又不是真的為我慶生,只是選個日子,通知大家,他的小答應也懷孕了,他只是在跟荊皇斗氣炫耀而已."小昭後伸手想撫摸孩子的頭,上頭卻戴著一個十分華麗的紅寶石頭冠,只能輕輕的撫了一下孩子的發梢.

"我不是皇兒,父皇馬上就有新皇兒了,我只是個公主而已."伊仁還是氣呼呼的.

生氣的模樣,原本是有些刻薄,不過她還小,卻只是讓人覺得可愛.

"傻皇兒,你是母後唯一的皇兒,也是申國唯一的皇兒,別人都越不過你的,別再生氣了,外頭可有不少人,都是等著看你的,我聽說申學學生為了看你,今天請假太多,導致他們先生只好宣布放假了."

"噗嗤!"聽到母後這麼說,公主伊仁也忍不住笑了.

不過又搖了搖頭道:"那些申學學子,個個如呆頭鵝一般,不好玩."

"那還有其他國的才俊,聽說現在申請在申學上學的他國人,十有八九都是因為你來的,我皇兒可是聲名遠播."小昭後打趣道.

伊仁被母後這麼一說,也不生氣了,一下子心情好起來.

撩著簾子看外頭.

果然她一撩開簾子,外頭就尖叫聲無數,跟海浪一般,此起彼伏.

甚至比前頭皇上龍輦路過還要熱鬧.

道路兩邊擠滿了人車,還有酒樓里,也是坐滿了人.

公主伊的名聲實在太響亮了.

人群中,坐在馬車里的殷氏叔侄,殷雄興趣缺缺,二叔殷華卻一臉激動.

他今天認真打扮了一翻,恩,他每天都認真打扮,不過今天打扮的尤其認真.

淡粉的袍子,黑色的腰帶,腰上一塊純白的玉,長發,黑色的發帶,眉毛都修的整整齊齊.

淡粉色原本是很女氣的,可是穿著他身上,卻沒有娘氣,只覺得溫暖又好看.

殷華不愧是熙國四公子之一,容貌拔尖,好看的連女子恐怕都要相形見絀,卻又一點不女氣,十分風雅陽光.

"我收到消息,小公主會在學士樓下車,一會二叔帶你去見她."

殷雄也被套上了粉色的衣服,一臉不高興,只是沉默著,之前還會反駁,斗嘴,自那天進城看到有個渾身是血的官員回來報信,他就成這樣了.

外頭尖叫聲陣陣.

"公主,公主……"喊聲震天.

殷華拍了拍自己的侄子道:"人生,走過去,就過去了,沒有回頭路的,蠻荒草原只是你人生的一個小點,你路過了,就過了."

殷雄沉默了好多天了,這會子聽著外頭的吵鬧,他扯著嗓子喊道:"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歡她,我不會忘記她的."

殷華搖了搖頭.

"你太小了,還不懂什麼是喜歡,喜歡是可以設定的,你只是剛好撞進了那個設定而已."

殷雄倔強的看著二叔,他懂,因為他很難過,不是難過一陣,也不是難過很久,而是他覺得,只要他活著,他都會很難過.

那不是設定,也不是剛好.

馬車先到了學士樓.

殷華帶著侄子到了早就訂好的位置.

最靠近前頭.

殷華煞費苦心,他選的位置,他坐的角度,都是能展現他最好看的一面.

如何,在你必經的路上,遇見我,為此,我已經准備了很久,我這一生,或許都是在為這一刻准備.(注1)

這是殷華作為熙國四公子最有名的一句話,也是他紅顏知己無數的最主要原因.

他真的很用心.

如准備的那樣,公主伊果然下車了.

一身華服.

殷華卻沒有如其他學子那樣,探著腦袋,激動的站起來.

他是背對著公主的.

只是聽到人的喊聲,才微微轉頭.

一襲粉衣,一頭黑色長發,一杯酒.最美的少年,喝最美的酒,他朝公主微微一笑,又回頭繼續喝酒了.

公主伊,頓了頓腳步,很想再看一眼,那少年哥哥的容顏,很好看.

PS:注1:源自,席慕蓉的一顆開花的書,很喜歡的一首詩.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