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蠻荒草原新紀元
g,更新快,無彈窗,!

夜里.

下雨了.

好在山寨里准備很齊全.

除了黃綠的布料的衣衫,甚至還有可以防水的布料.

大家都是在草原生活過的人,搭一個簡易的棚屋很容易.

上頭再鋪上布.

火堆還燒著.

聽著密密麻麻的雨滴敲打著頭頂的布,淅淅瀝瀝的像是樂曲.

大家吃著用肉干煮的饃饃糊糊,身體都熱乎乎的.

經曆了一天疲憊的戰斗的身體,在這一刻,困倦極了.

隨便攤一塊布,就能睡著.

當然,也有興奮的極的人.

比如小五.

還有吳江,還有那一群娘子軍.

女子真是很奇怪的動物,她們平日身體柔弱,可是關鍵時刻,打生打死一天了,晚上居然還精神奕奕.

同樣阿鹿還有三當家還有阿水阿斗他們,這些平日的主力,都累的站不起來了.

阿鹿軟趴趴的靠著後頭的行囊,聽著其他人高談闊論.

小五激動的說著自己今天的戰果心得,說到激動處還站起來比劃.

"那個荊國人拿著長矛,被我一球就給砸飛了……"

"那有什麼,我看劉老漢,一只胳膊都把一個荊國人的腦袋都砍下來."一個娘子看到炫耀的小五,開口反駁道.

單手的劉老漢聽到有人誇自己,咧著嘴呵呵笑.

那一個手還端著吃食,想要擺手謙虛一下,只得把吃食放下,"僥幸而已,我那是害怕極了,發力太大,沒有想到荊國人也和我們一樣,一下子就砍下來了."

阿尋和國師帶著神佑,在外頭轉了一圈.

國師發現,神佑走到哪,那狼群似乎就跟在哪.

並不像是攻擊,反而像是保護一般.

所以等他們繞一圈回來,神佑懷里多了一個灰撲撲的小狼崽子.

像是剛剛生出來不久,身上還濕漉漉的,就落在草地上.

胡鬧了一會,吃飽了,喝足了,雨停了.

整個天空,深藍深藍的.

星辰漫天閃爍.

大家躺在地上,有點涼,可是身邊左右都是人,又很安心.

神佑也躺在地上,靠在哥哥阿鹿的身邊,她身邊有一只小狼崽,被一團布抱著,散發著熱氣.

大黑慢悠悠的站著,像是個守衛.

還有不遠處,一群吡鷹,也整整齊齊的站著.

再不遠處,一大群狼群,也整整齊齊的爬著.

篝火漸小.

天漸漸明亮.

鳥叫蟲鳴.

雨後的草原,碧綠碧綠的,血都被沖乾淨了.

整個天地,舒心的讓人想吶喊.

白骨村的村民也醒了.

吃過早飯,收拾著往回走.

神佑依舊騎在大黑背上,不過大黑背上放零食的袋子,整到了一邊去了,另外一邊放著一個小狼崽.

大家一開始就是想快點回山.

可是走著,走著,隊伍卻不斷有人增加.

蠻荒草原像是被荊軍屠了一遍,再無活人.

可是一場大雨後,草原里卻陸陸續續的出現了人,基本都是老人小孩,強壯的青年和娘子都沒有.

那些強壯的青年和娘子,為了老人和小孩能活下來,都死了.

能在荊軍割草一樣的殺戮中活下來的老人還帶著孩子,就如同草原中最靈敏的兔子一般,一點風吹草動,就藏起來,感覺到平安了,又大膽的跑出去吃草.

此刻就是如此.

老人帶著孩子,加入了這支隊伍.

于是白骨村的隊伍慢慢的變長,越來越長.

等進了山.

鐵梯都坐不了,因為人太多.

只能送一些重傷的人.

輕傷和身體好著的人,都只能走道.

長長的骨道,上面有著長長的人群.

經曆了血洗的白骨村人,像是經曆了寒冬大雪的洗禮,更加堅韌頑強,更加團結一致.

洛娘子看到了那長長的隊伍,她穿著一身紅衣,迎接眾人.

她身後是留守山上的人.

看著回來的人群,洛娘子很高興.

洛娘子把神佑從馬上抱下來,挨個檢查了一遍,見到都好著,才松開了她.

然後又去看阿鹿,小五,阿尋.

挨個的抱了抱.

讓阿鹿和小五阿尋都面紅耳赤.

他們喊她洛姨,是跟著神佑喊的.

但是洛娘子真的很漂亮,好像時光停頓了一般,這些年,一點變化都沒有.

反而越發的瀲灩.

少年郎都不好意思.

是第一次,被洛姨當長輩一樣擁抱了.

然後是三當家.

三當家前進了一大步,伸展雙手,一臉激動又喜悅的看著洛娘子.

"無量,我活著回來了."

他開口道.

洛無量抬頭看著他,見他眼中含淚.

"恩,我知道你能回來的."

洛娘子看著他伸出擁抱的手,尷尬的避開了,臉卻通紅.

其他人跟著起哄的大笑.

三當家尷尬的把手收回來,想撩一下頭發,才想起來,自己為了打架方便,沒有留一縷頭發遮蓋半邊眉毛.

頓時很慌張的在那里扯頭發,又惹的人群一陣歡笑.

那些自發的跟在隊伍後頭的老人和孩子,原本是有些忐忑的.

他們想活命,想活下來,所以跟著這支隊伍.

而能殺死荊軍的隊伍,應該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只是兩害相較取其輕.

比起殺無赦手段殘忍的荊軍,他們選擇了這支隊伍.

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可是這一刻,聽到笑聲.

看到殘廢的老頭也笑,漂亮的娘子亦笑.

隊伍後頭,一個正在換牙,門牙缺了兩個孩童也跟著笑了起來.

卻被他身後的老頭緊緊的捂著嘴,老頭一臉驚恐,小心翼翼,又用力,又不舍的伸手擰了一把孩童後背上的肉.

孩童疼的皺起了臉,卻也懂事的沒有叫.

"芽,可別出聲,乖乖的."

老頭松開手,孩童老實了許多.

不過緊接著又忍不住笑了.

因為那花花綠綠的骨頭山包上,忽然滾下來幾個小屁孩.

穿的花花綠綠的,像是球一樣,滾下來.

滾到了他們跟著的隊伍最前頭的那個騎大黑馬的小女童跟前.

他們會選擇跟著這個隊伍,最主要的原因,也是那個女童.

女童為首的隊伍,再怎麼樣,不會把孩童宰了吧.

一下子,像是變戲法一樣.

居然滾出了很多小崽子.

爬的飛快,爬到了那個女童跟前.

還有兩個抱著那個女童的腳.

一路上威風凜凜的女童,居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洛姨,救命,小牛子把粑粑拉我腳上了."神佑脆脆的聲音,哭喊著.

國師還擔心大公主被嚇到了,這一路都很沉默,眼神也太正經了,這會子聽到她的哭喊聲,一下子放松了.

剛剛捂著自己孫子的嘴的老頭,看到這個場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和正在換牙缺了一顆門牙的孫子不同,這老頭裂開嘴笑,嘴里居然只剩下那一顆門牙了,笑起來,像是一只老兔子.